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官場 > 正文

香港黨媒 創貪腐紀錄 最高法黃松有的墮落史



  

資料圖:黃松有

北京8月22日電/日前,中共中央紀委對最高人民法院原副院長黃松有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進行了立案檢查。 

  經查,黃松有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巨額錢款;違反規定,收受禮金;生活腐化。 

    
經中央紀委常委會審議並報中共中央批准,決定給予黃松有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將其涉嫌犯罪問題及線索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2008年10月28日,全國人大常委會經表決,免去了黃松有的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審判委員會委員、審判員職務。 

  據悉,黃松有作為最高人民法院的原副院長、二級大法官,創造了一個紀錄:建國以來司法系統因涉嫌貪腐而落馬的最高級別官員。 

  「中國第一爛尾樓」——廣州「中誠廣場」將黃松有楊賢才拉下馬 

  武漢晚報報道,黃松有最後一次以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身份出現在公眾視野里,是在2008年10月9日。當天,他出席在廣西南寧舉行的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地方法官研討會,會見並宴請了東盟各國的司法界代表。此後,他再未露過面。有媒體報道稱,2008年10月15日,「在參加完國務院的一個會議後,黃松有被塞進一輛汽車裡帶走,他的住地和辦公室也在當天下午遭到搜查」。另外,「黃松有分管的高法執行部門,至少有4名高級官員被下令不得離開北京,以協助調查」。 

  關於黃松有落馬的原因,香港《大公報》等媒體報道稱,他主要涉及三大問題:以權謀私、嚴重經濟問題和生活腐化。也有報道稱,黃松有「對未成年少女特別有興趣」,更有司法界人士稱其為「性貪」。不過,目前媒體披露得最多的是,黃松有涉嫌捲入其潮汕同鄉、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原執行局局長楊賢才的貪污舞弊案,該案主要涉及曾被稱為「中國第一爛尾樓」——廣州「中誠廣場」被拍賣一事。 

  離奇拍賣:買家一倒手 輕鬆賺4億 

  「中誠廣場」是一座怎樣的爛尾樓,竟能將黃松有拖下水?記者特赴廣州進行了實地調查採訪。 

  「中誠廣場」位於廣州市天河北體育西路191號,現已更名為「中石化大廈」。從1997年被扣上「爛尾」帽子起,「中誠廣場」便因爛尾時間長、牽涉面廣、牽涉資金多、「復活」歷程曲折,被稱為「中國第一爛尾樓」。 

  規劃設計中的「中誠廣場」高51層,分A、B兩塔,由香港中誠集團於1992年投資興建。該工程的造價高達20億元,但中誠集團的初期投資只有 2000萬元。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中誠集團資金鏈斷裂,「中誠廣場」的工程進度隨之時斷時續。2001年,被拖欠了數千萬元工程款的施工單位宣布停工,「中誠廣場」就此成了爛尾樓。 

  2002年7月,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指定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負責解決圍繞「中誠廣場」的債務糾紛。當時,申報的債權人多達158名,債務總值達人民幣15.67億元、港幣1.24億元、美元0.3億元。 

  當年10月,兩家名不見經傳的公司——廣州駿鵬置業有限公司(簡稱廣州駿鵬公司)和北京金貿國際投資有限公司(簡稱北京金貿公司)如從天降,莫名其妙地在競拍中勝出,聯手以9.24億元人民幣的低價收購了「中誠廣場」。 

  此後不久,廣州駿鵬公司的老闆范駿業,因涉嫌金融票證犯罪,喪失了購買「中誠廣場」的資格。2005年2月5日,北京金貿公司提出的獨家收購申請獲得許可。 

  然而,此次拍賣行動結束不久,就有媒體發現了更多的「離奇故事」:北京金貿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就是范駿業。而且,北京金貿公司低價購得「中誠廣場」後,很快出手轉賣,售價高達13億多元,凈賺了4億多元。 

