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1989拉薩版「六四」紀實 胡錦濤不堪回首

作者簡介: 唐達獻,新聞記者,年輕時因反對毛澤東的統治而被捕, 1975-1979年坐了4年牢,其後獲得平反。1983年和1989年前後兩次長時間在西藏地區進行社會調查,廣泛接觸了西藏的各階層人士和中共官員、軍官,從1984年開始以研究員的名義前後多次上書中共決策階層,包括統戰部、民族事務委員會、國務院宗教事務局等,提出在溫和平等的基礎上解決中國存在的民族問題。他的父母原來均為高級幹部,曾由於倡導溫和對待少數民族而遭到整肅。

1989年3月,統治者和被統治者似乎又到了某種極限,在拉薩,一場1萬5千軍警對付12萬拉薩人的西藏版」六四"拉開序幕,再結惡緣,也令現任中共領袖的胡錦濤不堪回首,當時,他任西藏自治區黨委第一書記。

拉薩旅遊 圖片

1989拉薩"六四" 胡錦濤不堪回首

以下摘自唐達獻的《刺刀直指拉薩----1989年西藏拉薩事件紀實》(小標題為編者加):

(一) 大召寺飄出「雪山獅子旗」

1989年2月7日清晨,有人在拉薩人民廣場看到大召寺正殿上檐上掛出了「雪山獅子旗」。這個消息不脛而走,引來許多人圍觀。拉薩公安局出動了二百警力趕往大召寺,懾於圍觀人群的情緒,沒有上前摘旗。

該事件令中共西藏自治區黨委和政府極度緊張,遠在幾千公里外的北京也一夜無眠,統戰部連夜開會。當時,胡錦濤任西藏自治區黨委第一書記。

2月8日夜,拉薩市武警二分隊受命前往大召寺摘除「雪山獅子旗」,當他們到達時,旗幟已經消失,武警方面遂下令二分隊進入大召寺"追查反革命"。

2月 9日清晨,武警從寺中帶走了20餘人,並警告寺內堪布主持:如果再有掛旗事件,將查封大召寺,全寺僧人悉數逮捕。

2月10日上午,大召寺派人召集了哲蚌寺、乃窮寺、色拉寺的堪布主持及西藏宗教界頭面人物數十人前往區政協,要求(1)儘快釋放被捕僧人,(2)向大召寺道歉,(3)將武警闖寺時拿走的寺內物品歸還大召寺。

由於中共西藏政府未及時做出良性回應, 2月13日到3月初,拉薩又出現了4次反共示威,西藏的日客則、那曲等地也出現騷動,氣氛異常對立,街頭巷尾的甜茶館漸漸成為藏民"談論國事"的場所,詛咒30多年來中共對西藏的失敗政治。

(二)今夜無眠 整個西藏在顫抖

3月2日上午,大召寺正面的人民廣場上突然擠滿了人群,似乎在等待着什麼。10點左右,幾十名僧尼沿著八角街轉經道口走進人民廣場,他們邊走邊向人群招手,並用藏語高呼:「堅決要求嚴懲迫害宗教人士的兇手!」「處死殺害藏人的武警!」(指在1988年3月反共運動中被武警打死的7名喇嘛和13名藏人)......

這時,突然,從八角街轉往道口和人民廣場對面的青年路口湧出兩支近二百人的便衣警察,迅速組成一道人牆,將遊行僧侶和圍觀人群隔開。

廣場上人群靜了下來,只有那幾十名僧尼還在高喊口號,然後向人民路走去,路上的行人開始向他們招手,並有人尾隨,立刻這支隊伍擴大到了300多人。這些僧尼和藏人高呼著口號,從人民路延雪城旅館折回,又向人民廣場走來。

