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還原紅朝「黃金時代」血腥掠奪真相:逼吃死人腦髓 脫地主女兒衣服

——讀宋永毅主編《中國五十年代初中期的政治運動數據庫》

作者:
以脫地主大姑娘上衣來威脅地主的,如鬥爭地主林國寶時,即脫了其十六歲女兒的上衣,她母親馬上交出白洋六元、人民幣三十三萬。又一次鬥爭會上,脫地主侯秦氏十九歲女兒的上衣,剛解開兩個扣子,她母親馬上交出兩個麻布、打了四十萬人民幣的欠條。謝蔡氏的十九歲女兒,也是解了扣子便答應挖墳,挖出金戒指一個。三月下旬人民法庭公審槍決不法地主與反革命份子,是採取審一個殺一個的辦法。槍斃後,自衛隊把死人的血,給地主臉上抹,當天就陸續抹了一百多人,有的給地主吃死人腦髓,如地主王近山與一個尼姑,就是如此。

土改鬥地主:中國道德崩潰的開始(網絡圖片)

「熱油燒女地主脊背之後,群眾也學會了,鬥爭張興全小女人時,用油燒脫了皮,拿出白洋二十六元、毯子一床、衣服十四件。召集地主訓話時,群眾問楊秀乾的女人用什麼賠損失,她說『用血賠』,群眾氣憤也用油燒,如此先後用熱油共燒過四個。還有以脫地主大姑娘上衣來威脅地主的,如鬥爭地主林國寶時,即脫了其十六歲女兒的上衣,她母親馬上交出白洋六元、人民幣三十三萬。又一次鬥爭會上,脫地主侯秦氏十九歲女兒的上衣,剛解開兩個扣子,她母親馬上交出兩個麻布、打了四十萬人民幣的欠條。謝蔡氏的十九歲女兒,也是解了扣子便答應挖墳,挖出金戒指一個。三月下旬人民法庭公審槍決不法地主與反革命份子,是採取審一個殺一個的辦法。槍斃後,自衛隊把死人的血,給地主臉上抹,當天就陸續抹了一百多人,有的給地主吃死人腦髓,如地主王近山與一個尼姑,就是如此。審判畢,在刑場上放下八仙桌,叫所有地主都跪在死人周圍,由審判長站在桌上舉行刑場講話。」(引自中共川北區黨委編印《川北區第二次土地改革會議參考文件》,一九五一年)

熱油澆,抹死人血,逼吃腦髓,這些只有驚悚片才出現的場景,這些只有恐怖小說大師才構想出來的情節,在一九四九年之後的中共治下登峰造極。雖然此內部文件也指陳「發動群眾和鬥爭的嚴重偏差」,但文件並沒有否定土改的本身。

想像一下,一九四九年之後的中國鄉間,極權的暗影正全面覆蓋,權力和資源正在大規模重新洗牌,土地就要遭到前所未有的重新界定,鄉紳和地主的婆姨女兒驚恐地倦縮一角,號稱貧農的鄉間痞子的咸豬手正躍躍欲試,挖出浮財,擠出金銀……,被當代中國一些所謂歷史學家和「毛粉」懷念的「建國初期黃金時代」,經不起歷史真相火炬的映照。

近日,由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宋永毅教授主編的《中國五十年代初中期的政治運動數據庫——從土地改革到公私合營,一九四九——一九五六》,由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出版。這部包含九千零八十九篇原始歷史文獻的數據庫,是研究紅朝開國歷史的最詳實史料寶庫,也是研究紅朝開國時期血腥劫掠史的最可靠路徑。著名漢學家麥克法誇爾稱這一數據庫為「研究當代中國的一塊宏大奠基石」。

這部數據庫把一九四九到一九五六年間已經在中國癲狂上演的四十多種政治運動畢現無遺,可以看到一波波綿延不絕的人禍,是如何把中國幾千年的文明精華摧殘凋零,民氣與血性殺戮殆盡,而製造這些世界歷史空前絕後的人禍與人道主義災難,表面旗幟和目的是為了建成社會主義「人間天堂」,實際上打造了一個「人間地獄」。如果說當今網絡有句名言:「一切邪惡的終端上,顯示的圖像是金錢與女人」,那麼,在上個世紀的中葉,那些隨着政治運動癲狂起舞的人們,邪惡的終端上顯示的是土地與財富。本文開篇引述的血腥野蠻榨取浮財的片段,即是這部數據庫中的一個小小片段。

