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對民族企業趕盡殺絕 權貴資本意欲何為?

在中國的南疆邊陲,有一片美麗的少數民族山區,歸春河水去而復回,將中國與越南輕輕劃開,在著名的德天瀑布綻放成一朵潔白的雪蓮花、在明仁田園演繹出一幅詩畫般的巨大壯錦——這就是大新,地處中越邊境的一個壯族小縣。
然而,這並不是一片平靜的土地!

百年之前,孫中山先生就是在這裏親自拉響了對清朝政府的第一炮。三十年前的那場自衛反擊戰爭,在這裏實際上斷斷續續打到九十年代初才結束,而其後的排雷工作,更是至今尚未徹底完成,直到今天,仍有人畜不時傷於三十年前的地雷之下。

在為國家利益做出如此巨大的犧牲之後, 38萬勤勞樸實的壯鄉人民並沒有坐等國家的支援和補償。依靠當地豐富的錳礦資源,大新人民開始了遲來的經濟建設。在20世紀的最後十年裏,20多個錳業加工企業如春筍般成長起來,成為大新縣最重要的支柱產業,大新縣也一步步摘掉了「國家級貧困縣」、「自治區級貧困縣」的帽子。這些錳業加工企業中,除了大新錳礦是自治區國有企業之外,其餘全部是當地壯族人民建立的個體或集體企業。

然而,豐富的資源在帶給壯鄉人民得天獨厚的發展機遇的同時,也引來了權貴大鱷們貪婪的目光。2005年,王震之子王軍把控的權貴資本中信集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舉收購了大新縣最大的企業——大新錳礦,上億噸錳礦資源的評估價值不到兩億元人民幣,平均每噸錳礦的收購價錢僅一塊多錢,而市場上同樣品質的錳礦價格達到500—800元/噸。至此,大新縣80%的錳礦資源落入權貴們把控的所謂「央企」手中,每年為他們貢獻三億多元的淨利潤。

可是,悲劇遠沒有就此結束!不到三年時間,改姓後的中信大錳就讓所有壯鄉人民認識到了「央企」的力量!

2006 年,中信大錳不顧下雷鎮數萬居民的堅決反對,強行在小鎮街邊建設電解錳生產線,引發數千當地居民圍堵。中信大錳不但不聽取民眾意見,反而粗暴的動用「央企」的政治力量,逼迫地方政府動用防暴警察抓捕、驅消居民,封鎖民眾上訪路徑。如今數年過去,仍然有數十名當時逃出封鎖的居民不敢回到家鄉安居。

2007年,中信大錳在田東錳礦的電解錳項目強佔村民土地,也引發村民與地方政府的劇烈對峙,但最後同樣被高層強行壓制下來,至今仍然成為當地主要的不穩定因素之一。

在粗暴掠奪民眾權益的同時,中信大錳對當地同行企業更沒有心慈手軟。一手把控錳礦資源供應,一手對其他錳加工企業威逼利誘,在數年時間內,大新縣原有的20 多家錳業企業中,除斯達特、大寶、三錳龍、博特利、仁愛等數個被中信大錳收購或控制的企業之外,僅剩中物、龍騰、龍湖等數個還在苦苦支撐,其餘十多家企業都已消失殆盡。

唯一例外的是,新振錳業存活了下來——不但存活下來,而且從一家年產值不足一億元的小型企業,一舉成長為一家總資產超過 10億元、年產值達到18個億、員工總人數近三千人的大型企業集團,成為中信大錳鐵幕之下獨一無二的奇葩。這又是怎麼回事呢?要說清楚這件事,還得從新振錳業的前世今生說起。

作為壯鄉人民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建立的眾多民營錳加工企業之一,新振錳業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大的一個。直到 2002年,它都還是一個年產值僅數千萬元的微小企業。但是,也就是從2002年起,得益於企業老闆言勝斌的戰略遠見,新振錳業開始收購一些當時被看作是 「邊角廢料」的小型礦山。這些礦山雖然錳礦儲量小、品質差,但至少能保障一定時期的生產穩定。於是乎,在中信大錳不屑一顧的冷笑聲中,新振錳業默默地成長起來。到2007年底成立集團公司時,新振錳業的總資產已經達到4個多億,年產值突破了10億元!

