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毛澤東病危突然交權 周恩來罕見失態 當場大小便失禁

當毛一度昏厥時,聞訊趕來的周氏心情緊張到了極點,以至當場大小便失禁,許久下不了車。直到毛澤東被搶救過來以後,周恩來才大大鬆了一口氣,但他知道還有一件事情必須馬上要做的,那就係趕緊表態推掉毛向他交權一事,呢度除了周確實認為他本人掌不了舵之外,恐怕更主要的還係在於他實在太了解毛嗜權如命的為人了,如果不立即對這件事作個斬釘截鐵的表態的話,今後恐怕就要大禍臨頭了。

周恩來與毛澤東等人在天安門

毛對病中交權的反悔

在林彪事件的重創下,毛澤東大病一場。自認為已經沉痾難起的毛曾向周恩來交權,隨後又對此感到後悔,急於安排後事的毛非常擔心自己活不過周,為此在大病初癒後就開始用心思,設法給周抹黑,並在周治病的問題上做手腳,有意延誤治療,把周往死路上推。

就在周恩來處處小心謹慎,盡量表現對毛澤東的忠心之際,一向相對穩定的毛、周關係突然橫生變故,亮起了紅燈。疑心極重的毛對周的猜忌日深,在政治上處心積慮地整治他。這不僅給周扭轉文革時局的努力帶來格外的紛擾,而且使他在政治上的日子越來越不好過。

事情係由毛澤東在參加陳毅追悼會後一度病危引起的。

毛澤東向周恩來交權的舉動究竟有幾多誠意,不得而知。不過可以肯定的係,以往毛在考慮他的接班人時從來就沒有把周算在內,開始係劉少奇,在劉下面,毛考慮的係林彪和鄧小平,一直在他們兩人之間搞平衡,先係在黨內不斷放風,讓鄧當總書記總攬全局,在反右運動中扮演要角。後來對鄧跟着劉少奇跑大為失望,表示黨內無論邊個當家,都離下開總理。對此,周恩來本人係有自知之明的,認為自己不具備帥才,只能作助手而不能掌舵,並多次在黨內表示過。為此,周一向在政治上守分,對毛恪守為臣之道,絕沒有任何越位非分之想。

這次毛澤東在病中突然交權,讓周恩來一點精神準備也沒有,深感責任重大,誠惶誠恐而難以從命。他本人一向認為中國革命不能沒有毛澤東,而眼下文革大亂剛過,國步艱難,正係解鈴還需系鈴人的時候,黨和國家更係離不開毛的領導。雖講毛無意從根本上改弦更張,但多年來為臣之道的心態,卻令周想都不敢想,更不用諭跗而代之了。

所以當毛澤東病重期間,周恩來的精神壓力比任何人都大,也更槽。因此後來當毛一度昏厥時,聞訊趕來的周氏心情緊張到了極點,以至當場大小便失禁,許久下不了車。直到毛澤東被搶救過來以後,周恩來才大大鬆了一口氣,但他知道還有一件事情必須馬上要做的,那就係趕緊表態推掉毛向他交權一事,呢度除了周確實認為他本人掌不了舵之外,恐怕更主要的還係在於他實在太了解毛嗜權如命的為人了,如果不立即對這件事作個斬釘截鐵的表態的話,今後恐怕就要大禍臨頭了。

實際上,江青已經為這件事在政治局會議上反咬了周恩來一口,責問為咩要逼毛澤東交權,弄得他有口難辯。為此,周在毛的病情轉危為安後,特別鄭重其事地讓負責警衛毛的張耀嗣帶話給毛,講:“等主席精神好啲時,請你向主席報告,我們還係在主席領導下工作。”

儘管周恩來行事如此小心謹慎,不敢有絲毫的疏忽大意,到頭來還係在劫難逃,遭到毛澤東越來越大的猜忌。本來,以毛喜歡獨攬大權的個性而言,係絕不會輕易讓權的,特別係在眼下被林彪事件弄得灰頭土臉,急於挽迴文革敗局之際。因此,毛這次在病中向周恩來交權,如果唔係因為確實感到大限已到,閻王爺在向他招手的話,那麼便係在有意虛晃一槍,在試探周的態度的同時,在政治上玩弄以退為進的把戲。

事實上,正係在這段纏綿病榻的日子裏,毛澤東為自己陷入的困境揾到了解救之道,那就係決計利用尼克松訪問中國大陸的機會,在外交上打一個大勝仗來掩蓋文革的破產。這正係毛本人後來回心轉意同意接受治療的原因所在。

尼克松訪問中國大陸後,毛澤東的病情大為好轉,身體逐漸康復。這當然係和醫護人員的精心治療有關,另一方面也係“心病還須心藥醫”的緣故——因為通過尼克松訪問中國大陸,一舉改變了中國以往在國際戰略格局中的不利地位,使毛盤算已久的“聯美整蘇”的構想如願以償,而且更重要的係在外交上打了一個大勝仗,迫使世界上頭號帝國主義國家美國登門求和,大大提高了中國的國際地位,可以藉此轉移國內的視線,為文革的敗局挽回了一點面子。這樣一來,毛澤東總算從林彪事件的重創上緩過一點勁來。