土地改革,按官方動聽的說法,叫「耕者有其田」,實際上是一個極權型政黨在蘇俄資助下,以武力佔據國家權力之後,進行的一場大規模社會工程試驗。最後,演變成一場空前的血腥劫掠和荒誕的謊言與騙局。中共當局的領導人毛澤東和劉少奇等人出身農家,按說對鄉間的土地狀況了如指掌,卻在共產主義的狂熱和權力的心魔攻擾下,認定中國農村百分之七八十的土地是「封建」的,必須改造。當時一位頗有悲劇先知色彩的農業經濟學家董時進寫信給毛氏,希望中共不要進行這樣的土地改革,並以證偽的方式否定中共土改的理論與事實依據。但是中共九鼎在握,神器在手,焉能被一進言所擋?全國鄉間史無前例的土地易主,伴隨着腥風血雨展開;中共的目的當然不是踐踏完財產權,土地重新洗牌就了事,分着土地的農民們還沒捂熱土地證,土地又全歸於中共的集體。這種川劇變臉式的政治毀約,正是中共得政和秉政的拿手好戲,連征服者威廉和滿清王朝都望塵莫及。一○六六年,諾曼人在黑斯廷斯之戰擊敗撒克遜人之後,也大規模佔據英國的土地,滿清入關之後,在京畿地帶走馬圈地無數。但是威廉和愛新覺羅氏都會驚嘆中共的圈地手段,因為中共發動了所謂土改之後,進一步從憲法上確認城市土地國有,農村土地集體所有。而國有/集體所有,實質就是黨有/官有,誰能掌控?誰能買賣?舉國之民財產權,頓時化為烏有,天下卻欣欣然高呼萬歲,打造此種荒謬劇的神功與恐怖,你懂的。

沿着宋永毅主編的這一政治數據庫的線索,我們還不難發現黑暗的魔影覆蓋城市的痕迹。城市的公私合營的改造,也把貪財的眼光瞄向私營企業主的產業。讀數據庫的原始文獻,不由得讓人嘆服中共手段的精細與高超。例如,公私合營的三步行動:一,思想動員,二,清理計劃,三,申請國營。一九五四年頒佈的《公私合營工業企業暫行條例》規定「合營企業受公方領導」,從法律上完成「我的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的魔術戲法。以上海市為例,一九五六年一月二十日,上海書記曹荻秋宣布:上海私企全部公私合營。全國這一場公私合營下來,黨的財富又增加無數,人民的財產又不知喪失多少。在對文化產業的公私合營上,更把原有的私營電影企業,私營的書店,私營的出版社一併囊括,從此這些企業都在黨掌控之下,拍什麼電影,出什麼書,都由黨說了算。黨說什麼,又由黨的老大說了算。

喪失了土地,喪失了生產資料,甚至喪失了生活資料,大規模的踐踏人權,攻心奴化,知識分子思想改造,一個巨大的遠東奴隸集中營,正由一班奴隸們加班加點打造。伏爾泰曾說過:「我所羨慕的英國有四:自由,財產權,洛克和牛頓。」財產權的大規模淪陷,民眾財產被大規模野蠻血腥劫掠,既是神州陸沉、中原鼎沸魚爛的象徵,也是中國文明大倒退的證據。

還有比翻閱研究原始文獻更接近歷史真相的嗎?還有比黨自身的文件和材料更能揭示一個所謂「黃金時代」的血腥與謊言的嗎?

宋永毅及其學術團隊所奉獻的這一數據庫,保存中華民族苦難記憶,還原中共歷史真相,不僅為學術界和研究者們鋪下奠基石,也為關注當代中國歷史和人權的普通讀者提供了一個參照與坐標。

二○一五年一月十九日

責任編輯: 白梅   來源:爭鳴雜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