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中紀委要員神秘「消失」 江澤民也快成瓮中之鱉了

——司馬南等「五毛」人物厄運將至 五個理由讓他們在劫難逃

庄豐/社科院紀檢組組長張英偉實際並不能代表王岐山和中紀委巡視組的態度。從中科院官網對張簡介看,此人在內蒙、精神文明辦、宣傳部等任職經歷,恰說明可能與左派劉雲山關係是密切。張因發表「中科院遭境外敵對勢力滲透」言論遭社會強烈質疑反彈,引發高層不滿,據說在6月下旬已被停職。筆者查閱中國科學院官網,發現報道張最後參加公共活動事件是6月23日,此後便再無任何更新,證明此消息應是可靠的。最近王岐山將中科院列為重點巡視對象,就是具體行動的開始,說明這是要對製造意識形態和影響社會輿論的某方力量要進行整肅清洗

司馬南最近在微博上消失了十天左右,網絡上傳言司馬南被抓,關押於朝陽看守所。不料8月15日,司馬南又繼續更新微博,並非常得意地嘲笑此傳言。司馬南是國內“大五毛”中典型的一位,在網評“中國人渣榜”上也名列前茅。這個傳言的落空似乎讓不少網民頗為失望。但是,這並不代表司馬南真正可以高枕無憂,在不遠的數月內,以司馬南為代表的左翼代表人物的厄運必然降臨。

筆者之前博文《習近平開始打壓清洗“左派意識形態”》對左派必遭打壓做過一些論述。但此文中有些論據有些偏差,比如未對社科院紀檢組組長張英偉這個人的背景未做深入調查。此人實際並不能代表王岐山和中紀委巡視組的態度。從中科院官網中對張英偉的簡介來看,此人在內蒙、精神文明辦、宣傳部等任職經歷,恰說明可能與左派主要人物劉雲山的關係是比較密切的。張英偉因發表“中科院遭境外敵對勢力滲透”的言論遭到社會強烈質疑反彈,引發中共高層不滿,據說在6月下旬已被停職並做深刻檢查。筆者查閱中國科學院官網,發現報道張英偉最後參加公共活動的事件是6月23日,此後便再無任何更新,證明此消息應是可靠的。如果這樣的話,那麼就更能證明筆者在此博文中的預判,即習近平對左派意識形態是持打壓態勢的。最近王岐山將中科院列為重點巡視對象,就是具體行動的開始,說明這是要對製造意識形態和影響社會輿論的某方力量要進行整肅清洗。

舊話重提,是為了給司馬南等左派人物要遭厄運做一個關聯鋪墊。司馬南等“五毛”雖不能代表官方的正式觀點,但作為民間的一種意識話語力量,有時候起到的影響作用甚至比官方的輿論更大。因為在與“公知大V”論戰的時候,官方輿論若頻繁參與,一方面明顯會造成“打壓言論自由”的負面印象,另一方面官方的身份也不可能採用一些過於隨意的話語方式來參與論戰。故此,“五毛陣營”便成為了鉗制民間自由言論而沖在第一線的打手,且由於其往往打着“愛國主義”和“擁護毛主席”的旗號和,故此也獲得不少人的支持。那麼為什麼說以司馬南為代表的五毛陣營厄運將至呢?原因有下:

1、網絡上很早就流傳一份薄熙來的政變名單,司馬南赫然在列。其中也包括劉雲山、趙本山、孔慶東、吳法天、張宏良等人。這份名單是不是真實呢?孤立地看,很難證明。但如果把一些線索拼接起來,那麼至少可以證明這些人是與薄熙來是深度關聯的。司馬南、趙本山等人同王立軍的合影,很難說明他們僅是某種志趣愛好上的朋友,有利益關係是令人信服的,那麼是什麼樣的利益會把這些人聚集到薄熙來身邊呢?參與政變計劃並被許諾做宣傳部長的可能性是很大的,否則司馬南等人為什麼要拚命為薄鼓噪呢?網上有報道稱,2012年3月15日,薄熙來被解職後,周永康多次召集“高級五毛”密談,“要他們勇敢力挺薄熙來,大力揭批溫家寶”,部署“反撲”。《求是》雜誌社人士透露,在崑崙飯店某會議室,親眼看見司馬南出席由周永康秘書秘密召集的力挺薄熙來的會議。這個消息應該不會有假,因為司馬南先前的微博內容可以證明這一點。薄熙來一向非常重視媒體輿論包裝,對於收買文人對其進行輿論造勢是毋庸置疑的。那麼司馬南等人與薄熙來攪在一起,就註定了他們將來不太樂觀的命運結局。

