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投書 > 正文

廖祖笙:習近平面臨的三大問題

————廖祖笙寫給習近平的第十六份借據

對體制外也好,對體制內也罷,劍拔弩張太久,都只會造成際遇無謂的流逝。以霹靂手段儘快解決問題一、二,就可騰出更多的精力來專註於問題三,即可修德政,攬眾心,促進國家的平穩過渡。

習近平先生,不覺間,你履新已是四年時間了。這四年來,你在王岐山先生的鼎力協助下,雖然撂倒了不少的貪官污吏,但並沒有為國民解決什麼實際的問題,國人要應對的還是五座大山的高聳。

我在網上看到有人說,就在你的家鄉,地方官員“變得更加殘暴邪惡”,苦難的百姓被進一步雪上加霜,“此前十多年來積累的枉法血債更是數不勝數”。你的家鄉如此,別處又何嘗不是這樣呢?

我能想像到你的難,也相信你在潛意識中,該也多少意識到愧對父老鄉親,愧對黎民百姓。沒關係,畢竟你接手的是一個已經爛得不能再爛的攤子。更何況哪怕是今上,畢竟也還有個成長的過程。

讓我們都淡定些,在苦難中陪伴你儘快成長。常言道,當局者迷,旁觀者清。讓我們善意地指出問題的所在,這或許有助於你在下一步的工作中,及時調整施政方向,從而成為一個更好的引領者。

恕我直言,我覺得你至少面臨了三大問題。這三大問題在很大程度上,導致了“新政”執政這四年來,讓這個苦難的國家變化不大,難於呈現出一種令人由衷歡呼的新氣象,已在伴生失望的蔓延。

問題一:切割不夠徹底的問題——

高舉“反腐”的旗幟,讓一些作惡多端的貪官污吏就此變得靠邊站,這固然也可以視為“新政”與黑暗勢力忍無可忍、分道揚鑣的一種切割,但在操作層面上,總體而言,切割得還不能算是徹底。

人所共知有些貪官污吏所存在的問題,遠不只是貪腐的問題。倘若官場魑魅魍魎的問題,都只是多拿多佔的問題,這個國家又怎至於恐怖黑暗成這樣?有的官場惡棍是法無可恕的,是背有血債的。

而種種官場惡棍,無一例外都只是被模糊處理,只究貪腐,不究其餘。這在許多令人髮指的問題上,便也翻開的還是本爛賬,無法確實釐清責任。黨政在繼續充當冤大頭,在替惡棍將罪責給兜着。

這種切割上的不徹底,不僅無助於正義的全面伸張,而且使黨政在有的問題上也無法漂白自我。本來是個人的問題,卻集體為其擔責,叫人也無從窺見習黨與毛黨、鄧黨、江黨、胡黨的分野所在。

更有甚者,犯下了滔天罪行,給黨政造成了嚴重的離心離德,到現在也還是毫髮無損,或優哉游哉安之若素,或煞有介事,與“新政”同桌共事,別說是殺人、整人、搶人,就連貪腐都不被追究。

切割不徹底,後果是嚴重的,不僅給了對方喘息的機會,作亂的機會,翻盤的機會,而且也令人對“新政”實難寄予厚望。人以類聚,物以群分。當斷不斷,反受其亂。切割要徹底,從良宜趁早。

問題二:控盤亟需加強的問題——

正因為有了問題一,便也有了問題二。人人皆謂你“強勢”,我卻常看到你弱勢。何止是弱勢?弱勢得已是遠甚於你黨史上任何一個黨魁。你的這般弱勢是註定的,與切割不徹底也是密不可分的。

在十官九貪中你要橫刀立馬,高揚起“反腐”的大旗,這就註定你捅的會是一個馬蜂窩,會是“類聚”中的少數和異數,註定會因為馬蜂窩被捅得不痛不癢,而在忽明忽暗的群起阻擊中處於弱勢。

