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那些渴望暴政的孩子

1

廣東有個學生,姓宋,2012年去韓國留學。

到韓國後,宋經常出現在示威現場。他房間里還有數百張寫有‌‌“非法當選的朴槿惠應該下台‌‌”‌‌“朴槿惠OUT‌‌”等標語牌及各類宣傳品。

他見到朴槿惠後,在網上留言稱:‌‌“剛才看見南朝鮮傀儡集團的新頭目了,我沒帶兇器和炮彈,很遺憾。不管怎樣,今後要幫助南朝鮮人民消除獨裁統治‌‌”

他還在網上張貼金正恩視察的圖片,並留言:‌‌“偉大領導者金正恩元帥目光有神,令人感動‌‌”

韓國《國家安保法》規定,任何宣揚朝鮮體制的行為都是‌‌“利敵‌‌”,任何展示、宣揚朝鮮國旗、國歌的行為都屬非法。宋的行為已經觸犯了韓國的法律,如果是韓國人,就直接抓了。但因為他是中國人,所以韓國就禮送這孩子出境,打發這孩子回來了。

宋被韓國驅逐,引發了網絡上的兩方面熱潮。他的小夥伴們緊急聲援,稱:就因為說朝鮮好就被驅逐,說好的民主和自由呢?還有說:如此看來中國才是真正自由的,在中國,你可以隨便說美國好,照韓國標準這些人都應該進勞改營。

不支持宋的人則稱:韓朝在法律上仍然處於敵對狀態,你不服可以去朝鮮說韓國好試試。還有,中美並非是戰爭狀態,兩國領導人頻繁會晤,民間往來,與韓朝的敵對關係根本不同。何況宋已經不是簡單的說好問題,他甚至提到了兇器和炮彈,這在任何國家都意味着強烈的敵意。

兩廂里爭吵,媒體終於有文章可以寫了,於是就有記者對宋進行採訪。

2

記者對現年24歲的宋,進行了採訪,並依據其要求,作了匿名處理。

記者:你為什麼對朝鮮領導人有好感?

宋:這跟我個人經歷有關。我在高中時期就閱讀了金日成的回憶錄,也一直閱讀各個國家對朝鮮的新聞報道。

我之所以對他們有好感,是因為我認為北朝鮮社會比較穩定,沒有那麼多群體性事件,沒有強拆、罷工等。建國這麼多年來,一直沒有出現政權的顛覆。在我接觸的一些網民言論和一些朝鮮的遊記中,我認為北朝鮮的政權還是能夠得到國內主流民意的認同的。朝鮮當局能夠得到內部多數人的信任,順利地帶領國家發展,不屈從於外部世界的打壓。

記者:有報道稱,朝鮮內部仍有餓死人的現象。

宋:不排除90年代經濟困難時期出現這樣的情況。現在即使存在一定的糧食短缺,也不會出現這種(餓死人)的現象了。最近聯合國的糧食報告指出,朝鮮今年有很嚴重的乾旱,所以有點糧食短缺。但是報告預計2~3年內,北朝鮮內部的糧食就可以達到自足。餓死人的現象,其實美國、日本等國家都有,只不過大家不知道而已。

記者:不少國家將朝鮮視為獨裁政權。

宋:我並不認同外界將現領導人能夠上任是因為世襲的看法。像中國古代皇帝直接任命誰,那才叫世襲。北朝鮮是有最高人民會議的,他們多數民意還是支持政府。所以才選出金正恩當國家領導人,儘管他和前領導人有血緣關係,但這是朝鮮人民的選擇。

什麼叫獨裁?像美國總統以自己的意志發動伊拉克戰爭,鎮壓民權運動的才是獨裁。

記者:近年來有許多脫北者講述在朝鮮的生活,他們普遍表示,在朝鮮的生活非常貧窮,如果違抗當局會被關到勞改營等,你知道嗎?你怎麼看?