2、從習近平樹立權威的角度上看,習並不希望自己被套上毛澤東的影子,而更傾向於學習鄧小平。而左派在這一點上恰恰是犯了忌諱的,他們在意識到習近平的權威地位難以撼動時,就採用了在輿論上捆綁習近平的策略。比如網上有很多打着“擁護中國夢、擁護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旗號但實際卻是在宣揚“反美反帝,歌頌毛主席”的文章。劉雲山控制下的宣傳系統曾在“七不講”和“819講話”上大做文章,一度讓民間和外界誤認為習近平是下一個毛澤東,讓習近平非常惱火。去年毛左大肆紀念毛澤東誕辰,並在網絡上傳很多紀念歌頌毛澤東的視頻,其中尤其以孔慶東、司馬南、艾躍進等人積極,幾乎就是文革式的吹捧。所以,習近平很清楚,左派並不擁護自己,而是千方百計想要逼迫自己回到毛澤東時代,這明顯是與習近平要推動的改革開放是背離的,故此必然將遭到習近平的打壓。

3、五毛陣營對歷史問題解決是一個障礙。對於一些歷史問題,尤其是法輪功問題,輿論宣傳對民間的影響是非常大的。筆者在前期博文多次斷言習近平在清洗掉阻礙力量後,一定會平反法輪功。(阿波羅網編者註:編者沒觀察到這種跡象)這裡所說的阻礙力量,一是周永康控制下的政法委,另一個就是宣傳系統。周永康和政法委的命運下場已經很清楚了,宣傳系統目前遭遇大整肅,而且王岐山點名重點巡視中科院,其中絕不是簡單地整肅其中的左翼力量那麼簡單,而是要把一批在歷史問題上充當“喉舌打手”的勢力給清理乾淨,為解決歷史問題掃除障礙。司馬南作為“反對氣功”方面的民間領頭人物,其聲名鵲起與江澤民打壓法輪功是分不開的。而今江澤民開始遭到全面圍剿,其核心罪惡逐步被曝光,那麼參與迫害的打手們的下場將如何便顯而易見了。

4、從社會文化角度上講,當下中國價值觀混亂墮落,與一些人對歷史和社會矛盾進行是非顛倒的宣傳有很大關係。習近平的五位一體改革目標中,“文化”緊隨“經濟、政治”之後,足見對其的重視程度。而文宣系統在歪曲事實真相、打壓言論自由、扼制思想文化方面的種種作為,明顯是嚴重違背了習近平的改革意願的。這恐怕也是文宣系統遭到嚴厲整肅的原因之一。另外,左派陣營有強烈的擁護文革的傾向,這是非常危險的一種意識。習近平在曲阜座談會上明確強調文革對傳統文化戕害,最近也有評論文章《習近平:法治是治國理政的基本方式吸取文革教訓》都表明習近平對文革是持堅定的否定態度的。文革雖然過去了,但其遺留下來的紅色暴力文化卻在民間有非常深厚的基礎,“保釣運動”中的非理性打砸搶便是典型的一例,何況在此運動中有人藉此為薄熙來喊冤張目。所以,從防止文革死灰復燃的角度上講,習近平打壓左派也是必然的。

那麼,為什麼以司馬南為代表的左派人物,至今不但沒有被拿下,而且還在繼續招搖過市呢?中國有句俗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司馬南等五毛人物的厄運已經註定,但對他們的清理也需要一定的條件成熟,或者說,對他們的清理將作為未來某一個大動作的一道開胃小菜。這個菜不能吃的太早,否則會影響大餐的效果。那麼,司馬南等人將在什麼時候被端上“餐桌”呢?筆者認為要注意關注以下方面的動向:

