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生態 > 正文

是發展還是毀滅 中國環境已經到生死存亡關頭

中共主導的斷子絕孫式「發展」,把美好家園全部破壞!中國為所謂「發展」所付出的代價是毀滅性的。他們是歷史的罪人,會得到審判 。

中國的環境,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再不改變發展策略,已經撐不了幾年了。現在不僅僅是治理問題,而是把一大堆高能耗的企業關掉的問題。----30年前,他們承諾:絕對不走西方先污染後治理的老路。30年後,他們終於實現了承諾,他們走的是:先污染不治理的道路.

【發展與毀滅】長江是世界第三大河流,但是由於無知、貪婪、不計後果的開發、攔截河床,片面強調經濟發展,已導致災難性的、不可逆轉的環境破壞,原有豐富的生物種群已逐漸消失或瀕臨滅絕,其中白鱀豚和江豚已生活了2500萬年,但這種極其珍貴的物種很可能10年內完全絕跡!——這就是斷子絕孫的發展!

我們為了高速發展付出了什麼樣的代價。。。如此發展,雖然餵飽了不少人,卻讓多少人陷入苦難深淵。。也隱隱約約知道了霧霾的根源。。。。。

近期污染案例:

【貴州清鎮有毒污水直排水源地土壤汞超標近80倍】央視財經記者在貴州調查:因為化工廠污染,青龍村土壤完全變成了黑色,土壤汞含量超標八十倍。灌溉、洗菜用水都是工廠排放的化工廢水,全村人體內均檢測出汞物質,而金屬汞蒸氣和部分汞鹽都是劇毒,吸入或接觸可以導致腦和肝損傷…

來源:央視財經


 

霍元甲故里遭嚴重化工污染:魚蝦盡死居民出逃(視頻/圖)

2014-01-2513:40:27來源:光明網

霍元甲故里遭嚴重化工污染:魚蝦盡死居民出逃(視頻/圖)

霍元甲故里遭嚴重化工污染:魚蝦盡死居民出逃(圖)

【霍元甲故里遭嚴重污染居民紛紛逃離】遠近聞名的霍元甲故里——天津精武鎮,近幾年被化工廠包圍,煙霧和污水肆虐,工廠排出的二氧化硫、氯氣等有害氣體和廢液,會嚴重影響空氣、河流。原本的魚米之鄉現在魚蝦盡死,居民不堪忍受,紛紛躲出逃!政府部門互相推諉,誰能保障大家的基本生存權利?

現在深圳打工的小王,打算這幾天給天津的父母寄點錢回去,表達自己不回家過年的歉意。小王告訴央視財經記者:“我本身也非常想回家,我已經三年沒有回家了。但是我們家附近污染特別嚴重。那空氣聞到讓人非常胸悶頭痛,晚上睡覺起來,讓人喘不過氣。”

霍元甲故里遭嚴重化工污染:魚蝦盡死居民出逃(視頻/圖)

霍元甲故里遭嚴重化工污染:魚蝦盡死居民出逃

霍元甲故里遭嚴重化工污染:魚蝦盡死居民出逃(視頻/圖)

霍元甲故里遭嚴重化工污染:魚蝦盡死居民出逃

究竟是怎樣的污染竟能阻擋回鄉的腳步呢?央視財經記者又行程上千公里,來到小王的家鄉天津西青區的精武鎮,這裡也是近代愛國武術家霍元甲的故鄉。一到這裡,記者就被觸目驚心的污染景象驚住了。從津淶橋到津淶公路收費口,大約10公里的路上,分佈着十來家大大小小的洗染廠、化工廠,伴隨這些工廠延伸的是一條東西長近10公里,寬20來米的排水河。化工廠排在空中的煙霧和排水河裡散發的臭氣,使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刺鼻的化學原料的味道,十分難聞。化工廠附近小區居民有條件的都把房子賣了離開了這裡。