宋:出現脫北者的情況,究其原因還是北朝鮮出現的三年經濟困難。但因為還是帝國主義對朝鮮社會的制裁,才導致朝鮮出現經濟困難的。除此之外,一部分脫北者說的話是不可信的,因為他們得到了南朝鮮保守團體的資金支持。

那些所謂對朝消息人士,其實就是這些脫北者。

記者:有一份關於朝鮮的人權報告。

宋:人權報告基本上是美國、南朝鮮右翼團體寫的。那個報告也沒有真憑實據,引用的是脫北者的口述。有些人想移民美國、歐洲等國,就會受到他們的資助,按照他們的口吻去說。

……

……從這個採訪上來看,記者分明是被宋打敗了。年輕的宋,使用了不屬於他這個年齡的詞彙,成功的否定了國際社會的普遍性認知,否定了朝鮮人自己對國家狀態的敘述。而且,他在回答問題時稱日本、美國都有餓死人的現象,只是大家不知道——記者明顯亂了手腳,忘記了問問宋的消息來源。還有,那麼多的中國官員家屬移民美國,如果有規模性的餓死人事件,怎麼可能不為外界所知?

——但,宋的觀點並不是孤立的,他至少,還擁有一個美國公民的支持者。

米勒·馬修·托德先生。

3

米勒·馬修·托德先生,和宋同齡,現年24歲。他和宋一樣都是朝鮮的支持者,但他不是在美國支持,也不是在韓國,而是直接去朝鮮。這表明他比宋更堅信自己的觀點,也更有勇氣。

2014年4月10日,米勒先生持旅遊護照進入朝鮮海關,他隨即撕毀護照,大喊:我申請政治避難!我為避難而來朝鮮!!

朝鮮方面的反應是,立即對米勒先生實施了抓捕,指其‌‌“粗暴的違反了朝鮮的法律秩序‌‌”。

事件發生後,CNN爭取到了與米勒會面的機會,與他進行了簡短的對談。

米勒:我已經向朝鮮政府認了罪,並且向朝鮮政府道了歉,我希望能得到朝鮮政府的原諒。我想這個採訪是我最後的機會向美國政府求救,政府需要儘快行動,因為沒有太多時間了。

記者:之前的報道說,你撕毀了簽證,並要獲得朝鮮的庇護,是真的嗎?

米勒:我之前已經說過了,現在不想再說。

記者:你有意識到你這麼做的後果嗎?

米勒:是的,我想到會被扣押。

記者:但是你現在為什麼向美國政府尋求幫助,希望回家?為什麼不想再待在這兒了?

米勒:我不想回答。

……

……美國政府並未如米勒先生所願,及時把他營救出去。他被朝鮮當局判以6年勞動教養。朝鮮官方指控稱:米勒的罪行從其目的、事前準備到實行是徹頭徹尾出於故意誹謗中傷朝鮮的不純政治動機,他將朝鮮作為戲弄對象,其罪行是對朝鮮的褻瀆和愚弄,應該受到懲罰。

入獄後不久,米勒又獲得一次機會,與美聯社記者會面。當記者問及他在監獄中的生活時,他回答說:

監獄生活就是每天工作8小時,主要是農業方面,在泥地里挖來挖去……除此以外,完全與世隔絕,無法和任何人接觸。不過,我身體不錯,沒有傷病。

有意思的是,米勒先生並不是第一個這樣做,並遭到朝鮮逮捕的美國人。2006年,美國人伊萬·亨齊克游泳進入朝鮮後被逮捕,關押大約3個月。經美朝談判,亨齊克最終由美方特使、國會議員比爾·理查森帶回。

4

中國人宋,美國人米勒·馬修·托德及伊萬·亨齊克,都在支持朝鮮。此外還有個西班牙人,也是這個行列中的一員。

阿伽羅·德貝諾斯,生於西班牙,十幾歲開始考慮人類面臨的問題。16歲時,他在馬德里一個展會上,遇到了朝鮮代表團,當時他恍然大悟:拯救人類的希望,原來在朝鮮。

此後,德貝諾斯開始給朝鮮當局寫信,表達他的渴望。至少在10年之久,這種努力看不出任何希望。但是在2000年,他的真誠感動了這個冰冷的世襲帝國,朝鮮授權他建立一個官方批准的朝鮮國際官網。德貝諾斯欣喜若狂,說:

他們對待我就像父親對兒子一樣親切。

他只是渴望當兒子。

2004年,德貝諾斯組織了一個22人的國際旅遊觀光團,進入朝鮮,整個行程由官方安排。德貝諾斯嚴密監視他的旅遊團,不知他發現了什麼,就向朝鮮官方揭發他的旅遊團成員、美國ABC記者安德魯·摩爾斯拍攝了負面視頻,結果摩爾斯立即被審問,並威脅要逮捕他。摩爾斯不得不寫下了保證書,才僥倖脫身。

