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雄文:中國債務和樓市泡沫結局大猜想

  周末在家休息,龍翔電影台在放周星馳的《大話西遊》,羅家英的一段經典歌曲《only you》給了我一個激靈,特別係歌詞「背黑鍋我來,送死你去,拼全力為眾生,犧牲也值得」。在這場看似無解的債務和泡沫大戲中,邊個背了黑鍋,邊個去送死,邊個又能「違背」規律在背後導演這場大戲,最終還可以順利回到「拼全力為眾生」的取經之路嗎?

在國家導演的這場大戲中,群眾無疑係背了大鍋,槓桿加的太多的企業和炒房客去送了死,希望這些犧牲可以換來樓市泡沫“慢撒氣”,並最終反思這些年來的政策,回到“拼全力為眾生”的治國之路,這樣的犧牲才值得。

周末在家休息,龍翔電影台在放周星馳的《大話西遊》,羅家英的一段經典歌曲《only you》給了我一個激靈,特別係歌詞“背黑鍋我來,送死你去,拼全力為眾生,犧牲也值得”。在這場看似無解的債務和泡沫大戲中,邊個背了黑鍋,邊個去送死,邊個又能“違背”規律在背後導演這場大戲,最終還可以順利回到“拼全力為眾生”的取經之路嗎?我們來一起分析睇吓。

1

先講債務問題。

首先做個梳理,都講中國債務問題嚴重,可中國債務構成有哪些呢。一般來講,負債分為政府部門、企業部門和居民部門三個部分。

那麼他們各自負債的情況係咩樣的呢?

政府負債:名義40萬億,算上隱性債務預計在65-74萬億左右(中信數據)

企業負債:90萬億(標普數據),央企負債率91.8%,國企負債率74.5%,民企負債率54%;

居民負債:截至到2017年底,居民部門存款68萬億,貸款47萬億,盈餘21萬億;

逐一分析一下:

1、政府負債:從08年為了應對金融危機開啟的4萬億刺激開始,一直到現在,主要係地方政府,政府負債已經達到65-74萬億,2017年中國的GDP總量係82萬億,負債率高的嚇人,當然官方宣稱政府負債率不到40%,原因你懂的。

2、企業負債:標準普爾給的數據,中國企業的債務率係14萬億美元(摺合人民幣90萬億),比美國13.1萬億美元還高0.9萬億美元,央企資產負債率91.8%,應該講基本上資不抵債。地方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率74.5%,民企54%,世界上經濟學家統一的認識企業債務超過50%就很危險,我們都超過了,不管係央企還係地方國企起來民企。

3、居民負債:2017年居民部門存款68萬億,貸款47萬億,存款餘額只有21萬億,除以14億人,每人只有1萬5,當然不排除有其他理財方式,但係央行公布今年4月單月居民存款儲蓄就少了1.32萬億,菜場大媽都知道錢去了哪。

這帳目看起來,沒別的辦法了,只能印鈔票抵消債務了

以前按照外匯占款來印鈔早就行不通了,外儲不過3萬億,也就不到20億人民幣,你知道這幾年中國印了幾多錢嗎?

看個數字:2008年,中國的廣義貨幣總量(M2)只有47.5萬億,而2018年,這個數字已經超過170萬億。中國M2於2010年超過美國,2012年超過歐元區,並於2018年超過美國和歐元區之和

地方政府和企業都需要錢,但貨幣還能繼續按以前的速度印落去嗎?顯然不能了,點算呢?

面對這些天額的債務,解決起來也沒有別的辦法,無非係三種:

1、政府債務:繼續借新還舊,搞龐氏把戲,不然還能點算?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賀鏗都講了,地方政府欠的債沒有一個想還的

2、企業債務:要分好親疏,央企國企係親兒子,必須力保,咩債轉股、供給側統統搞起來,甩包袱兜底也要做大做強;民企呢,交給市場去處理,該違約的就違約,該明斯基就明斯基,自求多福吧。

3、不能忘了群眾:還有一條債務轉移,14億人分落去也沒幾多,150萬億的債務,每個人才10萬塊,用咩轉移呢?房子。而且轉移給個人的好處在於,我們沒有破產制度,債務係終身的,一直到肉體消滅為止,睇吓近期北京一家三口的新聞就知道了。

所以,在沒有生產力巨大提高的前提下,在沒有特別大的外部壓力下,債務只能通過這三種辦法化解,民企和吃瓜群眾也別叫苦,邊個讓你們含量低呢?

