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何清漣:從周、令、薄三案看中共政治的制度詛咒

令、薄二位是政治局委員,周永康貴為「國家領導人」,他們的發跡之途或不相同,但在功成名就之後,全都身陷秦城,家族成員大多身陷囹圄,其犯罪事實極為雷同。何以會如此?我認為,這是中國政治的「制度詛咒」。

中國官員升遷之途的故事各不相同,但倒台後曝光的要素基本相同,引致倒台的導火線雖然五彩紛呈,但都可以歸於「制度詛咒」。

中國政治的「制度詛咒」

周永康是中央政治局常委(正國級),令計劃是政協副主席(副國級),薄熙來是政治局委員,他們的發跡之途或不相同,但在功成名就之後,全都身陷秦城,家族成員大多身陷囹圄,其犯罪事實極為雷同。何以會如此?我認為,這是中國政治的「制度詛咒」。

中共政治就是極權政治,以「三個壟斷」著稱,即政治壟斷、經濟壟斷與輿論壟斷。當官到了一定級別之後,就可以將轄區當作領地,為所欲為,山東泰安市原市委書記胡建學曾說了一句大實話:「官做到我這一級,就沒人管了」。這種為所欲為包含着對轄地內資源的任意支配且不受任何監督,因而極易在中共黨內形成按利益鏈條劃分的幫派體系。這種利益鏈條有按地緣組成的,也有按行業組成的,這種幫派坐大之後,對中共的中央集權是種挑戰。

中共實行中央集權制度,最高當權者集中權力乃是一種體制賦權。如果最高當政者能力弱,如胡錦濤,就只好任由同僚部下肆意作為,形成「九龍治水」的權力多元化格局。但如果遇到習近平這種「雄猜之主」,翦除這種幫派只在遲早之間。

這種權力不受任何限制,體制內權力分配隨意化的格局,就是中共專制體制與生俱來的「制度詛咒」。

第一重製度詛咒:權力對資源支配形成的利益幫派化

周永康雖然出身農民,但深諳做官之道,其宦海足跡所到之地,都織就了一張巨大的關係網。十八大以後抓捕的48位省部級官員當中,一大半屬於周永康手下的三個系列:石油幫、四川幫與政法系。每個人都是利用自身掌握的國有資源為其家族成員及利益鏈條上的人輸送利益,根據案件初步披露的情況,這些官員幾乎都是身家數千萬乃至逾億,其中僅中石油中石化反腐波及的中層管理幹部就超過45人,還有很多石化系統中層幹部在中紀委收網前已成功外逃。

據媒體報道,令計劃曾在北京組織「西山會」,由山西籍在京高官組成,這個按地緣構築的龐大的權力-金錢帝國,其中一個大「金主」就是「鐵老大」劉志軍的合伙人丁書苗。令計劃二哥令政策在山西同樣經營出一個龐大的高官圈子,稱之為「山西幫」。據媒體人羅昌平說,這類政治幫派沒有固定章程,沒有組織程序,也無固定地點,甚至沒有特殊的秩序編排,但在全國到處存在,通常以某個行業或地域為標籤,比如行業中的石油幫、電老虎、鐵老大,又比如地域上的湖南常德、江蘇鹽城、吉林延邊。

周永康一人手下的三個幫派,石油幫與政法系是按照行業組成的,四川幫則是地域性的政治幫派。這種幫派勢力坐大之後,中央政策對其並無約束力,也無法干預通過幫派形成的利益輸送管道。

這種政治幫派歷來為專制政治所忌,歷代王朝一旦有力量就會平叛,漢代有平諸王七國之亂,清代有平三藩之亂。

第二重製度詛咒:家國一體之利益輸送機制

周永康家族的黑金故事,僅從中國官媒抖落出來的各種橋段來看,牽涉能源、地產、政界及多省督撫,在有關國計民生的能源部門與周家及其利益相關人之間,已經形成了一種家國一體的利益輸送體制。