德貝諾斯說:他相當孤獨,親友同事離他而去,連家庭都破裂了。但是他不後悔,他終於找到了人生方向。

和中國人宋一樣,他也被追問知不知道遍布朝鮮的政治犯勞改營,他回應說:

外界對此有誤會,那並不是什麼太壞的事兒,不過是思想再教育營地,可以塑造新人類。

朝鮮問題學者、澳洲國立大學的博士雷尼德·潘切夫與德貝諾斯認識多年,他對此另有一番見解:‌‌“我很懷疑一個正常理性的人是否真的相信官方宣傳,我認為他只不過想顯示自己能腳踏兩個世界,作為中介人,開拓一個產業,得到地位、通道和財政支持。‌‌”德貝諾斯雖然聲稱他從未得到朝鮮一分錢,但亦承認有些業務連線成功後,可以獲得提成。

很顯然,在目前支持朝鮮的國際隊伍中,德貝諾斯走在了最前沿,中國人宋還需要努力,美國人米勒,他必須繼續干好他的農活,這是他自己的選擇。

——西方學術界,關注這種社會現象已經很久了,有關於此的哲學心理研究早已完成,並落地成為文學藝術的精緻表達。2006年的英國名片《末代獨裁》,就刻畫了這種心理現象。

5

《末代獨裁》,26歲的詹姆斯·麥艾維主演,一個不堪日常生活與工作壓力的年輕人尼古拉斯,遠赴非洲烏干達,結識了剛剛奪取權力的阿明,並成為了這位年輕獨裁者的私人貼身醫生。儘管他親睹了由這位獨裁者所引發的一系列殘暴血案,但他無動於衷,堅持認為阿明是位有巨大人格魅力的民族英雄。

影片里的阿明說:‌‌“我本人並不想當總統,但人民需要我‌‌”。無論阿明干出多少樁令人髮指的血案,但只要聽到這句話,對於年輕的尼古拉斯就夠了。這位年輕人太渴望英雄了,沒有英雄,他不惜用自己的想像力,創造出一個。

儘管身邊的朋友一再提醒尼古拉斯,但他不為所動。能夠投身於英雄事業,單只是這個念頭就讓他激動。而英雄事業是需要苦難和犧牲的,尤其是當這種犧牲是由別人來付出的時候,尼古拉斯完全能夠接受。

為了實現對英雄事業的犧牲,尼古拉斯參與處死了阿明的一位妻子——歷史上的非洲暴君阿明,不僅殘忍地將自己的一位妻子殺害並分屍。當他發現自己的情人有男朋友之後,居然將其當場殘殺,然後把他的屍體煮熟後生生吃了!他還曾把妻子的屍塊放在桌子上,讓自己的孩子看,教育孩子們不聽話就是這個結果。

阿明統治烏干達的八年期間,至少有30萬烏干達人死在他的手下。當英國女王過生日時,他要求女王把她的舊內褲送給他作為禮物。

阿明的殘暴,已經突破人類想像的極限。但在電影主人公眼裡,這一切都是為了祟高事業的必須付出。直到有一天,阿明的恐怖黑手,開始伸向他……主人公突然發現,有時犧牲也是不必要的,尤其是當這種犧牲由自己付出時。

有評價稱,這部電影的主題,是說夢想是靠不住的——而事實上,電影真正的主題是:任何殘酷的現實,都無足以撼動既有的觀念,尤其是這種觀念極度愚蠢時,就更為堅固。

6

西方人在對暴君迷戀者的長年研究之中,提練出了他們的邏輯思維。這種邏輯的架構如下:

第一:獨裁是最完美的制度,暴君是遭詆毀的英雄。

第二:如果你列舉獨裁的恐怖,暴君的罪行,他就用第一條可否認此條,得出結論是你造謠。

第三:如果你強迫他親睹獨裁恐怖暴君之惡,繼續用第一條來否認,得出結論是這是偉大事業的必要犧牲,以及帝國主義者的邪惡制裁所致。

——注意這個思維,正常人類,是用事實推導出觀念或結論。而暴君迷戀者則相反,他們用固定的觀點重構事實。就拿我們最前面提到的宋姓廣州年輕學生來說,既然他認準了金正恩是偉大的,朝鮮人民是幸福的,那麼否定金正恩的就是謠言,朝鮮人民的苦難之由就必須歸罪於美國或他能想到的任何國家。