20分鐘後,廣場上由便衣警察組成的防線被人群衝垮,遊行隊伍與廣場上的圍觀群眾匯合了,廣場上人山人海,口號此起彼伏。

就在這時,廣場對面有人高喊:「武警來了!武警來了!快散----!」人群騷動起來,那幾十名僧尼被一些人簇擁著退到八角街轉經道里,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武警並沒有出現,僧尼們也沒有再回來,廣場上只剩下了看熱鬧的人們。直到深夜,還有不少年輕的藏民聚集在大召寺前,不肯離去。這是一股可怕的情緒。

聽說,各大寺及拉薩附近地區的幾千名喇嘛和藏人正星夜兼程地向拉薩趕來。西藏自治區黨委給北京發了三A加急電報,等候"最高指示"。

1989年3月2日夜,拉薩各大寺在同一時間詠唱咒語,很多寺廟的僧尼都在護法殿里向大法王祈禱,拉薩的藏民們已開始在八角街里築起街壘。在日喀則、那曲、昌都等西藏大小城鎮,人們都在談論着拉薩上午發生的事情-- 整個西藏都在顫抖。

3月3日至4日,拉薩的人們異常活躍,在街頭巷尾,在甜茶館裏,三五成群,交頭接耳,互相傳遞著反判的信息。

(三) 中南海電令鎮壓

3月4日下午,中共中央辦公廳、軍委辦公廳聯合向自治區黨委軍區發佈了由趙紫陽、楊尚昆共同簽署的電報指示,大致內容如下:

1、武警作好全面作戰準備。

2、公安系統配合武警,立即嚴密封鎖拉薩與外界的消息。對正在拉薩旅遊的外國人,準備集中撤出,在邊境口岸和機場需嚴格檢查行李物品,防止動亂消息外漏。

3、對各大寺要嚴密監視,必要時,可先行逮捕已在危險人物檔案中掛名的反動宗教人士,不要怕抓錯,要堅決防止串聯。

4、邊境部隊進入一級戰備,嚴密注視印度方面的動向。

5、對內地進藏的新聞人員,講明不得採訪動亂情況,有違者可就地處置。

6、對尼泊爾、不丹、錫金各商業機構,各領事機構加強監視。如發現問題不得擅自行事,急報國安部待批後再統一行動。

7、立即封鎖拉薩市郊各條公路,立即封鎖當雄、貢嘎機場。

8、對國安部報來的外國新聞機構住藏人員,逐一查清,不得漏網。查到後,待安全部執行小組到達時移交。

9、自治區黨委及政府應儘快令拉薩各黨政軍機關人員做好一切應變準備,對擅離職守者嚴加查辦,不得姑息。

10、上述各條要求於3月6日前準備就緒。

當胡錦濤宣布了上述10條電報指示後,在座的都不吭氣了。

(四) 1萬5千軍警接令 磨刀霍霍

3月5日凌晨,中共西藏武警部隊接到了武警總司令李連秀簽發的作戰動員令:

1、在拉薩保持4個聯隊(相當於4個團)的兵力,抽出一個聯隊集中保護拉薩市區的區黨委、政府機關、布達拉宮、中銀拉薩分行、西藏大學、電台和電視台、市醫院、郵政總局等重要單位,並保證不得被人佔領。

2、抽出一個聯隊的兵力,沿東方路、民族路、北京東路、沿河東路作外線布防,嚴防郊外人員進入拉薩。

3、主力部隊強行進入市中心公共設施;老拉薩飯店、雪城旅館、八角街附近的高層公房和民房,全部佔領。武警系統和區公安廳、安全局系統的情報點統歸武警臨時指揮部指揮,負責內部聯絡。

4、戰鬥打響後,由公安廳、市公安局各行動隊配合武警戰鬥部隊進襲八角街,但公安廳、局的行動隊只負責駐守和清查任務,不得擔任直接戰鬥任務(包括運送死屍的任務)。

5、特務分隊急調300人扮成市民和僧侶在5日上午打入八角街和拉薩其他鬧事地點,配合公安廳、市公安局的便衣完成造勢任務。燒毀大召寺東北方向的經塔。砸搶鬧市區的糧店,引發市民哄搶糧食,並對藏甘貿易公司進行煽動性攻擊。鼓勵民眾哄搶商店物資。除指定地點外,不得對其他設施進行攻擊。

