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你會選擇要房子還係要娃

曾經看過一個街頭採訪,‌‌“如果離婚,你係要房子還係孩子?‌‌”

被採訪的男性,第一時間表示‌‌“肯定要房子‌‌”,剩下遲疑的那部分,在得知係深圳的房子後,立馬選擇了要房子。

他們對於選擇要房子的理由很一致,無非就係因為房子更值錢。

視頻中有位男士講:‌‌“房子係兩個人的共同財產,有我的一份,也有她的一份,當然選擇要房子。‌‌”

大佬?您的意思係,孩子係您老婆生的,所以生下來後都係屬於您老婆自己的?

還有一位男士講:‌‌“孩子還可以再生嘛,現在房價咁貴,孩子容易生,房子不容易買,你要生幾個孩子,才能買一套房子。‌‌”

嘖嘖嘖,孩子容易生?要生好幾個都買不上一套房?你老婆每闖一次鬼門關才能生下來一個孩子,請問,你老婆闖幾次鬼門關才能換來你的一套房,在你心中一條命能值幾多錢?

我突然想起在紀錄片《生門》中,記錄了這樣一個家庭。

李雙雙孕34周,妊娠高血壓,孩子有些宮內窘迫,由於當地優生優育科提出孩子可能有發育遲緩的擔憂,一家人來到醫院做引產。

她那‌‌“伶牙俐齒‌‌”的婆婆不停地提到‌‌“優生優育‌‌”的概念,她講優生優育就係像選種子一樣,要選出最好的種子來培養。

醫生詢問家屬的意見,她的丈夫滿臉不情願,堅決唔好這個孩子,口口聲聲擔心孩子會降低以後生活品質。

公公則一直在讓醫生保證,孩子生下來會不會有問題?

醫生一再同他們解釋,按照法律規定,超過28周係不可以引產,而且B超顯示孩子沒有畸形,根據經驗成活的幾率很大。

再三勸他們要嘗試一下,畢竟孩子也係一條生命,並且像李雙雙這種情況講懷二胎的身體比第一胎有可能會更差。

她家的每一個人都在計較和權衡,他們不停地表達着自己想要獲得最優質下一代的擔憂,自始至終,到底如何對待這個孩子,從來沒有邊個跟李雙雙溝通過。

她能做的就係橫在床上流淚,即使係這樣,還被焦躁不堪的老公呵斥:‌‌“哭有咩用‌‌”。

她哪有咩發聲的權利,她只係一隻行走的子宮。

在醫生的再三勸講下,他老公勉強同意剖腹娩下寶寶。

可在寶寶送到ICU後,他老公又開始猶豫,不停地同醫生錙銖必較救活一個早產兒的錢財付出。

醫生講:‌‌“你總要試一下,畢竟他也係一個生命,你要給你的孩子機會。當你一個人回想一生的時候,你如果沒儘力你係多難受啊。‌‌”

醫生在樓梯過道,耐心地反覆勸了他們好耐,替嗰個待救的孩子急得不行,看得人直想上去抽他們兩耳巴子,最後醫生講,你這搞得我都要求你了。

最終,他們勉強同意先交上一萬,先‌‌“常規治療‌‌”個幾天睇吓。

她的家人,既沒有想要這個孩子,又怕在道德的評判中落人口舌,於是就拖着,不停地給自己找託詞:‌‌“唔係我不救,係怕錢進去了,孩子還係沒了。‌‌”

正如李主任講的:‌‌“你們一家人都對這個孩子持不歡迎的態度。‌‌”

他家很缺錢嗎?他爹手上那亮閃閃的金戒指,簡直要亮瞎了眼。

你用命換來的孩子,在他嗰度,連1萬塊錢都唔抵!

02

在這個‌‌“如果離婚,你係要房子還係孩子‌‌”的視頻中,當採訪對象變成女性時,突然畫風急轉:‌‌“因為每一位女性都表示肯定係要孩子。‌‌”

她們講:

‌‌“孩子係人,他跟房子不能比,房子沒有了可以再買,但係孩子沒有了就沒有了;

自己生的孩子肯定自己要帶,房子再值錢,也沒有孩子重要;

孩子係無價的,孩子比房子重要多了,房子要來有咩用,孩子係生命的延續;

孩子係人,人係活的,而房子係死的。‌‌”

嗰啲講孩子還可以再生,要生幾個孩子,才能買一套房子的男性,真嘅建議你們去看這部叫做《生門》的紀錄片。

這部《生門》的紀錄片,記錄了武漢大學中南醫院產房外發生的嗰啲真實的故事。

有個叫夏錦菊的產婦,33歲,第三次剖腹產,中央型前置胎盤患者,胎盤不僅長在上次剖腹產的手術切口上,還植入子宮基層,穿過子宮基層,到膀胱裏面去了。

這係一種非常兇險的病症。為了保胎,她在床上躺了幾個月。

醫生講為了肚子里的寶寶,她的肚子叫傷痕纍纍。

手術進行得很順利,15秒鐘就娩出了寶寶,但係在寶寶被抱出來後,大出血,瞬間出血就達到了2000多毫升,血很快流到了地上,當醫生告知她需要切除子宮時,她懇請醫生再努力一下。

