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海外生活 > 正文

哥大中國訪問學者在美打黑工:1年存4萬美元

姚遙,法律學者。曾在美國做訪問學者,對美國工薪族的生活狀態和留學生生活有深入觀察。

2007年的時候,我以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訪問學者的身份住在紐約,每天在哈德遜河畔的窗邊看着太陽在千變萬化的晚霞里落入地平線下。溫暖的燈光,靜靜地撫摸着樓下的格蘭特將軍紀念館,背後的陰影里,李鴻章當年種下的銀杏樹婆娑起舞。

格蘭特將軍紀念館

享受着這種自以為高大上生活的時候,一個紐約本地的老朋友來看我,提了兩個問題,將我震得外酥里嫩:

1.辦了綠卡沒有;

2.有沒有去打黑工,比如送個外賣什麼的。

在當時,作為一個年輕有為意氣風發的青年,我直覺得這兩個問題是對我的最大侮辱。前一個問題在於我當時作為訪問學者,有回國服務兩年的協議要求,所以我不認為應當申請綠卡。

而後一個問題,我覺得更是對我的侮辱,這麼高大上的學者,應該抓緊時間多做研究,多搞演講,買櫝還珠跑去搞體力勞動,這個世界還會好嗎。

面對我禮貌性的輕蔑,這位誠懇的朋友補了一句,一年至少能存下四五萬美元。於是,我沉默了一下。

正在工作的“黑工”

美國的收入水平,現在國內很多人也比較熟悉了。在紐約,哥大法學院的LLM(一個一年制的法學進階課程,相當於中國的法學碩士學位。編者注)如果找到了好工作,基本可以簽稅前20萬美元年薪的工作。但擁有這樣收入水平的基本屬於人中龍鳳,我另一個堪稱小土豪的美國企業家朋友,有幾套很好的房子,日子過得很優裕,年收入也是這個水平。我還認識一個在普林斯頓做律師的朋友,收入大概就是5萬美元,過得同樣很滋潤。

對比下來看,打黑工就能存下這個收入,那是相當的不錯,超過了相當多的美國中產。

從購買力水準來對比,也可見一斑。我當時在紐約訪問期間,每個月的補貼1200美元交了房租,還有800美元零花。八百人民幣在國內也就勉強打個水漂,而在繁華的紐約,除了大吃大喝以外,還可以外出旅遊,名牌打折店掃貨,相當滋潤。在美國大吃大喝的概念,不是每天買最便宜的雞胸肉回家油炸,而是鮮牛奶和果汁當礦泉水解渴,各種非奢侈品的海鮮隨便吃。還有美國人不愛碰的小螃蟹,更是巨大的福利了,在唐人街大約一美元一隻,滿滿的蟹黃蟹膏,吃的滿嘴流油。

所以,如果不是特別刻意的追求財富積累和奢侈性消費,在美國做個小老百姓幸福感相當高,生活壓力也是相當的小。

普通美國家庭

為此,聽說隨便打個黑工能賺到那麼多以後,我特別留心了一下在美國打黑工到底是個什麼感受。

美國的黑工相當普遍,可以這麼說,以不同時間段來美國的華人來說,紐約現在有三條唐人街,如果美國警察針對賣勞力的人群來一次拉網式的嚴打,九成的人不會抓錯。

幸運的地方在於,那些一成的良民如果受到了意外騷擾,美國警察就要吃不了兜着走。於是乎,只要沒法拿到特別確鑿的證據支持行動,警察對此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為此,安全方面基本上是有保證的。最大的威脅,來自於華人之間的互相拆台,將信息悄悄地透露給警方。只要老老實實不捲入是非之中,是否打黑工根本看不出差別。

在美國打黑工,只要頭腦稍微靈活一些,都會選擇服務類型的工作。當然,也有最底層的販賣苦力,比如去餐館洗碗間、工廠一線之類的地方。這樣類型的工人因為屬於黑工,沒有勞動保障,也不敢尋求法律保護,時薪往往在最低工資水平之下。

美政府推行“青少年非法移民合法工作計劃”當天排隊等待的人群

不過中國的黑工,尤其是那些福建偷渡而來的農民,有特別驚人的吃苦耐勞一面,他們為了減少支出,不租房,按小時睡覺。身體支持不住之後,在那種專門的休息室買上幾個小時的時間去休息,時間一到馬上起床跑去繼續工作。這些底層黑工靠着最頑強的毅力,一點一點的攢下錢來,然後榮歸故里。