西青區位於天津西南部,是這幾年作為天津環渤海經濟圈重點打造和開發的區域,房地產的開發和工業園的興建十分迅猛,不少百姓看到這裡未來的發展,到這裡置業,據了解,近幾年的新移民就有十幾萬人。但是,隨着工業園污染企業的增加,不少居民又開始逃離這個地方。這裡的新樓房大部分空置,在精武鎮最大的西西里小區,100多戶人家的一棟樓房,有人居住的僅有10來戶。眼看快過年了,居住在這裡的年輕人都不願回家。

天津西青區精武鎮西西里小區居民告訴央視財經記者:“為什麼這樓房現在空這麼多,以前都是滿的。都搬走了。為什麼搬走了,沒法住!這一棟樓里連十家都沒有,都空着。”

早上7點記者在津文公路東側的河道里看到的景象。熱氣騰騰的河道里,自北而南流淌着鐵鏽般紅色的水,散發出刺鼻的工業廢水的氣味。記者沿着河道向北追尋,行駛了3公里,發現紅色的河水拐了彎,從津淶公路旁邊的這條更大的河道,自東向西流過來,記者沿河向東行使2公里後,紅色的水熱氣越來越小,但是河道里不斷有水泡冒出。

據了解,天津西青區有化工、鋼鐵材料、塑料、印染等有污染的生產企業100來家,其中有登記排名的化工企業就有50多家,主要集中在大寺鎮、精武鎮、李七庄、王穩庄鎮、辛口鎮、張家窩鎮,尤其以緊鄰精武鎮的張家窩鎮最多,因此這一帶環境污染尤為嚴重,幾乎每一個居民小區周邊都有化工廠。精武鎮最大的居民新區西西里小區,周邊就有3個大型化工廠,這些化工廠在生產過程中都會排放大量的廢水和廢氣,大量廢水濃度高、毒性大、難以生化降解,對人體和環境影響都較大。

西西里小區居民丁金福家裡堆着一大摞醫院拍的片子,他告訴記者,搬到小區才一年多,肺部就出現了問題,住了兩次醫院。在此之前,他住在天津的和平區,身體從來沒有出現過毛病。丁金福告訴央視財經記者:“只要一開窗戶馬上就咳嗽,受不了。時間長了之後喘氣困難。醫生說是空氣污染造成的。”

西西里小區是一個居住上萬人的小區,記者隨機調查了20來戶人家,出現呼吸道疾病的就佔30%。

小區裡邊住的大部分是老人,基本上是城裡退休後到這裡來養老的。由於企業排放的廢氣和污水氣味太重,這些老人長年不敢開窗,也不出門,時間長了,對這裡的企業排放廢氣和污水形成了條件反射。

霍元甲故里遭嚴重化工污染:魚蝦盡死居民出逃(視頻/圖)

霍元甲故里遭嚴重化工污染:魚蝦盡死居民出逃

一位老人告訴央視財經記者:“我們也不知道企業什麼時候排放。但是嗓子一不舒服就知道它在放水。它這裡一放水,屋裡就呆不了。腦袋都疼,就覺得嗆嗓子。”

精武鎮在歷史上是名聞遐邇的魚米之鄉,魚戲蓮葉間,十里稻花香,曾經是這裡隨處可見的鄉村風景。而現在,原本用來排雨水和澆灌莊稼的河道和水渠,現在全部都變成了企業的排污河。更嚴重的是,有些生產危險品的企業,排出的廢水含有劇毒,農田遭到了嚴重的破壞,土地無法種植、魚塘也不能無法養魚。

西西里小區的居民宋師傅在小區旁邊的空地上種了一片白菜,用這條河裡的水澆地,結果發現,水中的化學物質全部被白菜吸收了。

天津西青區精武鎮西西里小區居民宋師傅告訴央視財經記者:“用地里的白菜腌酸菜。出來的水給污水一樣是紅色的水。不敢吃。”

天津西青區精武鎮西西里小區居民魏師傅說:“這個水澆地。植物吸它。你再吃糧食,這不慢性自殺嗎?”