2

再來講講房子。

房子唔係用來住的,也唔係用來炒的,從更高和更深遠的角度來看,房子可能係用來轉移債務的

你不信?那我跟你講一個最明顯的例子:棚改。

前幾天看新聞,講中國房價過萬的小縣城已經超過100個了,咩概念,像這些人口凈流出,也沒有產業支撐的小縣城,它們在15年之前房價不過3000出頭。

這種有些違反經濟規律的事情係如何發生的呢?我給大家捋一下邏輯:

國家撒錢給地方政府進行棚改→農民拿到錢產生買房需求→樓市預期變好房價上漲→炒房客紛紛湧入→政府抓住機會賣地收稅→賺到錢還給國家→剩餘的填地方債窟窿→炒房客緊急尋找接盤俠→……

這真係一波絕妙的設計和操作,可能也只有在中國才能做的成,國家的錢在地方政府和拆遷農民手裡走咗一圈,重新回到國家手裡,但係政府的債務卻減少了。

你講最後出錢的係邊個呢?自然係後知後覺的接盤俠和當地沒拆遷的剛需。

不信的話,再來看一組數據:

15年這一波樓市上漲已經創造了23萬億的購房支出,直到現在還在繼續,2018年4月單月居民儲蓄就少了1.32萬億,大部分錢都跑到樓市付首付了,如果再算上70%的信貸支出,數額很嚇人吧,他們都去填債務這個大窟窿了。

其實不只係三四線城市,二線城市也搞得很熱鬧,人才大戰、搖號大戰,茶水費、號子費、誠意金,聽講杭州深圳光誠意金都超過500萬,南京為了全款買房把錢寶網都弄崩盤了。

可以講二線這一波操作的主角係土豪,動輒都係幾百上千萬的操作,一個號都能賣到50萬,這係土豪們在賺樓市的最後一個銅板他們站在國家的對手盤,打賭國家還要放水不敢降房價。

但係他們在國家眼裡何嘗唔係一塊肥肉,十年的樓市黃金期,他們賺得盆滿缽滿,也係時候給國家出把力了,你睇吓前段時間海南的“關門打狗”一下子打了6000億;昨天的最新消息,杭州終於放風要限賣了,門就要關上了,還逃得出去嗎?

這就係用房子轉移債務的路數,不管係刮貧民,還係鬥地主,門一關放出一隻房地產稅的惡狗,大家都一樣。

3

從內部因素看來,房價短期內係不會降了。買了房子的不過係紙面財富,不能讓他們變現,因為房子的錢都在還債呢鎖住泡沫係一定的

買不起房的該點算?

昨天深圳房改去參考一下,遠一點雄安新區度娘一下。所以,我們這才恍然大悟,領導們講的“房子係用來住的,唔係用來炒的”,講的係這些新建的保障房、人才房和租賃房。之前的房子還係需要炒的,不然怎麼轉移債務。

保障房、人才房一般人享受不到,原因你懂的,這係典型的計劃福利,要享受的話得看含量夠不夠,否則申請也不容易。

我比較關心的係租賃房。按照領導以往的講話,產權和使用分離,我認為大概率會學習“新加坡+德國”的租房模式,怎麼講呢?

新加坡係國家建設租賃房提供給人使用,德國係私人房屋做租賃使用,中國的方案係“國家建一部分,私人提供一部分但係由大平台進行整合”。

那房租會漲價嗎?

在中國房子靠現在房租收益根本無法回本,如果樓市真嘅限賣,同時提高租房含金量租購同權的話,可以肯定的係房租一定會漲。

另外,國家一直試點的REITs,把未來幾十年的房租收益打包成證券發售,用來解決開發商和銀行債務問題,你講投資者會不會希望這個REITs收益率高一點呢?如何高一點,漲房租咯

買房的人要為國扛鼎,看來租房的人也逃不掉。

4

最後講講樓市泡沫的問題。

在沒有外部特別大壓力的前提下,按照既定的在房子限賣多年、租房觀念已經深入人心之後,特別係房地產稅接棒土地財政,伴隨着實業回歸和貨幣緊縮,房子的金融使命就走到盡頭了

那時候房子降價係一定的,期間肯定會伴隨啲資金鏈斷裂拋售的陣痛,但係都不影響大局,這就係國家制定的樓市“慢撒氣”的策略。這個時間點大概在哪?要看國家部署的速度,我諗最多不會超過十年。

但係外部情況會影響慢撒氣策略的執行,那就係美國貿易戰

美元剪刀、石油大棒,向內輸入通脹,朝外抽取資金,一旦我們系統承受不住,不管係應對通脹的加息,還係應對經濟下行的放水,都會讓樓市泡沫加速破裂。

對於樓市泡沫,你係想穩妥地“慢撒氣”呢,還係壯士斷腕快點破裂?

背黑鍋我來,送死你去,拼全力為眾生,犧牲也值得。

最後,回答文章最前面提出的問題,在國家導演的這場大戲中,群眾無疑係背了大鍋,槓桿加的太多的企業和炒房客去送了死,希望這些犧牲可以換來樓市泡沫“慢撒氣”,並最終反思這些年來的政策,回到“拼全力為眾生”的治國之路,這樣的犧牲才值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微信公眾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