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中共大功臣 87歲女明星晚景凄慘 瘋狂接活

——「新中國」電影開拓者之一:87歲「白毛女」田華瘋狂接活養家 1家4人患癌 組圖

近日陸媒報道,“新中國”電影事業的開創者之一,因在電影《白毛女》中扮演“喜兒”成名田華,因為一家四人患癌,雖已87歲,如今仍在瘋狂接活養家。《白毛女》是中共杜撰洗腦的主旋律“經典”作品之一。有評論一針見血指出,中共御用“文藝”,只可能成為獨裁暴政欺騙、鎮壓人民群眾的幫凶和走卒,成為出賣靈魂的娼妓。

田華與孫子楊瀟(資料圖)

87歲“白毛女”田華瘋狂接活養家也吃不起草莓

據北京青年報22日報道,田華之孫楊瀟近日成為第七季《我不是明星》的首位補位選手。而在錄製現場,楊瀟也坦言參加節目是為了能為家裡多分擔一些壓力。

田華因在電影《白毛女》中扮演“喜兒”一角而被廣大觀眾熟知,還曾榮獲過百花獎終身成就獎。然而到了晚年卻因為家庭原因背負着沉重的壓力。田華的孫子楊瀟說,雖然已經87歲的奶奶身體十分硬朗,但自從2008年以來,家中接連有了4位重病患者。

楊瀟介紹“到了2008年2月份,我媽媽被查出來得了乳腺癌。2008年8月份,我爸爸(田華第三個兒子)被查出來得了肺癌。2012年,我的二嬸(田華二兒子的妻子)被查出來患乳腺癌。2013年年底,我爺爺又是肝癌晚期。”其中病情最重的是楊瀟的父親,楊瀟說,“我父親從2008年到現在,已經從肺癌轉移到腦癌,擴散到了整個骨髓,癌症已經奪走了他的視覺,也奪走了他的語言。”在6月時去世。

這令原本應該安享晚年的田華不得不再度背負起家庭的重擔,甚至開始瘋狂地接各種工作。他說:“有一次,她一個朋友的朋友的弟弟結婚,請她當主持人和證婚人,她當時猶豫了一下,還是問了有沒有報酬,她之前從來不會提這些事情。”

楊瀟算了一下,從2008年到現在,家裡的開銷花去了300萬,“得病以後,我爸媽都退休了,沒有經濟來源。我平時的工資和片酬都要交給家裡,但是杯水車薪,家裡的支出只能靠奶奶——靠她的積蓄、她的工資、她上節目的錢、拍戲的錢……來為家人看病。”  “以前做什麼工作,奶奶都得挑一挑,不會去接很多活動,但是現在真的不一樣了,只要是能賺錢她都去。”

楊瀟透露,父親最愛吃草莓,田華每次都買最大、最好、最新鮮的,親自喂兒子,自己卻從來不捨得吃。對此田華表示,“我不吃草莓,我覺得草莓對於在座的(觀眾)都可以吃得起的。但是在我們這樣的家庭來說,這就是比較貴的食品了,那麼就給他們倆吃(老伴和兒子)。對他們來說不貴,要我吃的話那就太貴了。”楊瀟還透露,“每個星期我都會陪着奶奶去食堂買菜,每個月的伙食費定的就是一千塊錢。”

節目中,已經年逾九旬的著名演員劉江也拄着拐杖現身為楊瀟助陣。劉江對田華的家事也有所耳聞,然而在聽到楊瀟的描述後還是忍不住表示,“心裏很酸很酸”。

田華在《白毛女》中飾演喜兒(網絡圖片)

原來這才是真實的白毛女和黃世仁

對於白毛女、楊白勞和黃世仁這三個人物形象,許多人乃至全球華人都並不陌生,甚至當今一些工作壓力大的白領還會戲稱自己的老闆是〝黃世仁〞,潛台詞就是自己被其〝壓榨〞。而正是這一出演了幾十年的《白毛女》,將〝舊社會把人變成鬼,新社會把鬼變成人〞的思想植入人心。