在完成以上任務後,所有行動人員全部撤至雪城旅館,並清點人數,此項任務屬絕密,任何執行人員均不得將此任務外漏,違者嚴懲。

6、留守部隊進駐布達拉宮,自治區政協和中銀內,沒有命令不得擅自出擊。如戰鬥順利結束,除負責幫助公安局疏通道路外應迅速與外層警戒部隊結合,擔任拉薩市的市郊雙層警戒任務。保證不使暴徒向城外逃竄。

7、武警特別戰鬥分隊,在戰鬥中和戰鬥結束後,擔任封鎖消息的任務,負責運送死傷人員、收押人犯、市訊、清查漏網人員,接待國安部執行小組人員的視察,並向執行小組移交外國機構進藏人員。注意內外有別,沒有指揮部的命令,不得向其他協作單位透露拉薩戰鬥序列的安排。

8、加強對西藏地下組織的清查。

3 月5日,成都軍區緊急電報請示總參謀部和中央軍委:「鑒於目前拉薩的局勢,武警部隊單方面鎮壓恐怕會引起更大規模的騷亂,為了不至出現其他意外的事件,保持西藏地區的穩定,建議中央軍委考慮,擬派西藏駐軍52旅部份前往拉薩接防,控制目前局勢,妥否,請指示。」

3月5日早7時,中共西藏武警總隊所屬4個聯隊(4個團)6000餘人全部按戰鬥序列到位。同時,中共西藏公安廳特別行動大隊2000人,拉薩市公安局公安大隊及各派出所公安小隊1000人,交警大隊、消防警察大隊1000人也作好了配合武警的戰鬥準備。遠在300公里以外的林芝野戰軍52旅也整裝待命,準備全速馳援拉薩。

1萬5千全副武裝的軍警,在這個只有12萬人口的拉薩市布下了一張網......

(五)空氣里硝煙漸起

3月5日上午10時,武警在八角街的情報系統向臨時指揮部報告:「有近500名喇嘛和尼姑及1000多名藏民已做好鬧事的準備,大多數都集中在大召寺內,但什麼時候開始還搞不清楚------」

3月5日中午12時,武警在八角街的情報系統再報:「.....由13名喇嘛和尼姑組成的隊伍正沿著轉經道走向人民廣場,八角街里很多人已經準備衝出去......」

這時,一支由喇嘛、尼姑及部份藏人組成的隊伍從轉經道口走了出來。在人民廣場上,由一名喇嘛打開了「雪山獅子旗」,慢慢地舉了起來。

這時,從八角街里湧出了無數藏人,廣場上沸騰起來,人們跟在旗幟後面,聲斯力竭地呼喊反對中共政權的口號。居高臨下的武警士兵們也握緊了衝鋒槍。

藏民們高舉著拳頭和標語牌,隨着「雪山獅子旗」前進,這時人群已達一萬人左右,還有人不斷地湧來。這時的八角街和人民廣場已經沒有任何可以站立的地方了。

(六) 特務分隊「成功」造勢

中午12: 40左右,人群開始衝擊八角街派出所,大小不一的石塊、磚頭砸向派出所的門圍。很多人擠在派出所里,這些人中有些顯得很老練,他們搜查派出所的每一個房間,然後撬開辦公室里的抽屜,翻閱檔案櫃里的紙張,行動異常敏捷。隨後,他們將檔案紙張裝進隨身帶來的麻袋裡,擠出了派出所,消失在人群之中。一些藏人發現了這一情況,尾隨想看個究竟,但在八角街口處,被人圍毆,有兩名藏人被人用皮帶活活勒死。沒有人知道這些人是誰,也沒有人知道他們拿着這些檔案去了哪裡。

3月5日中午1:40,武警部隊開始向人民廣場發射催淚彈,人群大亂,催淚彈爆炸後放出的濃烈氣味,把人們逼進了八角街轉經道的幾條小巷裡,廣場上只剩下少數不願離去的年輕藏人。他們用毛巾或衣服堵住鼻子,蹲在廣場邊緣一些建築物的角落,繼續高呼着口號。