記者沿着津淶公路,自東向西行駛,沿途隨處能看到大塊的被污染荒廢的土地。在一家混凝土廠的旁邊,有三百來畝地,土地龜裂,垃圾成堆。

天津西青區精武鎮居民牛師傅告訴記者,因為澆地的溪溝全部被污染了,莊稼無法成活,全村的人都不種地了。現在一點地種都沒有,都荒着了。莊稼麥子都沒有收成。種的麥子都給燒死了。不僅僅是土地無法種莊稼,村民們的養魚池也被污染了。牛師傅也曾今在這養過魚,不過全都死了,死了幾千斤魚。損失四五萬。魚塘在大卷子工業區一排廠房的背後,魚塘與廠房之間隔着一條小河,20年前牛師傅常在這條小河裡抓魚,這條小河的水一直是當地農民澆灌莊稼的重要水源。然而,現在呈現在記者面前的是一條黑乎乎的污水河,即使在現在空氣不太流動的冬天,也散發出讓人噁心作嘔的化學原料的氣味。

位於精武鎮閻莊子村口的一家工業洗滌劑生產企業,廠門口沒有牌子,走進車間,只見所有的設備都已經被化學原料,腐蝕,車間的鐵門被腐蝕出一個個窟窿。記者在網頁上看到,這家叫德潔的洗滌劑公司,成立於1993年,主要生產十六烷基磺酸鈉、十五烷基磺酰氯等多種工業專用洗滌劑。

生產這種添加劑會涉及到氯氣、二氧化硫和重油等危險化學品,在生產過程中,產生的二氧化硫、氯氣和未反應的油份等有害氣體和廢液,會嚴重影響空氣、河流、海域,早在2010年,這家企業就被天津市西青區環保局和安監局勒令關停。

不過,這裡的居民告訴記者,公司的生產就沒有停止過。記者在德潔公司看到,院子中間堆滿了桶裝的產品。記者搖晃了一下,發現桶全是滿的。

西青區轄2個街道、7個鎮,基本上每個鎮都有開發區或工業園,在張家窩鎮和精武鎮記者注意到,工業園的企業周邊都有露天的排污河道或溪溝,這些河道溪溝縱橫交錯,相互貫通,形成了一個龐大的污水網,那麼,這些工業污水最後都流到哪裡去了呢?

緊鄰榮烏高速的西側,是張家窩鎮的大卷子村工業園,記者沿着工業園走了一圈,發現園區主幹道兩邊的企業的後邊,各有一條積滿工業廢水的溪溝,在灌木和雜草的遮掩下,很難讓人發現。

記者沿着這條溪溝往北,發現小溪的水排到了津淶公路南側的污水河中,這條污水河伴隨津淶公路長達近10公里,化工廠都建在兩側。在化工廠最集中的張家窩鎮和精武鎮路段,記者發現,冒着熱氣、五顏六色的工業污水分別從高家村橋排水溝、津文公路溪溝和陳檯子排水溝等三個地方向南,排向天津最大的河流獨流減河,而沿途記者並沒有看到有污水處理廠。

在有河流溝渠的地方,隨處都能見到這樣的水泵站。過去這些水泵站是作為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的,專門用於排澇灌溉。現在隨着河流溝渠成為工業區的排污河,這些水泵站也變成了排放污水的水泵站了。

在寬河水泵站記者見到,現場正在施工建設一個新的水泵站,也是用於排水,但是並沒有把污水處理納入規劃中。

天津西青區小寬河水泵站工作人員告訴央視財經記者:“污水處理應該歸環保局管。水務局不管處理污水。”

這些工業污水究竟該誰來處理?記者帶着這個問題來到西青區環保局,希望能得到答案。

天津西青區環保局工作人員接受採訪說:“不是我們環保部門管的,是水務管。但是你在現場看到有誰排偷放那是我們環保管。現在精武鎮那裡有一個管道的問題,管網有問題污水雨水都混到一塊兒了,這件事大家都知道。”