這樣的最底層黑工也並非特別沒有保障,紐約有一家華人勞工的維權機構,就專門幫助打黑工的工人。如果老闆惡意的壓榨工人,盤剝各種工資待遇,這家機構就會團結起工人去抗議。

美國的政治權利充分自由,沒有法定身份的黑工也一樣享有人權,在國內乖得像小貓一樣的工人,就是黑在美國,也敢揚眉吐氣的在警車監督下參加現場抗議。不少依靠壓榨黑華工的餐飲老闆,都被這家機構動用的組合拳逼着將黑心錢吐了出來,還給黑勞工。

熱衷上街的美國“黑工”們

如果能脫離最底層的這樣狀態,日子就好過多了。在美國,為人服務是最有前途的工作,隨便一個餐館的服務員都不能小看。美國那些冷門的文科專業,很多人奔着愛好去讀了個碩士博士,出來以後根本找不到高薪的工作。機靈一點的人會先去找個服務員的工作,尤其高檔的西餐廳裏面的服務員。這裡基本工資確實不高,可是小費拿的就很爽,一個月能賺到八千美元以上。這樣工作個幾年,基本攢上了一些積蓄,然後這些文科博士就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去了。

雖然黑工一般拿不到這麼好的工作,不過送外賣也是不錯的。華人要外賣的水平那是一絕,我在一個雨天訂了一份外賣,本來還按照百分之二十的標準給了,可是這位小哥根本不滿意,罵罵咧咧的一直讓我再給點。被我拒絕之後,這位小哥還痛斥一句,錢都給不起點什麼外賣。像美國這樣一個愛面子的國家,特殊時候百分之二十的小費都只是起步。

小費

這樣送外賣的活兒,畢竟技術含量不高,雖說能賺到個五六千美元一個月,已經超過了相當數量的美國本土普通白領,可還有更厲害的生計。我就認識另一個黑在紐約法拉盛的東北人,這位兄弟結婚之後就隻身到了美國,做了許多行業之後,進入了美甲領域,和鳳姐干起了一樣的活。美甲也是一個主打小費收入的行業,做美甲的時間比較長,一張嘴皮子就要能言善辯,把客戶給服務舒坦了。雖說一般的小費標準是百分之二十,可客戶高興了扔多少錢就沒頂。這位東北小哥雖然英語不怎麼利索,可是秉持了東北人伶牙俐齒的二人轉精神,他最高紀錄是收了一百美元的小費。

在美國,看完了這些咬着牙賺錢的中國人,再看那些弔兒郎當聽着音樂低效率幹活的墨西哥人,就不難理解為什麼中國人總能創造財富奇蹟。雖然他們做的都是不起眼的小事情,可是在美國這樣一個生活消費並不高的國家裡,只要沒有大病大災,也沒有賭博的不良嗜好,一年攢下四五萬美元都是很基本的情形。

正在遊行的墨西哥“非法移民”

在中國經濟還沒有爆發的時候,努力個七八年,存下四十萬美元,基本等於賺到了三百萬人民幣,於是他們衣錦還鄉,回國過個幸福生活。只是,後來大陸經濟開始爆發以後,尤其是房價開始瘋狂爬升,三百萬就真心不算個什麼事情了。不過,平心而論,僅僅靠打工而不是市場投機就賺到這麼多錢,大陸依然是很困難的事情。

在越來越多的了解了美國,尤其是美國黑工以後,我對國內普通階層移民海外的事情也有了極大的信心。如果將勞動去除掉職業榮譽和社會地位的部分,回歸到謀生層面,美國黑華工都做得到的事情,其他人沒有任何理由做不到。另外一個方面來說,美國黑華工除了身份黑以外,並沒有任何半點二等公民的體驗。

平心而論,即便是在大陸做個貌似不錯的中產,人生何處不是充滿着焦慮與恐慌,毫無安全感可言。雖說國內現在是個冒險家的天堂,可是但凡完成積累以後,還是要選擇去太平洋彼岸生活。因為我深刻的知道,像華人這麼拚命的物種,在美國連英語都不太流利的華人黑工也可以如此愜意的生活,更何況那些條件更好的人群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網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海外生活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