正因為暴君迷戀者的思維,與正常人是相反的,所以他們的行為,也是相反的。當脫北者冒着生命危險逃離時,他們卻渴望着成為其中的一員。

而且,一旦他們掌握了用觀念重構事實的大殺器,任何說服或是證據,對他們都不會再起到效果。運用這種思維,任何荒謬的認知都成為不可動搖的信念。

——依據這種先驗邏輯,你甚至可以堅信男人都有大咪咪。說男人咪咪小的人,是在造謠。脫了衣服讓你看他的咪咪真不大的男人,他是畸形!脫了衣服讓你看他們的咪咪真不大的一群男人,那是美帝國主義的無恥經濟制裁,把他們的咪咪制裁沒了。不管怎樣,你也會投身於反對美帝的偉大事業,幫助那些失去大咪咪的男人恢復大咪咪。

但,同為暴君迷戀者,智商卻有高低,兩名美國人是親身以歷,他們相信因此他們就會去做,結果導致身入樊籠。他們之所以犯蠢,是因為美國的環境相對寬鬆,允許年輕人試錯成長,對愚蠢給予了最大的空間。他們甚至可以命令美國政府為他們的愚蠢買單,這就賦予了他們犯蠢的資本。

相比於在國際上強勢的美國,西班牙明顯就弱了,所以西班牙人就會極力避免犯蠢,因為他付不起代價。

至於中國的孩子宋,他是這些人中最聰明的,他永遠也不會犯美國人米勒的錯誤。但即使他犯了,也仍然不會改變固有觀念。

令人擔憂的是,以固化觀念強行重構現實的思維模式,是最典型的犯罪型人格。當這種人越來越多,社會就危險了。

7

在正常國家,以觀念重構現實的人,比例極低。因為在這種國家,公民的權利與責任是對等的,無論是履行權利還是盡到責任,你必須要靠自己的努力。而所謂努力就是矯正已身不足、修正錯誤思維模式,不斷提升自我智慧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對自身的缺陷認知是很明確的,一旦認識到自己有缺陷,就不會固執僵化。

反之,在異常國家,權力總是以強勢迫你承認它的高高在上,這與人生而平等的正常觀念相孛。簡單說,你必須要接受一個不正確的觀念,並使之固化。由於觀念本身錯誤,必然與現實發生衝突,如果你敢用現實矯正這個錯誤的觀念,那就危險了。所以,許多人被迫以固有的錯誤觀念,來重構事實,唯此才能夠維持心理的平衡,避免人格崩潰。

一旦你被環境強制改造,成為以固有觀念重構現實的人,你就會在現實世界處處碰壁,因為無論你的觀念多麼扭曲,人際法則仍然是正常的。尤其是當今的中國,又已進入商業文明時代,商業時代的法則是信譽與智商的對決,一個觀念扭曲的人,無論如何也不會適應。

被扭曲的頭腦,無法再適應商業社會,就會陷入潦倒之地。明確說就是無法謀求到充足的生存成本——當一個人自以為絕對正確絕頂聰明,卻在現實中屢屢碰壁,泥陷重複失敗的惡性循環,試想他的心裏多麼悲憤?這時他就會陷入受迫害的臆想之中——因為他堅信自己是正確的,所以失敗必然是別人的責任,因此滿胸怒火,仇恨於心。絕境之時或是極度悲憤之下,干出觸犯刑律之事,實屬正常之極。

所以說,以固化的觀念重構現實的思維,是一種典型的犯罪人格,監獄中的犯人,九成九都是這種思維。罪犯也會認錯,但認錯只是裝慫,希望逃避懲罰。在他們心裏,從未認為自己錯了,只是認為自己運氣不好或是被人坑騙。除非他們的思維模式徹底改變,否則不會終止犯罪思維。

我們並不是說,姓宋的孩子或是兩個進入朝鮮的美國人就是典型的犯罪人格。只是在心理學上,這種分析是合乎邏輯的——並且是受到業界認可的。

有鑒於此,做為立足於商業文明大門前的中國人,無論權力社會怎樣畸形,你必須要知道,只有你自己才能為自己負責。無論異化你的力量多麼強勢,你也不能因此扭曲自己的思維。你必須要從現實推導出觀念,決不可用觀念重構現實。只有不斷的用現實修復自己的天性中的不足,你才能逐步提升自我,獲得與你人生預期成就的思維能力。這是你的天職,你的使命,一旦因恐懼放棄,可能就再無贖補之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