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東步亮:新的「文革」要來了嗎?

文革最大的特徵之一,就是視憲法和法律為糞土,無法無天。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中國行政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汪玉凱近日在《人民論壇‧學術前沿》發表文章稱,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做出的“全面深化改革”的決定能否最終取得成功,關鍵在於兩點:能否排除改革的阻力和最大限度地防止出現顛覆性錯誤。

其中,顛覆性錯誤是指類似於“文革”、“大躍進”、“反右”這樣的錯誤。而防止出現顛覆性錯誤,核心又在於三點:一是防止由於掌握過多資源,導致戰略性、全局性錯誤的發生;二是防止意識形態領域的沉渣再起,把中國再次拉到“左”的道路上;三是如何把握行政性分權、經濟性分權與政治相對集權之間的平衡。他還特別指出,“種種跡象表明,現在的中國意識形態領域正左右交鋒”,因此,“如何把控這個局面,防止中國再遭受‘左禍’干擾,出現顛覆性錯誤,至關重要”。

作為中共體制內為高層倚重的學者之一,汪玉凱的這段話顯然意有所指。以他所處的位置,他所接受到的各方面信息比一般人更及時更豐富,因而他能較早地感受到意識形態領域“左”的沉渣在泛起,迅速作出判斷,較早地指出一問題。隨着意識形態領域“左”的思潮越來越佔據主導地位,越來越多的人也開始感覺到寒風刺骨,全身陣陣發冷。以至於有人發出驚叫:新的文革就要來了!

最近一周傳出的許多信息,反映了這種預測不是空穴來風。特別是前一階段大規模抓捕、傳喚、約談和恐嚇全國各地數百名律師,撕掉了“依法治國”口號的光鮮外衣,打破了人們對真正法治前提下推進社會發展所寄予的最後一點期望──“文革”最大的特徵之一,就是視憲法和法律為糞土,無法無天。

近日着名律師斯偉江和張慶方分別帶着自己的孩子出國度假時,在機場先後被阻止。原因是他們均已被“邊控”(即邊境控制,是為了防止涉案的外國人或者中國公民因其借出境之機逃避司法機關追究法律責任,而在邊境口岸對之採取限制出境的一種措施)。張慶方是許志永的同學,也是許的代理律師之一。僅僅因為曾經代理過許志永案就被“邊控”,堪稱新時期最大的莫須有罪。斯偉江是眾多律師中非常理性、溫和的一個,仍逃不脫同大多數維權律師一樣被國家機器強行非法、無理控制的命運。在眾多律師中最無所畏懼的律師王全平,近日則發表聲明:“由於本人和家庭原因,近期停止一切社會活動,網上一切簽名與本人無關”。這一聲明顯然同艾未未近期的轉變一樣,能看到一雙無形的巨手,有背後扼住了他們的喉嚨。

還有另外幾則信息傳出了同樣的訊息,讓人感到“左禍”的恐懼:今年上半年,中央電視台節目主持人畢福劍曾在飯桌上唱評《智取威虎山》中《我們是工農子弟兵》選段,戲謔和調侃毛澤東等人。近日中國紀檢監察報頭版刊發《做政治上的“明白人”》的文章,證實稱畢福劍的行為“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已被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臨時機關黨委、機關紀委責成中央電視台機關紀委進行了“嚴肅處理”。私下聚會場合的閑聊、玩笑被上升到政治高度,並被通報將“發現一起、查處一起、曝光一起,決不姑息”,這隻能是“文革”的作為。

除此之外,中國青年網近日發表的署名文章透露,在上月初召開的中央黨的群團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對共青團引領團員青年就網上侮辱邱少雲烈士的現象進行抨擊提出表揚,稱讚團員青年的行動壓住了歪風邪氣,弘揚了正能量,做得好”。

河北日報的近日一篇報道更為赤裸裸:新任河北省委書記趙克志強調,“黨員幹部在政治上絕對不能犯自由主義,絕不能妄議中央,絕不能散布與中央和省委精神相悖的言論”。有關報道完全就是文革語言,不僅不能“妄議”中央,還“要對黨絕對忠誠”,“堅決同……保持高度一致”……

也許“文革”真的就要來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東方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