弱勢顯現在體制內部對你種種“技巧性”的抹黑,顯現為在方方面面都難於做到令行禁止,顯現在反做、超做的有意要給你“上眼藥水”······即使華國鋒、胡錦濤在任時,也未被強置於這等境地。

腐敗勢力抱團對抗,將更是黑暗、下流和邪惡都丟在了盤面上。怎麼有效控盤,是“新政”無法迴避,並且亟需加強的問題。若無良策,予以反制,日久在更多的層面,勢將會湧現出更多的失控。

“反腐”雖然有所收成,可單一這般操作,只怕到地老天荒,也難實現你的政治理想。亂局面前,專制無膽、民主無量乃大忌。不想作第二個胡錦濤,只能向一頭傾斜,否則盤面有更為失控之虞。

我還是持此觀點:“反腐”可以同步進行,但無需太過麻煩。用誰和不用誰,是領班本就可以正常行使的權限。一步到位進行必要的權力重組,並考慮我說的那兩步棋,應可讓控盤能力大幅提升。

問題三:溫情一面不足的問題——

正因為有了問題一、二,便也有了問題三。先生上任以來,更多展現的是“鐵漢”形象,更少顯現的是溫情的一面。在一團亂麻面前,在各種“攪屎棍”的惡意反做之下,“新政”已然徒嘆奈何。

縱然是如此,也莫忽視“新政”形象的豐滿,也別忘了百姓大旱望雲,在祈盼“新政”及早解決問題。就是再怎麼艱難,也宜適當展現“鐵漢柔情”。暴政、惡政、惰政已久,懷柔是久旱的甘霖。

一個政權倘若真的願意洗心革面,情系蒼生,於痛定思痛之後,在由鐵血鎮壓邁向安撫懷柔之間,並不存在千溝萬壑。同一片土地,播種什麼,不過是在一念之間。懷柔之於徵服,會遠甚於亮劍。

一個政權因為有溫情一面的存在,就會讓人看到是人在施政,而非別的什麼在施政。更能征服人心的,是德政,是仁政,是勤政,而決不是暴政、惡政和惰政。溫情有別矯情,是懷柔的自然流露。

還冤民以公道,示誠信於天下,是懷柔;力所能及給苦難的人群以基本的人道關懷,是懷柔;讓陰森的牢房不再善惡同囚,是懷柔······懷柔是政治家溫情一面的具體顯現。懷柔能贏得鮮花和掌聲。

對體制外也好,對體制內也罷,劍拔弩張太久,都只會造成際遇無謂的流逝。以霹靂手段儘快解決問題一、二,就可騰出更多的精力來專註於問題三,即可修德政,攬眾心,促進國家的平穩過渡。

長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寫我心,被匪國納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斷下流敲掉飯碗······萬般無奈,於公元2017年3月5日,向習近平先生象徵性借一分錢吃飯,以此記錄一段黑暗的歷史。此據。

寫於2017年3月5日(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幹擔任中央政法委書記期間、周永康擔任公安部部長期間、劉雲山擔任中宣部部長期間、周濟擔任教育部部長期間、張德江擔任廣東省委書記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指鹿為馬,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第3885天!遇害學生的屍檢報告、相關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作家廖祖笙在國內傳媒和網絡的表達權被匪幫全面非法剝奪,生存權同時也被新納粹們以下流手段一再剝奪!被“執法”機關明確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內不寫政論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連續非法斷網2186天,被公然帶有凌辱性質地置於監控探頭之下!廖祖笙被迫顛沛流離期間,風燭殘年的母親和岳母蹊蹺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絡,能控制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賬號,能任意操弄無脊樑的百度······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蛇鼠一窩、寡廉鮮恥的反動當局從上到下裝聾作啞!)

廖祖笙郵箱:曾有的谷歌郵箱、雅虎郵箱、微軟郵箱全部被禁用

廖祖笙電話:13062499969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