然而,毛澤東剛剛在政治上渡過難關,隨即就對他在病中向周恩來交權一事感到後悔。雖講周本人馬上就推掉了,但此舉畢竟在實際上承認了周作為自己接班人的地位。而且與林彪不同的係,周本人握有實權,掌控着黨,政、軍日常工作的運轉。在這種情況下,萬一周在政治上存有異心,將會比林彪更加難以對付。

平心而論,毛澤東很清楚周恩來的為人,不至於有咩非分之想,但經過林彪事件的重創後,原本就生性猜忌的毛變本加厲,處處疑神疑鬼,總係擔心別人懷有二心。這種心情,隨着毛髮現周在林彪事件後黨內外的威望大增而他自己一落千丈時,愈發強烈起來,成為毛的一大塊心病。

當然,毛澤東並不准備將周恩來一腳踢開,因為他畢竟一貫忠順,況且又剛剛幫他在政治上渡過難關。這樣做,未免讓人感到有過河拆橋之嫌,再講以後整個國家內政外交的工作還係要依靠他來做。因此,必須找出一個兩全的辦法:既要設法抹掉曾向周交權這件事,又要盡量做的不露痕迹,以免讓人認為他翻覆無常,出爾反爾。為此,毛澤東在大病初癒後就開始用心思,尋找機會,設法了結這塊心病。

這年五、六月間,中央召開了有各地黨、政、軍負責人參加的批林整風彙報會。毛澤東決定利用這個機會做文章,在黨內高層中當眾抹掉曾向周恩來交權這件事。為此,他以總結“黨內路線鬥爭的歷史教訓”為名,點名讓周在大會上現身講法,自揭歷史上曾幾次犯過路線錯誤的老底。

本來,會議的原定議程並沒有這個內容,況且周恩來本人又係粉碎林彪未遂政變的有功之臣,即便不能論功行賞,也實在不必再重算歷史老賬,讓他當眾難堪。但係,毛澤東為了達到在政治上給周臉上抹黑的目的,以堵死他在自己生前身後接班的可能,卻執意要這樣做,全然不顧周的臉面。

在會議中間,毛澤東單獨找周恩來談話,專門談了一通“黨內路線鬥爭的教訓”,拐彎抹角地示意周在大會上圍繞建國前黨內六次路線鬥爭的問題作一發言。江青隨後在政治局會議上乾脆把話挑明,指明要周聯繫個人實際,“多講點歷史事實”。

大概係連毛澤東自己都覺得這樣做有些過份,於是不得不軟硬椎施,對周恩來進行籠絡。他知道文革中一度鬧得滿城風雨的“伍豪啟事”問題一直係周的心病,便主動提議周在會議上也對此作一專題報告,澄清事實,以此來換取周恩來的合作。

周恩來係個聰明人,當然明白毛澤東突然讓他在黨內高層會議上重翻幾十年前陳年老賬的用心,係在“古為今用”。實際上,深知伴毛如伴虎的周在林彪事件後,就已經預感到今後他們毛的關係會變得更加微妙難處,因而有一種如臨深淵,如屨薄冰的心情。他很清楚,毛澤東從來沒有在政治上真正信任過他,想整他也唔係一朝一夕了。雖然幾十年下來總算大體上相安無事,但那係因為他長期以來只係黨內第三號人物的緣故,從來沒有在政治上對毛構成過真正的威脅。

然而,林彪事件後的情況就完全不同了,周恩來在無形之中成為黨內的第二號人物,取代了以往劉少奇、林彪的地位。對於眼下政治上的險境,周本人非常清楚。他太了解毛的為人了,劉、林二人分別曾係毛澤東長期以來政治上堅定的盟友,最後尚且遭致殺身之禍,更何況曾在歷史上幾次反過毛的他了。

正係由於這個原因,周恩來在林彪事件後,暗中為自己的處境提心弔膽,變得疑心很重,處處小心戒備,以至於竟鬧出在陪同埃塞俄比亞皇帝海爾·塞拉西一世前往上海訪問途中飛越長江時,不相信專機機長的解釋,懷疑自己所乘的飛機正在飛往海外的事情來。

在和毛澤東單獨談話後,周恩來知道他的預感已經成真,毛的猜忌日深,正在用心思來對付他,如果不趁“風”起於青萍之末之際,儘早打消毛的這個念頭,事情就會越鬧越大,到頭來非但個人在政治上的晚節難保,而且還勢必把整個國家拖入另一場政治動蕩之中。

應該講,前者係周恩來始終看得很重的問題,後者則係他有心避免的。在這種情況下,一向把“相忍為黨”、“顧全大局”作為信條的周氏決定按照毛澤東的意思,在中央批林整風彙報會上作一發言,重點放在個人歷史上所把嚴重路線錯誤的自我批判上,隨後並在政治局會議上宣布了這件事。

然而,重翻幾十年前的陳年老賬並唔係一件容易的事,尤其係對周恩來這樣一個早已年過古稀的人來講,更係對身心的一大折磨。況且在此之前,他剛剛被確診為膀胱癌,急需做進一步的檢查和治療。不過,為了打消毛澤東對他的疑忌,周還係把手頭上所有的事情都放在一邊,專心準備人會上的發言。

開始,周恩來只寫了一個提綱大要,但係江青不依不饒,一定要他清理思想,具體“聯繫實際”,為此,周把自己關在辦公室里,翻箱倒櫃,查找資料,整整花了十天的時間,準備發言稿,再一次對當年的歷史老賬上綱上線,進行自我批判。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晚年周恩來》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