  但是,直到此時,外界也只是感到此次拍賣活動存在諸多蹊蹺,沒人知道黃松有和楊賢才在其中做了手腳。 

  背後謎團:黃松有指示 低價拍賣 

  2006年,「中誠廣場」A塔被中石化集團買下,整幢大廈被更名為「中石化大廈」。此後,事易時移,就連許多廣州人都淡忘了「中國第一爛尾樓」之事。 

  然而,兩年後的2008年6月28日,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執行局局長楊賢才,因在「中誠廣場」拍賣過程中有違紀行為,突然被中紀委「雙規」。此時,人們才再次想起了「中誠廣場」,並恍然大悟:拍賣「中國第一爛尾樓」的過程果然暗藏玄機!但人們同時也提出了一個疑問:楊賢才只是個副廳級官員,何需中紀委直接介入?對此,有分析人士當時就指出:中紀委親自出馬,極有可能意味着,在楊賢才的背後,還有一個級別更高的官員。 

  直到2008年10月28日,黃松有被「雙規」的消息傳出,人們才又一次恍然大悟:那個「級別更高的官員」就是黃松有! 

  那麼,黃松有在「中誠廣場」拍賣案中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呢? 

  記者在採訪過程中發現,就連廣州司法界人士也無法弄清黃松有和楊賢才涉案的具體細節。他們也只是從媒體上看到一種說法:楊賢才在執行拍賣「中誠廣場」任務的過程中,曾接到過來自最高人民法院的指示,而髮指示的人正是黃松有。 

  黃松有和楊賢才為何能將他們的齷齪之事掩蓋得如此「完美」? 

  楊賢才的一位前同事告訴記者,現年58歲的楊賢才,因在破解司法執行難問題上屢有創新,曾被譽為「中國第一執行局長」。拍賣「中誠廣場」時,他作為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執行局局長,分管此事。 

  他還透露,黃松有與楊賢才的關係很好。二人曾在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共事,還是潮汕老鄉(黃松有是廣東汕頭人;楊賢才是廣東揭陽人,揭陽在撤縣設市之前隸屬汕頭)。鑒於兩人關係密切,外人很難了解他們之間的「交易」。 

  黃松有在拍賣「中國第一爛尾樓」過程中得到了多少好處?目前仍不得而知。但有消息人士稱,黃松有受賄的數目大概在300萬元左右。 

  法界精英:45歲出任最高人法院的副院長 

  1957年,黃松有出生在汕頭市澄海區蓮上鎮蘭苑村的一座舊祠堂里。那是土改時人民政府分給他們全家的住所。黃松有的父親雖是個典型的貧苦農民,意識卻相當「超前」——儘管家境貧寒,仍堅決支持孩子們讀書考學。 

  黃松有的高中語文老師周希憲回憶說,高中時代的黃松有「勤學苦練,博覽群書」,「謙遜、踏實而富有活力」。全國恢復高考後,黃松有挑燈夜讀,緊張備考,1978年以優異成績被西南政法學院(後更名為西南政法大學)法律系錄取,從此與法律結緣。 

  一位從西南政法學院走出來的司法界人士告訴記者,大學校園裡的黃松有同樣「刻苦、勤於鑽研」。毫無疑問,在校園裡受到的系統專業訓練,為其日後的職業生涯奠定了堅實基礎。 

  1982年,黃松有從西南政法學院畢業,進入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工作。1997年,黃松有調任湛江市中級人民法院院長。在湛江期間,他組織審理震驚中外的「9898」湛江走私案,因出色完成審判任務,獲得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授予的個人二等功表彰。 

  1999年,憑藉在廣東的成就,黃松有離開妻兒來到北京,走進最高人民法院的大門。深厚的理論功底和多年的司法實踐經驗,使他在北京的表現同樣出色,並據此於2002年12月升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分管民事審判和執行工作。 

  「轉戰」北京的黃松有,曾因在全國力推執行威懾機制而受到媒體的追捧。此外,他健談、開朗的性格以及對法律業務的深入思考,也給很多記者留下了深刻印象。同時,他在工作之餘筆耕不輟,發表了數十篇論文和多部專着。他還是清華大學、西南政法大學、中國政法大學、國家法官學院等高校的兼職教授。在被 「雙規」之前,黃松有堪稱一位出色的「學者型」官員。 

  正因如此,黃松有落馬後,國內司法界發出一片惋惜之聲。 

  「真的太可惜了!」在接受《環球人物》記者採訪時,黃松有的一位前同事不住地嘆氣搖頭:「黃松有45歲就已經是最高人民法院的副院長了,他的履歷和業務能力都很出眾……可惜他最終還是沒抵擋住誘惑,沒有把持住自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中評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