1、對周永康案的結論。周永康雖被抓捕審查,但還沒有進行審判,這個審判應該是10月份四中全會中的一個環節,而對周永康的定論絕不排除“結黨營私,企圖政變”這條罪狀。所以,薄熙來的案件還遠未結束,與薄熙來相關的人將不可避免地被這條罪狀捲入進來。政變名單上的趙本山已經開始被媒體圍剿了,這是一個信號。那麼其他的如司馬南、吳法天、張宏良等毛左人物,如何清楚解釋為何上了政變名單、以及其力挺薄熙來的各種言論和行動事實,對他們就是一個嚴峻的考驗了。若是把這些人先拿來祭刀,在民間製造輿論氛圍定調周永康和薄熙來的政變企圖,應該是不錯的選擇。

2、對劉雲山的抓捕。這個在《劉雲山將在任期內被抓捕》已經論述過了。近期有傳言劉雲山將被停職,這個傳言還未得到證實,但相信也不完全是空穴來風。劉雲山作為政變名單的一位重量級人物,而且是現任政治局常委,對其調查立案是需要一些程序的。目前央視被清洗,有傳言稱芮成鋼被抓捕後,劉雲山極為緊張並要求放人,說明劉的尾巴已經被王岐山踩死了。而且最近炒得沸沸揚揚的郭美美,據一些傳聞講,背後的真正的大靠山也是劉雲山。那麼,拿下劉雲山之前,除了央視、新華社、人民日報這樣的官方機構要整肅外,民間這些“喉舌打手”恐怕也跑不掉。北戴河會議後,網絡上突然出現江志成、劉樂飛、馬雲的政變傳聞,馬雲近期高調支持足球被認為是重新站隊向習近平示好,但江志成、劉樂飛恐怕無論如何也沒有再選擇的機會,所以不排除放出這個消息是要釋放拿江澤民、劉雲山家族開刀的信號,與圍剿周永康的手法很類似。筆者在前期博文《習近平要通過輿論媒體剿殺江澤民》提到過這點,看來苗頭已經出現,那麼整肅替江澤民站台的五毛陣營就是必然的步驟了,時間應該很近了。

3、對江澤民的圍剿。前段時間媒體有報道稱司馬南高調質問廣州市長。對此,有消息人士披露說,司馬南是江澤民的人,萬慶良落馬後,為穩住陣腳,江系需要有人出面,給安插在廣州的江系人馬打氣壯膽。這個說法應該可靠,否則司馬南吃了豹子膽也不敢當眾質問廣州市長。但這也說明,司馬南已經深度綁在了江澤民的戰車上。他的情況很可能類似陳光標去紐約污衊法輪功一樣,是被江澤民陣營捏得死死的一枚棋子,做這樣出格的動作,恐怕是迫不得已。近期北戴河會議剛剛結束,媒體報道的結論是習近平“一言九鼎”,黨內權威已經不容挑戰。相對照的是,江澤民不但一點聲息也沒有了,反而在網絡上出現“江澤民被抓捕”的傳聞。那麼,司馬南公然給江澤民站台,一方面說明江澤民已經快沒什麼人馬了,另一方面也說明司馬南的厄運已經不遠了。

4、對依法治國的定調。10月份的四中全會將成為一個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會議,這將決定中共在國家治理方式的大轉型。習近平力推依法治國,不僅僅是為了給江家幫定罪,也是為了重建社會秩序和文化價值體系打基礎。五毛常常混淆是非、變相歌頌文革、替惡法站台打壓弱勢群體,是造成社會價值觀混亂的一個重要源頭,對於政府公信力有很大的傷害。習近平若要讓人民相信“依法治國”,那麼首先要讓人民看到法是針對惡人而不是好人的。近期官方發文《習近平:吸取文革教訓一切違法行為必須追究》為四中全會造勢,這個標題刻意突出“吸取文革教訓”,說明文革是嚴重違法的,若有人繼續鼓吹文革當然是“必須追究”的。我們知道,官方發文的標題是極為講究的,一定包含某種政治風向。從這一點上講,毛左陣營很有可能在四中全會前就被整肅。

