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吳敬璉:天下沒有不破的泡沫 要管好政府的腳

4月25日下午,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吳敬璉在深圳創新發展研究院演講,並在提問環節回答了市場作用、房地產泡沫、股市發展、國企改革、民企發展等一系列熱點問題。

“天下沒有不破的泡沫”

吳敬璉說,樓市有泡沫和樓價暴漲,是同一個來源,即貨幣超發和信用膨脹。“我認為天下沒有不破的泡沫,但是什麼時候破,可說不定,資產市場有一個特點,與一般商品市場不一樣。離開均衡點越遠,一般的商品市場拉回去的力量就越大,但是資產市場是越強勢越漲,越漲越強,越跌越拋,越拋越跌。”

所以,泡沫膨脹到什麼時候才會破?吳敬璉表示“這個不知道。但是有一條是知道的,如果有泡沫,泡沫越大,破了的時候破壞性越大。”譬如1929年美國股市崩盤和世界金融危機,在此以前的股市猛漲維持了7年時間,所以“經濟學家最好不要去說要崩盤了,過了7年才崩,這7年裏面你會天天被罵。”但是,作為宏觀決策者一定要清醒地認識到貨幣超發在現代社會裡的表現,日本就是前車之鑒。

“中國股市是沒有規矩的賭場”

“我沒有說過‘中國的股票市場像賭場’,過去我有一篇文章《何處尋求大智慧》,講中國股票市場不正常,文章發表以後有人組織了一個討論會,會上有些人就對我的意見提出批評,說你不是主張市場嗎?你怎麼能夠反對投機呢?反對賭博呢?我說我不反對。問題在哪裡?”吳敬璉說,中國的股票市場是一種沒有規矩的賭場,賭場的規矩可是很嚴格。可是,中國的股票市場有些人可以看別人牌的,這麼玩就不好了,這是很早的時候,是1990年代的事情了。

吳敬璉曾引用高西慶的分析,指出中國股票市場的根本問題在於監管路線是錯誤的。監管的主要任務應該是防止有人利用信息不對稱,損害投資者的利益。司法部門懲罰利用信息不對稱的刑事犯罪,證監會正確的監管路線就是實行非常嚴格的信息披露制度,準確、全面、及時地披露信息,做不到就要被懲罰,“但是在中國不是,不是用這個辦法,而是選擇了一條錯誤的監管路線,就是審批制,叫做實質性審批,於是變成了一個尋租場,根本的問題在這裡。”所以,要改變這種狀況,說得簡單一點就是改成註冊制,在註冊制情況下,信息披露制度一定要搞好,不然就會亂成一團,但是這個東西很難做。

防止政府“閑不住的腳”

吳敬璉在回答提問時還表示,政府沒有放棄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的原則,但是,有一些做法確實是違背這個原則,那是另外一件事,是在貫徹上出了問題。吳敬璉還引用財政部財科所所長劉尚希的說法,“防止改革像冰上開車空轉”,不斷地發文件,但是文件都不落實。

以國企改革為例,吳敬璉認為十八屆三中全會最重要的一條,就是從原來國資委管人、管事、管資產,直接管企業的辦法,轉向以管資本為主。“這一條需要落實。包括《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指導意見》也不明確,有一部分強調要保證董事會的職權,但是後面又講到了管人。這裡面也是有問題的,還是要貫徹三中全會的決議,就是管資本。”

吳敬璉說,管人和管事其實都是董事會的事情,《公司法》有明文規定。“由上面一個股東代表機關去任命主要經理人員、考核經理人員、決定經理人員薪酬,這種辦法不符合《公司法》,如果能夠按照三中全會的決定貫徹下去,其實所有的企業是平等競爭的。”

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要首先管好政府的腳。吳敬璉說,政府要防止“閑不住的腳”破壞競爭規則和市場規則。政府有他的作用,市場經濟要有序運行,“有序”就是有規則,就是要法制,各管各的事,不要去管那些不該管的事。

“不改革,死路一條”

對於民營企業發展前景,吳敬璉說,如果沒有改革,沒有實現十八屆三中全會、四中全會、五中全會要求的改革之前,要使所有的民營企業都活得好,“這個問題無解,沒有辦法解答。”也就是鄧小平南巡講話在深圳說的,“不改革,死路一條”。

長遠來看,怎麼讓民營企業活得比較好?吳敬璉說,那就是幫助政府、支持政府和問責政府,推進改革。比如,應該發展哪一種產業,這就不是政府的事情,政府怎麼能夠知道哪一種產業應該發展得好呢,它有什麼樣的能力取得這樣的信心?

對於未來經濟形勢,吳敬璉認為,現在槓桿已經太高,不能加槓桿。中央的要求是去槓桿,“像今年1月份這麼個干法,危險性很大。”

近期,索羅斯談及中國經濟時曾表示,“中國有可能硬着陸”,“中國政府如果處理得好,是可以避免硬着陸的。”對此,吳敬璉認為“意思不大。”“作為一個大國的國民也好、領導也好,人家愛怎麼說怎麼說,我們辦好自己的事情是第一位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財新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