手術室里,女兒命懸一線,手術室外,父親焦急地來回踱步。

他無心去看剛生下來的孩子,只擔心自己躺在手術床上生死未卜的孩子。

手術進行到37分鐘時,夏錦菊心臟停止跳動;手術進行到1小時17分,夏錦菊心臟第二次停止跳動。

醫生講,如果心跳再停的話,她就沒了。

老父親用顫巍巍地雙手簽了病危通知書。手術進行3小時50分,夏錦菊暫時脫離生命危險,在ICU里住了11天。

她手術期間共失血1萬3千毫升,相當於全身的血液換了4次。她在鬼門關走咗兩趟,她的爸爸在手術室外揉斷肝腸、掩面大哭。

女兒在ICU里痛苦呻吟,爸爸只能疼惜地揉搓着女兒的手,心疼地蹭着女兒的額頭。

這個場景,讓我眼淚再也忍不住。

而作為最該陪在她身旁的老公,在最需要他的時候,卻一直未出現。她的親戚講,她的老公在廣州,生意很忙。

在看這部紀錄片的時候,我時時忍不住熱淚盈眶,紀錄片的鏡頭太過真實,真實到讓你不敢去面對真相的殘忍。

嗰啲因為懷孕而浮腫的女人,她們頭髮凌亂衣衫不整,她們因痛苦而面容扭曲,她們承受着分娩的痛苦和風險,在呢度,她們活的既不精緻,也不光鮮,甚至還充滿了卑微。

產房外的人生,悲喜交加,人性的善惡畢現。

產房的那道門既係生門,也係死門。

每一個孩子與媽媽都係生死之交,每一個人都能在《生門》裏面看到自己。

03

張娜拉演繹了一位獨自帶娃媽媽的日常,這個視頻讓無數的媽媽淚崩,雖然係韓語,卻沒有影響全世界媽媽們的感同身受。

孩子剛剛會走路,一歲到兩歲之間,恨不得每一刻都黏在媽媽身上。媽媽上廁所,孩子在外拍門大哭,媽媽沒辦法,只好抱着孩子一起上廁所;

好容易孩子睡了,自己能吃兩口飯,可還沒吃上,孩子醒了,只好自己一邊抱着孩子,一邊胡亂塞幾口;

抱孩子抱得太久,手腕肌肉拉傷,不得不給自己貼上膏藥;

帶着孩子出門,在路人異樣的目光中,尷尬地看着自己衣服和鞋上不知道咩時候弄上的污漬,一邊掩蓋自己的失落,一邊羨慕地看着街上來來往往穿着靚麗的路人;

每一個媽媽,最怕的莫過於孩子生病。

媽媽束手無策地抱着孩子,焦急地打着老公的電話,急得同孩子一起大哭,而此刻老公正跟一群朋友在外推杯換盞、談笑甚歡。

無奈之下,自己獨自將孩子送到醫院,慌亂中還穿錯了鞋。

夜深了,從醫院回家的孩子也睡了,而嗰個被叫做‌‌“爸爸‌‌”‌‌“老公‌‌”的人,卻一直沒出現。

望着鏡子里憔悴驚慌的自己,這位媽媽終於沒有忍住,嚎啕大哭。

這個社會給予了媽媽太多的要求。

孩子磕了,碰了,生病了,成績不好了,都係媽媽的錯。

全職在家帶娃的媽媽,被嫌棄不掙錢,與社會脫節,沒有自己,除了做飯,別的咩都不會;只要孩子有任何問題,都會被冠以:‌‌“你咩都不幹,連個娃都帶不好。‌‌”

職場媽媽又能好到哪裡去?在婆婆和孩子面前,她們永遠都係錯,不能時刻陪伴,不能接送上學,錯過孩子很多的第一次……

孩子講嘢晚,媽媽被埋怨,只顧返工,對孩子陪得少;孩子性格內向,媽媽被責怪,眼裡只有工作,沒有孩子;

甚至連孩子抵抗力差,也可以被歸咎於是媽媽返工時間太早,沒有全母乳餵養到八個月……

04

諾貝爾獎得主,英國知名作家William Golding曾講過這樣一段話:

‌‌“我覺得女人自稱和男人平等真係太傻了,因為一直以來,女人都遠比他們優秀。無論你給一個女人咩,你都會得到更好的回報。

如果你給她一顆精子,她會給你一個孩子;如果你給她一個房子,她會給你一個家;如果你給她一堆食材,她會給你一頓美餐;

如果你給她一個微笑,她會給你一整顆心,她會使你給她的東西放大和倍增。‌‌”

我們總在歌頌母愛的偉大,總愛講‌‌“女子本弱,為母則剛‌‌”,可係卻往往忽視了母親也係一個人,她也有她的脆弱和無助,有她的軟肋和恐懼。

媽媽唔係超人,所有的媽媽都值得被理解和尊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爸媽精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