5、對意識形態的定調。近期紅二代左派人物孔丹突然高調發聲《文革最大的遺產是給我們一個機會反思》,這說明紅二代中已經出現嚴重分裂,已經上升到中國共產黨要走什麼樣路線、江山要不要變色的問題上了。孔丹對文革的推崇明顯與習近平的理念相背離,勢必激起習近平對文革殘餘進行清理的決心。近期中央電視台播放《歷史轉折中的鄧小平》,着重強調的一方面就是對文革的否定、對四人幫的抓捕。毛澤東和文革一直是公知陣營和五毛陣營重點爭議的一個話題,這樣長久存在下去,對社會意識形態統一非常不利。習近平並非要把自己打造成毛澤東一樣的神,但至少不能允許社會意識形態對自己的權威造成不利。這種權威在目前這個關鍵的轉型時期是必不可少的,一方面有助於各界樹立對政府的信心,另一方面是衝破改革障礙的利器。打壓不利於改革的意識形態,無疑要打壓鼓吹文革的陣營。近期中科院開始遭到整肅,那麼民間的毛左陣營被清理也就很快了。

其實,很多信號已經越來越明顯。近日,許久沒有露面的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的心腹、中共前副總理曾培炎突然出面撰文,對習近平“表忠心”。連心腹都開始倒戈了,證明江澤民的確時日無多了。雖然近期司馬南、戴旭、吳法天等毛左人物在暫停微博後又復出,但有一個問題值得思考——為什麼這些五毛突然同時消失在網絡上呢?有沒有可能被約談?有沒有遭到某種警告或被要求倒戈重新站隊?、、、現在雖然沒有確切的結論,但這個事情肯定有些不尋常。

五毛陣營的人大多並無什麼立場原則,氣勢洶洶但奴性十足。前期傳言司馬南被抓,而孔慶東微博上與司馬南“切割”的故事,以及周永康被抓後,司馬南前後態度截然相反的微博,都說明這些人並不是真正為了某種理念而奮鬥,幾乎都是“拿人錢財替人消災”的小丑角色。對於網絡上無數的“小五毛”而言,充其量就是為了打工,一旦江澤民利益集團的輸血通道被截斷,這些人沒有了經濟來源,必然立馬失去刷貼的動力。這些人不同於周永康控制的政法委和徐才厚控制的軍隊有直接的威脅力量,完全可以不予理睬,只要主子一倒,他們立刻反戈歸順。連曾培炎這樣的江澤民的心腹人物都倒戈,五毛倒戈是再正常不過了。不過,習近平雖不屑於料理他們,但在民間百姓看來,“五毛”這些令人生厭的惡人四處招搖而不受懲罰,會對習近平治國理念的信心有所懷疑的,尤其是不利於習近平在知識分子群體中樹立威望。所以,在下一步打擊“大老虎”的過程中,也是有必要對這些“雜音”清理一下的。若此,效果一定是網絡一片歡騰,知識分子熱烈擁護習近平。

當然,如果再高明一點的話,就讓這些“大五毛”掉頭反咬江澤民。這種可能性是很大的,正如習近平讓劉雲山主導“教育實踐活動”一樣,用江家人馬清洗江家人馬,某些方面的效果是事半功倍的。正如筆者所言《習近平要通過輿論媒體剿殺江澤民》,給五毛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打頭陣,其賣力程度恐怕不亞於之前與公知對壘死磕。這些大五毛在微博復出後紛紛解釋自己近期去向,多少是有些欲蓋彌彰之嫌的。他們不會不清楚當下的大形勢,這不,戴旭的微博已經開始吹捧習近平了,“當過兵的領導,就是不一樣!”。

戴旭目前還沒有明確參與政變的消息,結局如何不好結論。但對於司馬南、吳法天、張宏良、趙本山等人,只能說,周永康的案子還未正式開張,薄熙來的事情還遠未結束,江澤民也快成瓮中之鱉了,你們若不能找機會拚命表現一下,就要掰着手指頭給自己算算剩下的日子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