下午2:10左右,大召寺正面的高大「塔經」被人點著了,熊熊烈火直衝天空。藏民們紛紛湧上前去滅火。在藏人眼裡,它是至高無上的佛袒法杖,顯示了密教眾神在人世間的威嚴。面對燃燒著的「塔經」,很多老人和婦女都失聲痛哭,年輕的藏人高聲叫罵。

燃燒的「塔經」,高溫使人們一時無法接近,正當一部分藏人提著工具準備滅火時,武警士兵從人民廣場兩側的高層建築上向「塔經」周圍的人開火。

有七八個藏人被打倒了,受傷的藏人忍著傷痛大聲呼喊著,希望街里的人能趕來救護,但密集的槍彈把八角街轉經道口封得死死的,沒人能衝出去,把傷者救回來。街里的人們眼睜睜地看著躺在地上的傷者和正在熊熊燃燒的「塔經」,很多人雙手合十,念經祈福,希望這些人還能有幸生還。

2:30左右,高高的「塔經」在濃煙烈火中倒塌下來。就在這時,幾十顆催淚彈有一次射進八角街里,濃烈的白煙瀰漫了人們的視線,刺鼻的氣味嗆得人們大聲地咳嗽,退向小巷深處。

隨著一陣警笛的呼嘯聲,來了三輛消防車,在一百多名全副武裝的武警護衛下駛進人民廣場,他們很迅速地撲滅了正在燃燒的「塔經」,武警部隊的政工人員也手持攝像機拍下了救火的場面。

下午3點左右,武警特別分隊開始合圍位於市中心的八角街,他們用催淚彈射向人群,迫使他們退入八角街的幾條狹窄的巷子,藏人們利用八角街中搭起的障礙物做為掩護,和前來的武警部隊展開了激烈的對抗。

正當400多名手持盾牌和衝鋒槍的武警從八角街里退出來的時候,青年路、北京東路一帶也開始了激烈的對抗,300多名武警士兵被藏人的磚頭、石塊兒封鎖,無法對市中心地帶構成鉗形包圍。藏人們用「骨剁」(一種趕羊用的投石器)對這300多名士兵進行了集中進攻。

(七)還有外國人 "平暴"暫緩

下午3: 10左右,武警臨時指揮部召開了一個聯席會議,會議決定:鑒於目前正在拉薩的外國人還沒有全部撤出,原定平暴方案暫緩執行,不到萬不得以不要開槍。如有被打死打傷的暴徒和市民,應立即收押,不得被其他暴徒收走。

下午3點至5點,武警部隊奉命分別棄守了市中心的城關區政府、市公安局城關分局、吉日派出所和居民委員會、拉薩市小學校和城關區糧站。藏人們在佔領這些地方時,幾乎沒有遇到任何阻擋。

由於城區失去了供應,一部分藏人市民開始收集物資。城關區糧店被砸開了,正當人們蜂擁上前準備裝這些糧食時,卻有人往糧食里潑上了大量汽油、柴油,點燃了熊熊大火。

在其他的地點,物資被藏人們從商店裡抱出來堆放在街上,正準備分發給群眾的時候,也被一一點燃燒毀,汽車、救護車、大量的單車等交通工具也遭受火焚。這時的市區,到處火焰衝天。