環保局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現在西青區的污水大部分都排在地面上的河道溝渠里,政府也打算在地下埋排污管道,專門排污,但是鋪埋管道是一筆不小的費用。

天津西青區環保局工作人員:鋪那個管網它牽涉到好多部門,有建投的、有市政,水務,實際我們環保部門只負責企業的排污,平時對企業進行監管,但是它最後它那個水如果進了河道,河道怎麼治理,怎麼清淤,或者說污水處理廠管網怎麼走,這個都不屬於我們管。

在各個部門的推諉之下,大量污染、甚至存在毒害的廢氣髒水就這樣靜靜地無休無止地排入空中,流入河中,而這些污水最後流向何方呢?

天津西青區精武鎮居民:你看那些水都是紅的吧!一點好水都沒有都是污水。這些河轉來轉去最後都得排到海里去。

獨流減河是天津市一條重要的泄洪河道,有一百多米寬,河水最後經過天津濱海養蝦場之後流入渤海……


河南新鄉企業排污致牛犢畸變

內容來源:京華時報

[2014年1月25日01:59]

白天歇業,晚上開工;排污從“粗放式”發展到“精細化”,排污管道“打一槍換一個地方”。若非在河南、天津等地農村看到,很難相信鄉村企業排污也玩起了“高智商”。鄉村污染企業利用地下暗管、滲井,打起了排污“游擊戰”。一些地區甚至出現了牛畸形人患癌的惡果。

污染下鄉

企業打起游擊戰

2013年年底,記者跟隨環保志願者徒步探查河南省新鄉境內多條河渠,發現有些地下管道源源不斷地向河內排污,污水有的呈黑色,有的泛紅色,在入河處聚集起團團泡沫,散發出刺鼻的氣味。

新鄉市牧野區栗屯村原是個農耕村莊,這幾年由於當地縣城環保力度加大,上百家鍍鋅廠和電動車企業陸續轉移到這裡。

記者推開當地一家大門緊閉的院子發現,裏面竟然集聚了六七家電鍍小作坊,泛着鐵鏽的硫酸水被直接倒在地上,順着一角的暗管往外排,不遠處赫然豎著一塊“飲用水水源一級保護區”的標示牌。

新鄉民間環保志願者協會創建人田桂榮說,這些企業經常是白天歇業、晚上開工,趁黑排污;排污管道“打一槍換一個地方”;部分小作坊今天被查封,明日又開張,屢禁不絕。

西堤頭鎮位於天津市東北部,是當地有名的化工企業聚集地,2005年因環境污染導致多名村民罹患癌症而被媒體曝光,成為環保部門集中整治的重點對象。前不久,記者三次探訪西堤頭鎮,村莊邊緣有隱蔽的小型化工廠存在,並且利用地下暗管等多次向河中直接偷排污水。

在西堤頭鎮西堤頭村,記者在一片蔬菜大棚中間發現了一家新蓋的小院,院牆高聳,大門緊閉,院內堆滿加工設備、化工原料和產品。一條地下管道從院里引出,氣味濃烈的黑水直接排到了旁邊的小河。

南開大學環境規劃與評價所副所長邵超峰說,城市環保門檻越來越高,眾多重污染企業轉移到鄉村,為了追求超額利潤,肆意排放污染物導致突發性環境污染事件頻發。

污染嚴重

農民不吃自家糧

河南新鄉市鳳泉區大塊鎮石庄村是全國有名的煉銅基地,沿着村道兩邊密密麻麻布滿煉銅工廠,廢舊電器、機械四處堆放。傍晚時分,記者驅車穿過村子,林立的煙囪正往外冒出濃重的黑煙,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刺鼻的味道。

當地村民告訴記者,村裡企業越辦越多,環境越來越差,空氣不好多粉塵,地表水、地下水都被污染了。農民都不吃自家糧,有些農田減產乾脆就荒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鄭浩中 來源:綜合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生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