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紐約時報:警惕iPhone毀了你

有很多理由時不時地把手機放下,比如時常查看手機會讓你脫離當下的時刻,這可在世界各地擾亂了無數的家庭聚會。但並非僅限於此,還有一個你可能沒有考慮過的理由:智能手機把我們的體態都毀掉了。而糟糕的身姿不僅意味着頸部僵硬,還會在潛在的心理層面對我造成損害。

如果你在公共空間,請四下望一望,有幾多人正弓着背看手機?科技改變了我們保持的體態,把我們的軀體改變成了新西蘭理療學家史蒂夫·奧古斯特(Steve August)所講的“iHunch”(i弓背)。我還聽到過有人把它形容為“短訊脖”,我在工作中經常把它形容為iPosture(i身姿)。

普通人的頭顱的重量大約係10至12磅(4.5至5.4公斤)。我們將頸部前傾60度,就像在用手機時那樣,頸部的實際壓力就會增加60磅——相當於19升油漆的重量。奧古斯特講,自己在30多年前開始診治病人時,他見到了很多“老嫗駝背,即後背上部僵化成朝前的彎弧”,這種情況多見於“奶奶或太奶奶年紀的人”。但他講,如今在青少年當中見到了同樣的弓背體態。

我們在傷心的時候,就會低頭垂肩,在感到好驚或無助的時候也會低頭垂肩。研究顯示,確診為抑鬱症的人群所維持的體態與iHunch有讓人驚恐的相似性。2010年巴西精神病學會(Brazili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官方學刊上發表的一項研究發現,抑鬱症患者採取站立姿態時,更容易頸部前傾、肩部下耷、手臂向內。

體態不僅能反映我們的情感狀態,還能塑造我們的情感狀態。今年早些時候《健康心理學》(Health Psychology)上發表的一項研究中,施威塔·納伊爾(Shwetha Nair)和她的同事們,讓被試者分別以上身挺拔或低頭垂肩的姿態坐着,參加模擬的求職面試,之後再做一系列問卷。模擬面試係一種廣泛採用的製造壓力的方式。與坐姿挺拔的人相比,低頭垂肩的人報告的自尊心和情緒都顯然更低落,恐懼感也更強。姿態甚至還影響了他們對面試問題的回答。語言學分析顯示,低頭垂肩的人所給出的答案更加消極。研究人員總結道,“在建立抗壓能力方面,保持坐姿挺拔可能係一個簡單的行為策略。”

低頭垂肩也會影響記憶。舊年發表在《臨床心理學與心理療法》(Clinical Psychology and Psychotherapy)上的一篇論文,對確診抑鬱症的人群進行了研究。研究人員隨機地讓被試者以低頭垂肩或挺拔豎直的姿勢坐低,之後給他們展示一系列正面或負面的詞語。之後他們被要求回憶嗰啲詞語時,低頭垂肩的人表現出了負面回憶偏誤,即記得的壞詞比好詞多,而坐姿挺拔的人沒有表現出這種偏誤。2009年對日本學童進行的一項研究中,被指示要坐姿挺拔的孩子,在作文作業中表現得更有效率。

那麼iHunch對我們的情感和行為可能還有咩影響?我的同事馬丁·W·博斯(Maarten W. Bos)和我,對此做了初步的研究。我們隨機地安排測試參與者花五分鐘時間,與四種尺寸各異的電子設備互動:智能手機、平板電腦、筆記本電腦、台式電腦。之後我們再看參與者要等多久,才會問研究者係否可以離開,因為研究顯然已經結束。我們發現,設備的尺寸會顯著地影響參與者係否願意詢問研究者。這暗示出,我們使用手機時採取的低頭垂肩的俯身姿態,實際上會讓我們更不強勢——在情勢需要時挺身而出的可能性也更小。

實際上,設備的尺寸似乎與它影響你的程度呈線性相關。設備越小,使用它時你的身體就越要被迫收縮,體態也越會收縮、向內,也越可能會變得容易順從。

諷刺的係,儘管我們很多人每天會花很多時間,用小型的移動設備提高生產率和工作效率,但哪怕與這種設備互動一小段時間,也能產生相反的影響,削弱我們的自信、影響我們的工作效率。

儘管如此,我們還係太過依賴移動設備,無法放棄它們,這一點在可預見的未來係不會改變的。幸運的係,有啲方法對抗iHunch。

在看手機時把頭抬起來,肩膀向後收,哪怕這意味着把手機舉到眼睛的高度。你還可以嘗試拉伸和按摩iHunch體態中牽動的兩塊肌肉群——肩胛骨之間的肌肉和頸部兩側的肌肉。這有助於減少勞損,恢復彈性。

最後,下一次去拿手機時,記得它會誘導你低頭垂肩,而低頭垂肩又會改變你的情緒、記憶,甚至行為。你身體的姿態會塑造你心理的姿態,可能對於更喜悅也更自信的情緒係很關鍵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紐約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