一些藏人猛然明白了:這是武警便衣們乾的。於是,他們見到漢人和內地人就打,他們在這種嚴酷的現實中開始絕望了。

3月5日6點左右,在武警和公安的嚴密監視下,幾百名正在拉薩旅遊的外國人被集中在拉薩西郊的假日旅館,開始進行有步驟的疏散。

3月5日深夜,聚集在市中心的藏人分為幾股向城外突圍,但由於武警方面的嚴密封鎖,只有少量的人突了出去。武警出動的小股部隊在市中心地帶也受到了藏人的頑強抵抗。

(八)3月6日凌晨 武警開殺戒

3月6日凌晨,武警臨時指揮部向各參與鎮壓的單位下令開始公開鎮壓,屠殺開始了。

武警部隊開始沿拉薩市郊設置警戒線,大批武警乘坐著軍用卡車沿線布防,把拉薩市嚴密地包圍起來。在通向郊區的各條公路上,都能看到成片的軍車和荷槍實彈的武警士兵。

3月6日9點,掛著公安局牌子的8輛廣播車,在武警摩托車隊的掩護下,開進市區。沿青年路、林廓路和北京路,用漢藏兩種語言進行廣播;要求所有居民不要上街,以免發生意外。

3月6日上午10時,中共駐藏武警部隊會同地方公安部隊開始合圍拉薩市中心。

在八角街通向人民廣場的幾條小巷裡,武警分成小股沿著小巷兩旁的向街里靠近。藏人們開始用磚頭、石塊雨點般的攻擊,武警士兵停止了推進。大約有300多名藏人撲了出來,以石塊兒、磚頭和木棍,追擊撤退的武警。當他們快衝到巷口時,大召寺頂和轉德道兩旁的房屋上突然出現了大批武警,機槍和衝鋒槍彈普天蓋地向他們射來。這300多個"活靶子"全部慘死在轉德道的當街。

一些受傷的藏人哭叫著向街里爬去,但被武警士兵補槍擊斃。

在沖賽康市場通向北京東路的地方,一群藏人在兩名藏族青年的率領下,以磚頭、木棍和「骨剁」為武器,向拉薩大橋方向突圍。當他們接近武警防線時,一些藏人中槍倒地,其他人四散逃去。

那兩名領頭突圍的青年被十幾名武警士兵追趕,逃進了靠近青年路的一戶藏族居民家裡,武警士兵也尾隨着沖了進去。面對衝進來的士兵,兩名青年當即舉起了雙手,表示屈服。但武警一名下級軍官不由分說抬起衝鋒槍將兩人掃倒,同時其他士兵也扣動扳機,對屋裡的所有人進行掃射。

兩分鐘後,兩逃亡者和這戶人家的9口人身體都被打成了蜂窩狀。家中的3個孩子,在武警衝進房間的時候,正坐在床上做功課,死時手中還握着鉛筆。

3月6日這一天,拉薩一片恐怖,到處都有人被殺,一時間叫喊聲和痛哭聲混成了一片。

在武警特別分隊的殘酷打擊下,據守在市中心街壘後的藏人們開始屈服了,不斷有人舉起捆著白布條的小棍,從街壘里走出來向士兵們投降。從6日上午9點到下午5點,武警方面就收押了近3000人。晚間7點左右,臨時指揮部向中共中央報告:武警、公安系統已成功控制了拉薩全市,並準備深入清查。

(九)鎮壓方式太震驚 公安廳警察拒合作

武警方面的鎮壓方式使西藏地方黨、政、軍感到震驚----

政協方面公開指責武警的這種過火行動是一種報復,公安廳對武警的戰鬥序列計劃提出了眾多疑問,並聲明自治區公安廳不能執行這種計劃,他們將撤出所屬系統的全部執勤人員。

3月6日晚8點,自治區公安廳、拉薩市公安局系統約3000名警察,撤出了拉薩市區,拒絕與武警合作。

3月6日晚11點,自治區黨委將這一情況緊急報告了中央統戰部和中央辦公廳,要求中央拿出補救方案。

3月6日晚,駐林芝的國防軍52旅,奉中央軍委之名開赴拉薩。沿140號公路和92號公路,對拉薩地區的達孜、賽哈、德崩、堆龍德慶、貢噶、曼托林完成了外線布防。

3月7日,由於自治區公安系統"不合作",市區的武警部署出現了兵力不足。面對這種狀況,武警方面希望國安部工作小組出面向自治區黨、政、軍、警各界講清楚:武警的戰鬥序列計劃是中共中央認可的,並非擅自決定。國安部工作小組以"此次行動屬特殊任務,工作小組來藏屬於機密行動,不便公開"為由拒絕了武警臨時指揮部的這一要求。