然而,很多人並不知曉的是:白毛女並沒有受過什麼壓迫,而真實的黃世仁更是勤勞本分、喜歡行善的地主。

先說說這個題材的由來。據作家流沙河考證,晉察冀地區幾百年來一直流傳着〝白毛仙姑〞的故事。民間傳說在在河北省平山縣的一個山洞裏,住着一個渾身長滿白毛的仙姑。仙姑法力無邊,能懲惡揚善,扶正祛邪,主宰人間的一切禍福,因此人們都前去上供。

在抗戰期間的晉察冀根據地,因為晚上人們常常去給仙姑進貢,所以〝鬥爭大會〞常常開不起來。西北戰地服務團的作家邵子南首先注意到了這個題材,為配合〝鬥爭〞需要,把村民們從仙姑廟中拉回來,他編了一個民間傳奇,主題是〝破除迷信,發動群眾〞,此為《白毛女》的雛形。

經過優美藝術形式包裝的歌劇《白毛女》在〝解放區〞區上演後,產生了意想不到的後果:激起了人們對〝新〞社會的嚮往,對〝舊〞社會的仇恨,〝舊社會把人變成鬼,新社會把鬼變成人〞的思想為人們不知不覺接受——儘管人們在自己身邊並沒有看到什麼〝黃世仁〞和〝喜兒〞。

當時在中國非常的轟動,劇情演得很逼真,音樂也很流行,以致於很多人看了非常的投入。據說在延安演的時候,甚至有士兵要開槍把演黃世仁的演員打死,所以後來共產黨下令不能帶槍觀賞演出,擔心會把演員打死。

  田華(資料圖)

1949年中共建政後,其文藝工作者們不僅拍出了電影《白毛女》,還編排了京劇、芭蕾舞劇等藝術形式的《白毛女》。〝白毛女〞成為中國人最為熟知的虛構形象之一。

文革期間,每年除夕,在人們排着長隊去領取嚴格按人頭配給的一點年貨時,廣播中都要播出這出虛構的《白毛女》,目的就是讓人們不要忘記〝萬惡的舊社會〞,要〝珍惜感恩〞現在的幸福生活。

專制時代御用文藝的可悲末路

筆名為“夢之魂”的作者發表文章表示,長期以來,伴隨着思想上的全面禁錮,中共當局對文藝實行不容置疑的“為政治服務”的政策。“文藝為政治服務”實際上是一種取消和扼殺文藝的政策。

其實質,是剝奪文藝的自主、獨立品格,使之淪落為政治的附庸和工具,而成為披着“藝術”的外衣,或者說是用“文藝”的形式包裝的政治宣傳品。其直接和必然結果,是文藝的取消和死亡。

  田華(資料圖)

正是“文藝為政治服務”的政策,造成了中國文藝的全面的、長期的、整體性的衰退和萎縮。以附和、取悅、圖解乃至吹捧、美化政治利益集團政治意圖為宗旨和目的的御用“文藝”,其本質並不是藝術,而是借“文藝”之名,行政治之實的魚目混珠的“藝術”贗品和喪失了藝術靈魂的名存實亡的殭屍。它不但敗壞了藝術的檔次和格調,而且也必然敗壞觀眾和聽眾的欣賞口味和審美情趣。

然而,更致命的問題還在於,中共所推行的“文藝為政治服務”的“政治”,是代表專制利益集團少數官僚利益的政治,是與中國最廣大人民的利益根本對立和衝突的政治,是同自由、民主的世界大趨勢、大潮流背道而馳的獨裁暴政,是一種反社會進步的反動政治。

從屬於這種政治的御用“文藝”,只可能成為獨裁暴政欺騙、鎮壓人民群眾的幫凶和走卒,成為出賣靈魂的娼妓。一旦藝術工作者為這種政治所御用,無論本身是被動的還是自覺的,就都不可能違背這樣一種客觀規律和事實。

  

【相關文章:原來這才是真實的白毛女和黃世仁!我竟然被騙了那麼多年⋯⋯

比半夜雞叫更離奇:白毛女真相

《白毛女》:“真人真事”的徹底顛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白梅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