然而,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

不再冷笑的中信大錳開始了對新振錳業的全力圍剿!首先是斷絕了所有對新振錳業下屬企業的錳礦供應;其次是通過權貴政治影響力,對新振錳業的礦權進行干擾和強取,使新振錳業的主要礦山自2009年以來都無法進行正常的資源開發利用。

2009年4月,新振錳業經向廣西國土廳申請,獲得了下雷百所錳礦5平方公里的探礦權。該礦區位於中信大錳礦區附近,多年來,廣西國土廳多次向中信大錳做工作,希望中信大錳承擔該礦區的詳查探礦任務,但由於資源質量較差,中信大錳一直拒絕將該礦區納入自己版圖。

但是,新振錳業獲得百所錳礦不到五個月,2009年8月,中信大錳即自持央企身份,寫信向廣西區黨委書記郭聲琨、區政府常務副主席李金早、副主席林念修等自治區領導舉報,稱廣西國土廳多位領導在百所錳礦探礦權出讓過程中存在嚴重的腐敗行為,引起自治區高度重視,郭聲琨等多位領導親自批示嚴肅查辦。後經自治區多個調查組反覆調查,卻未發現百所錳礦出讓過程存在任何違規行為。

然而,中信大錳不但沒有檢討自己的憑空污衊行為,反而得寸進尺,一方面向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政府提出行政複議申請,無理要求自治區人民政府判定廣西國土廳頒發給新振錳業的百所錳礦為非法礦權;一方面動用權貴資本背後的高層政治力量,給廣西壯族自治區施加壓力。自治區黨委書記郭聲琨,自治區黨委黨委、政府常務副主席李金早,自治區黨委常委、統戰部長黃道偉等領導同志均多次批示處理意見或親自主持過相關的協調會議,但中信大錳及自治區政府副主席林念修依舊不依不饒,多次在相關協調會議上大發雷霆、無理取鬧。

圍繞中信大錳的這一系列舉動,自治區法制辦左右為難,最後只得去北京向國務院法制辦請示。國務院法制辦領導在認真聽取案件詳情後,指示廣西法制辦按照客觀事實和法律法規如實裁決。於是2010年12月31日,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政府簽發「桂政複決[2010]69號」行政複議決定書,裁定國土廳頒發給新振錳業的百所錳礦探礦權「事實清楚,程序合法,依法應予以維持。」

2011年2月25日,廣西自治區政府常務副主席再一次親自主持百所錳礦問題的協調會議,對中信大錳的無理行為進行了嚴厲批評,並代表自治區人民政府表明自治區支持民營企業與國有企業共同發展的明確態度,希望中信大錳有不同意見時走正規法律途徑。

然而,2011年4月7日,當中信北京集團總部領導考察中信大錳並與大新縣所在的崇左市領導交流後,崇左市黨委便迫不及待的向自治區人民政府報文,請求將新振錳業的百所錳礦劃入中信大錳整合範圍。被自治區人民政府批行文不符合程序(黨委不應向政府行請示文)而退文後,才又急急忙忙指示崇左市政府相關領導擬文上報。

這一無視自治區意見和地方利益的要求立即遭到廣西工商界人士的強烈質疑。自治區統戰部、自治區工商聯、自治區非公辦等部門立即介入調查,自治區領導馬飈主席、黃道偉部長等先後批示要求公正處理。但是,2011年12月6日,已晉升常委的自治區副主席林念修不顧自己作為自治區黨委常委的領導身份,親自下到中信大錳大新分公司召開大新錳礦資源整合會議,在不通知新振錳業到會的情況下,責令廣西國土廳、崇左市政府及大新縣政府將百所錳礦 「優先」配置給中信大錳。雖然廣西國土廳、大新縣政府等相關部門都提出了異議,但林念修仍然獨斷專行,要求相關部門協調新振錳業在12月31日前與中信大錳簽訂關於百所錳礦的轉讓協議。回到南寧後,林念修又利用自己分管國土的特殊身份,專門找來國土廳主要領導「統一思想」。於是 2011年12月12日,廣西國土廳專門召集崇左市政府、崇左市國土局、發改委、工信委及大新縣政府、大新縣國土局、發改局、工信局、中信大錳公司等開會,部署林念修12月6日的「指示精神」。然而這樣事關新振錳業生死的重大會議,卻再次「遺漏」通知新振錳業到會。即便如此,會上幾乎所有與會人員都對林念修的方案提出異議和質疑,但國土廳明確表示:這個會議不是協商和協調,而是研究如何執行林副主席的意見!

現在,離「林副主席」規定的最後期限只剩下五天時間了!廣西國土廳、崇左市政府、大新縣政府等部門在「最高指示」的重重壓力和不斷催促下,十幾天來輪翻給新振錳業施加壓力!

如果百所錳礦被中信大錳成功強奪,新振錳業將失去90%的錳礦資源保障能力,意味着企業將迅速因為無礦可用而瀕臨倒閉!兩千多名員工將面臨失業威脅,數千個壯族家庭的上萬壯族人民將失去剛剛建立起來的幸福生活!38萬邊疆壯族兒女將失去最後一個屬於自己民族的地方企業!

在所向披靡的權貴資本的鐵騎下,在唯財是向的權貴代言人的恫嚇下,地方企業已經土崩瓦解,地方政府已經無能為力!地方經濟已成為貪婪之徒的提款機,地方人民已失去發展與自由的權利!

新錳在哭泣!即將失去工作的2300名新錳人在哭泣!數千個壯族家庭在哭泣!38萬壯鄉兒女在哭泣!地方企業在哭泣!民營資本在哭泣!

責任編輯: 王篤若  來源:中國事務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11/1231/2306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