(十)走火打死自己人 武警找到替罪羊

3月7日下午,一隊武警在市區檢查過往行人時,發現有十多名藏人沒有合法證件,當他們正準備將這些人押往臨時指揮部時,有兩名藏人逃跑,一名被當場擊斃,另一名被追趕上來的士兵摔倒。當這名士兵用槍托狠砸那個逃亡者頭部的時候,不慎扣動了扳機,一梭子彈將身後的一名士兵打倒,子彈全部打中頭部,這名士兵當即死亡。

當時在場的武警士兵都傻了眼。帶隊的軍官是個矮子,他向身後的士兵要來衝鋒槍,命令躺在地上的那名逃亡藏人站起來。軍官走了過去,提起衝鋒槍對著那位藏人的臉部扣動了扳機,將那人的臉全部打爛,轉過身對其他士兵說:「殺人犯被正法了,現在我們替他(指那位被自己人誤殺的士兵)報了仇,回去後,你們必須照這個情況講,誰要是胡說八道,小心老子對他不客氣----」

「一名士兵被藏人開槍殺死了」!武警臨時指揮部里的大小軍官們為之振奮。在當天報給中央和總部的材料中,他們把死亡士兵和那位無辜被殺死的「兇手」照片放得很大,並在報告中大肆渲染:藏人在這次暴亂中大量地使用了槍械。為了編得更加合理,他們把平時沒收的一些鳥槍、氣槍和雙管獵槍擺了出來,放上許多自動步槍子彈和雷管,拍攝了錄像帶和照片報至中共中央和武警總部。

公安廳和其他部門一時不知如何對待這突爆的「冷門」。道理"似乎很簡單":既然藏人敢動用武器還擊,那麼,武警方面的屠殺當然是不可避免的。

公安系統對武警的態度首先轉了風向,在向自治區黨委和公安部報告時承認了這些證據的可靠性。西藏電視台在新聞節目中反覆地播出了這些「證據」,用以說明鎮壓的必要性。


(十一)「內參」編輯窺貓膩

面對這些「證據」,新華社「內參」編輯部人員在發稿時提出:這些槍和這些子彈根本不能配套使用,「這裡面有明顯的漏洞,我們不能發稿!」

一石擊破水中天,懷疑從北京方面立刻蔓延到拉薩各界。武警方面趕快派人去電視台取回了那些所謂的證據材料。但這則笑話已經在拉薩各界傳開了。西藏政界有人斷定:武警這回輸定了。

3月7日晚,在自治區黨委主持的聯席會議上,胡錦濤宣讀了中共中央、中央軍委對此次事件的聯合指示:此次平亂對維護祖國統一、維護西藏的安定團結起到了積極作用,對一小撮破壞祖國統一的分裂主義分子給予了有力的打擊,效果是良好的......

這天深夜,哲蚌寺、乃窮寺、色拉寺和大、小召寺在同一時候吹起了法螺,並有節奏地敲擊皮鼓,眾僧尼詠吟著《密法金剛經》,開始了對死者的超度和對殺者的詛咒。在聽到這聲音,拉薩的藏人也在家中擺起了酥油燈祭壇,插上了高香,齊聲合詠。這聲音凄歷而低沉,和著法螺和皮鼓升入了漆黑的夜空,直到天明......


作者簡介:

唐達獻,新聞記者,年輕時因反對毛澤東的統治而被捕, 1975-1979年坐了4年牢,其後獲得平反。1983年和1989年前後兩次長時間在西藏地區進行社會調查,廣泛接觸了西藏的各階層人士和中共官員、軍官,從1984年開始以研究員的名義前後多次上書中共決策階層,包括統戰部、民族事務委員會、國務院宗教事務局等,提出在溫和平等的基礎上解決中國存在的民族問題。他的父母原來均為高級幹部,曾由於倡導溫和對待少數民族而遭到整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