周永康兒子周濱縱橫江湖,為其服務的三隻「白手套」當中,外戚美國「拉古娜海灘」的黃家,既能當掮客將外資的設備賣給中國油企,又能一舉拿下中石油旗下十多家省級分公司涉及8000座加油站的零售管理系統信息化大單;「中旭系」吳兵長袖善舞,最讓人側目的「業績」是從中央級國企、五大電力公司之一的國電口中奪食,拿下大渡河水電站,每年僅賣電收入就高達9億;周濱的同窗米曉東在官家的石油幫中為其專掌利益輸送。在周永康經營多年的石油系統中,家是天下,天下是家,家國不分,名義上由「全民所有」的國家資源就是周家及其僕從們可以任意支取的資源。

家國不分的利益輸送體制,還表現在中國國企的駐外機構為權貴服務的職能上。據報道,周濱在美國留學,從費用到聯繫學校,均由中石油副總經理李華林一手安排。其時,李華林任中石油美國休斯敦辦事處副主任,因服務有方,後來步步高升。

這種家國一體的利益輸送體制還表現為「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周永康二哥家經銷五糧液、替人平事撈人;三哥家開奧迪4S店、與中石油合夥做液化天然氣生意。壟斷當地一些生意,整個家族斂財高達1000億元(據說還不包括海外資產)。

令計劃的弟弟令完成在哥哥的庇護下,自2008年成立私募股權基金匯金立方之後,帶領包括多名山西商人在內的「合伙人」,成立PE,通過運作上市創業板,將其財富版圖星羅棋佈般延伸至各大城市的多個行業。匯金立方資本不但有能力將原本不被人看好的公司「盤活」上市,也能在一些公司即將上市時,分一杯羹,能量之大,讓行內人士側目。據傳,僅匯金立方投資企業成功上市後的所得財富目前累計已超12億元。

令計劃妻子谷麗萍長袖善舞,整合了協會以及地方諸多資源。谷麗萍曾任中國青年創業國際計劃(Youth Business China,簡稱YBC)的總幹事。有外媒曾報道,「這個公益組織成立當天,各大中外企業就『孝敬』了數億元。成立基金主要是為了更方便地投資或逃稅,更主要是掩蓋權錢交易。」

第三重製度詛咒:「二代」們具有「權力的傲慢」

自改革開放以來,中共權貴家庭的育兒方式已與第一代紅色權貴有很大不同。第一代紅色權貴在建政初期還保留了樸素的親民重民思想,也還這樣教育後輩。改革開放以來的權力市場化,不僅為紅色家族開啟了利用特權經商的財富之門,還為官員們以權謀私提供了大量尋租機會。這兩類人的子弟自出生就「含着金鑰匙」,權力的傲慢首先得自於家教,其次來自於社會風氣,最終往往為其家族種下禍根。

令計劃之子令谷在北大就讀期間,就建立了一個「官二代俱樂部」,以彰顯其特殊。其不知收斂,從下列事實可見:在一次高官二代聚會時,令谷曾與薄熙來之子薄瓜瓜發生過爭執。2012年3月18日凌晨4點,令谷那場「法拉利車禍」,不僅讓自己命喪黃泉,還讓其父令計劃為掩蓋這場車禍不得不與周永康「結盟」,家族傾覆之禍根由此而起。

薄熙來也同樣如此。其子薄瓜瓜由谷開來攜往海外留學,薄基本上撒手不管。在眾多海外求學的高官子弟中,只有薄瓜瓜的動靜最大,各種不利傳聞纏身。薄瓜瓜與海伍德那1400萬英鎊的中介費糾紛,最終導致谷開來下毒殺人。推上流傳一條在微博上被屏蔽的信息:「一記耳光,斷送了薄家;一場車禍,傾覆了令家」,談的就是這兩位公子哥兒在其家族傾覆之禍中所起的「推手」作用。

周永康兒子周濱年齡長於令谷、薄瓜瓜,走上了利用父輩權勢撈錢的「必然之路」。據說中紀委現在辦案,腐敗官員在海外的子女往往成為突破口,周濱在周永康案中確實成了一個突破口,「以父之名」、「周濱之父」曾是國內報道的重頭內容。

中國政治這三重「制度詛咒」,既鍛造了家國一體的利益輸送管道,讓權貴與官員們「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但最後也讓不少人身敗名裂,罹傾巢之痛。周、令、薄三人,只是這三重製度詛咒下的幾個代表人物罷了。

 

(《中國人權雙周刊》第146期 2014年12月12日—12月25日)

 

責任編輯: 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14/1224/4907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