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日本挨了原子彈為何卻感謝美國佔領軍?

——挨了原子彈的日本為何不叫囂要滅美國?

1951年4月16日晨,被杜魯門總統解除了佔領軍司令職務的麥克阿瑟就要回國了,對他的離去除少數日本高官外沒有通知任何人。但當麥克坐上汽車時才發現,從他下榻的官邸直到厚木機場,上百萬日本人自發的站在街道兩旁為他送行。當車隊經過時傳來日本人發自內心的高呼聲:大元帥!老麥熱淚盈眶。

廣島原子彈爆炸的蘑菇雲(網絡圖片)

麥克阿瑟,美國五星上將,二戰名將。1942年,麥克阿瑟率領一支百萬大軍踩着日本人的屍體,從遙遠的墨爾本一直打到了東京,他的雙手沾滿了日本人的鮮血。所以,有無數的日本人想把老麥碎屍萬段,他也對日本人恨之入骨。

麥克阿瑟接受日本投降(網絡圖片)

1945年8月30日下午2時5分,當麥克阿瑟將軍走出飛機踏上日本的土地,儘管他沒有穿軍裝,沒有攜帶任何武器,也沒有舉行入城閱兵,但這一刻,對於7000萬日本人來說,依然是前所未有的恐怖,每個人都在心裏念着“亡國,亡國,亡國”。

然而,麥克阿瑟將軍給日本帶來的是和平、正義、寬容和民主而不是仇恨。

戰後的日本國破家亡經濟崩潰,連國會議員的工作午餐也不過是一碗地瓜稀飯,飢餓籠罩了日本。這時老麥克挺身向國內施加巨大壓力,迫使美國政府援助日本,350萬噸糧食和20億美圓的經濟援助緊急送往日本。他不僅保留了日本政府,更頂住壓力赦免了天皇,他甚至關心普通日本複員軍人的命運,給他們以生活的出路。

40萬登陸美軍也用他們的剋制、善意和獻身精神征服了日本人。當在日本狹窄的城市街巷裡,日本平民與美國大兵相遇而通過困難時,總是美國兵站在一旁讓日本人先走。日本人不能不捫心自問,如果他們是勝利者,他們自己能做得到嗎?

麥克阿瑟抵達日本後,立即下令釋放了被日本政府長期關押的包括許多共產黨人在內的政治犯。

1945年8月25日,美國佔領軍允許日本婦女建立自己的組織;9月,公布了給予日本婦女選舉地位的法案;日本婦女歷史上第一次獲得了選舉權和被選舉權。

當時東京市有個妓女被選為市議員,當時不少市民不樂意,覺得道德感上過不去。麥克阿瑟說,你們選她是為了讓她為你們大家服務,還是說忌諱她是個妓女不選她。當大家明白了民主選舉選出來的人是要代理自己為自己服務時,大家都明白了其中的含義,果斷地選定了她。結果這個妓女當了議員後表現相當不錯,不負重望為大家做了許多有益的事。

1945年10月11日,麥克阿瑟發佈公告,解除了對報紙的禁令,日本實現了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1945年12月22日,頒佈了《工會法》,工人階級真正地擁有了自己的組織。1947年9月1日,頒佈了《勞動基準法》,規定了最低工資標準和最長勞動時間。

1946年2月3日,麥克阿瑟指示盟軍總部起草日本憲法樣本。美國政府早前給麥克阿瑟下達的制定憲法的準則是:日本政府必須絕對由全體選民授權並對全體選民負責。5月3日盟軍提交了憲法草案。10月7日,日本國會通過了憲法。11月3日,天皇頒佈新憲法。

這是一個由佔領者按照西方的價值觀強加給被佔領者的憲法,但卻是給被佔領國家的人民帶來福祉的憲法。這部憲法強調了日本人的基本公民權利,把這些權利視為“天賦而不可剝奪的權利”加以保障。這些權利包括:選舉權;集會與出版自由;沒有律師的即時介入,任何人都不得被逮捕定罪;保障人民居住安全,禁止無端的搜查與剝奪等。

1946年10月21日,國會通過《土地改革法案》。日本政府購買了所有外在地主的土地和在鄉地主的多餘土地,再把土地轉賣給沒有土地的農民。對沒有錢買地的農民,政府給予抵押貸款。一夜之間,不流一滴血,不殺一個人,所有的無地農民都獲得了真正屬於自己的土地。

1947年3月31日,頒佈了《教育基本法》。宣布教育的首要目標是“尊重個人尊嚴,努力培養人們熱愛真理與和平。”日本的學校不再被政府所控制,而是由公眾選舉的教育委員會管理。選擇教師、課本和設定課程完全由民間自主決定。

美國佔領軍當局是1952年歸政於日本政府的。這亡國的7年,徹底地改變了日本的發展途徑,把國家主權從專制者那裡轉移到了日本人民手裡,引發了日本的根本性的進步,把日本引上了康庄大道。十幾年後,日本就發展成為世界第二號經濟強國,國家繁榮,人民富裕,社會穩定。順便說一句,美國佔領軍當局並沒有花費日本納稅人的錢,他們的花銷是由美國納稅人買單的。

日本人為麥克阿瑟舉行盛大的歡送儀式

佔領日本期間有無數日本人寫信給麥克阿瑟要求贈送自己的田產、傳家寶、房契,更有無數的日本女性。大膽的在信中表示要為將軍獻身,那些勇敢的女子信中直接寫到“請讓我為您生孩子吧”。

1951年4月16日晨,被杜魯門總統解除了佔領軍司令職務的麥克阿瑟就要回國了,對他的離去除少數日本高官外沒有通知任何人。但當麥克坐上汽車時才發現,從他下榻的官邸直到厚木機場,上百萬日本人自發的站在街道兩旁為他送行。當車隊經過時傳來日本人發自內心的高呼聲:大元帥!老麥熱淚盈眶。

當麥克阿瑟最後調離日本的時候,在東京街道的兩旁日本民眾紛紛前來眼含熱淚的為其送行(全然忘記了麥克阿瑟是打敗自己國家軍隊的佔領者),天皇親自到使館為麥克阿瑟送行,此時麥克阿瑟激動地眼含熱淚雙手緊緊的握住了裕仁天皇的雙手。

時任日本的吉田首相在歡送詞中如此說道:“是您麥克阿瑟將軍大人,把我們從戰敗的惶恐與不安和混亂之中挽救過來,並把我們引領上了戰後重建和恢復的道路,是您在我國的各個角落灑下了民主的種子是您為我們鋪平了和平的道路,我們全國人民對您的惜別之情非我的言辭所能表達”。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凱迪社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