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IKEA員工監視項目的震懾

宜家因對其法國員工進行監視而登上了頭條。根據《紐約時報》的報道,宜家在過去的十年中花費了475000歐元(約654170美元)用作監視。僅僅是在法國。這一瑞典傢具製造商進行了很多的間諜活動。

為什麼呢?看看員工請病假是否真像他們所說的那麼嚴重,審查應聘者,甚至還有找到解決爭端的妙招。法國(以及其他歐洲國家)的隱私法律比美國的更嚴格,也就是說宜家在那些國家會遇到法律問題的情況,在美國可能就不是問題。

不過,應該監視你的員工們的行動么?

通常的回答是否定的。員工在工作之外有自己的生活。有一些人會在社交媒體上談論公司情況。有些人會做一些你完全不會關心的事情。在大多數情況下,只要他們在辦公室的表現良好你就會簡單的忽略掉那些事情,一切都很好。

但是,當他們的行動速度不夠快時會怎樣呢?當他們需要根據《家庭醫療休假法》去檢查慢性背部問題,但你懷疑他們的病並沒有那麼嚴重的時候怎麼辦?當你的員工根據《家庭醫療休假法》提出“斷斷續續”的請求(這意味着在他們需要的時候可以隨時請假,而不是一次性的休假)來照顧生病的母親,但你懷疑他並不是真的那樣做的時候呢?

或者你的員工因為工傷提出了巨額的員工賠償請求,但你懷疑工傷並不像她所描述的那麼嚴重的時候呢?事實上,打擊欺詐是工人賠償基金(WCF)的共同任務。他們最“有趣”的一個故事是:

作為滑翔機試飛員,飛行員會享受挑戰。在向一個小組展示一件產品時,飛機發生了故障並墜落。幸運的是他帶了降落傘,並安全落地,除了肩膀脫臼外。在接下來的兩年里,該飛行員聲稱他的胳膊傷的太嚴重,以至於不能再去工作。醫生嘗試了各種治療辦法但都沒有效果。在此期間,該飛行員決定搬到陽光明媚的南加州去。從前任僱主那得到一筆錢後,監控錄像顯示他駕駛滑翔傘從加州拉荷亞的Torrey Pines滑翔機港口飛下懸崖。

工人賠償基金要求該飛行員返回猶他州做一個獨立的體檢。檢查過後,他告訴醫生他因為肩膀疼痛甚至連汽車車門都無法打開。但在看過監控錄像後,醫生表示該飛行員可以回去工作。

隨後,該飛行員承認了申請員工賠償欺詐行為。員工賠償基金省下了12萬美元的醫療和誤工賠償。

大多數的員工監視並不會像這個案例一樣的富有戲劇性。但事實情況是,員工賠償並不便宜。《家庭醫療休假法案》(儘管在嚴格來說應該是無薪的假期)也並不便宜。那麼普通的欺詐呢?公司想要保護自己。所以,有時他們會用監視的方式。

如果你準備監視某個員工,你需要查看再查看相關法律,看看允許你做的有哪些。當你的監視會對你產生某些實際價值時,將會得到法庭的維護,所以一切要按照法律的要求進行。首先要諮詢你的律師(或者你的保險公司的律師)。不要讓監視成為你的默認行為。也不要在沒有得到任何外部信息的時候就去搜尋信息。(也就是說,不要監視你的員工的Facebook,希望他們能出現錯誤,但如果有人交給你某個員工發佈在Facebook上的圖片,你可以從那裡開始搜尋信息。)

如果你信任你的員工所說和所做的一切事情那將是非常棒的。不幸的是,當你懷疑欺詐時,你就需要採取行動或者不用再自己支付費用。有時候,會涉及到監視行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財經頻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