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尋隱者不遇 終南山的現代隱士

終南山的現代隱士(網絡圖片)

在古代中國,終南山是士大夫“窮則獨善其身”的出世之地。今天仍然是中國為數不多的,住山隱修者的地方。隱士到底是怎樣的人?近日,有探尋者深入終南山尋覓了幾位隱士。不過究竟是否真正的隱士修行人,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據南山的隱士的探尋者稱,在終南山裡遇見的人沒有一位聲稱自己是隱士,但他們中間的許多人稱:隱士真的存在於這座充滿靈性的大山之中。這是一個永無止境的“尋隱者不遇”怪圈。

探尋者稱,修行人陳偉是個神秘的修行人,他十年前來西翠花結廬隱居,因為行止乖張常常出人意表,在山中的小社會裡是個有爭議的人物。他十年前來西翠花結廬隱居。據說從草堂出發,山裡人也要再走上七個小時才能抵達他隱修的地點。

另外一位西翠花修行人,是住在半山一間破舊民居里的譚道長。與陳偉不同,譚道長贏得了全山谷上下一致的尊敬和認同,不僅如此,大陸各地的修行人都有慕名來訪道長的。關於道長的高明之處,說法頗為一致:他十幾年來從未卧床就寢,每天夜裡都在一個方墊上打坐;他從山下用扁擔挑八十斤沙子上山而面不改色;他在山中全年無論冬夏,永遠是一套長袖內衣,一件道袍。最後一條,道長自己是否認的。他說,冬天山裡零下二十度,兩件衣服不可能扛得住,那個時候他一般都下山到西安城裡的八仙庵掛單,幫道場做點雜務。探尋者試圖向道長本人請教他的修行,他完全不接招:“我就是個吃乾飯的”。

但沒有人能夠保證譚道長十多年中從未卧床就寢,誰也沒能親眼看到他挑起八十斤沙土輕鬆上山,但探尋者看見,今年七十歲的譚道長手持一柄框鋸爬上了家門口一棵八米左右、枯死了將近三分之一的核桃樹,依次將乾枯的枝條鋸下。他越爬越高,直到樹冠的最頂端,他手中的框鋸切割着腳下的枝條,瘦小的身體像風暴中的小舟般隨着動作劇烈起伏。

今年七十歲的譚道長手持一柄框鋸爬上了家門口一棵八米左右、枯死了將近三分之一的核桃樹,依次將乾枯的枝條鋸下。(網絡圖片)  

譚道長對自己的評價是:“我就是個吃乾飯的。”他的乾飯里據說從不放油鹽,不過,圖中這一大鍋海帶應該是他攝取鹽分的主要途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搜狐首頁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