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造反派

紅衛兵內部博弈分裂成四大門派(圖)
2024-06-07

很少有哪個造反派組織沒有參與過打、砸、搶活動,雖然打砸搶不是造反派的發明,而是從土改時的「貧農團」,三反、五反時的「打彪隊」直到1966年「紅八月」製造「紅色恐怖」的早期紅衛兵之類歷次政治運動積極分子那兒一脈相承傳下來的,但卻被造反派毫不含糊地學到了,用上了。造反派兩大派之間的意見分歧很容易就發展為暴力衝突,甚至升級為真槍實彈的「全面內戰」。

臨終的致歉(圖)
2024-05-23

那天我提着竹籃子到鄉糧管所找我父親拿鑰匙,臉上長滿肉刺的老田看到我竹籃子底上墊有一張印有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的語錄,就說我是小反革命。我頂他一句,他便拉着我去公社,邊走邊說:你把最高指示墊在籃子底下,你可知道犯的是啥罪?我說:犯啥罪啦?竹籃子沒有底了,我去地里...

文革「造反派」領袖三度逃港歷程(圖)
2024-05-09

一年前,筆者拜訪肝癌纏身的劉憲平,聆聽他述說生命故事,這位目光炯炯的長者,憑着堅強的意志抗癌逾10年,並為美東樹立「逃港罹難知青紀念碑」出錢出力。他相信,為逃港死難者豎立紀念碑,是對一個時代的見證。他自己就是親歷者,經過三次驚險偷渡,才與太太陳華美一同來到彼岸的香港,從而有機會記錄下自己和身邊人經歷的一切。

恐怖至極!儲安平究竟是怎麼死的?(圖)
2024-05-04

據孫毅斌女士對雷逸湘先生說,「文革」爆發後,儲安平遭受紅衛兵和造反派的反覆抄家毒打,四妹憂心如焚,整天提心弔膽,害怕儲安平遭受不測。有次,她鼓着勇氣冒險探看儲安平,看到儲安平被一夥不明身份和單位的紅衛兵和造反派殘酷毒打,奄奄一息,架拖而去,從此就沒有回來。 次日,四妹再到儲安平住處探看,已是人去屋空,一片狼藉,從此儲安平被宣佈「失蹤」,接着「蹈海自殺」、「深山出家」的傳言便紛紛揚揚,真相難辨了。

王友群:56年前毛澤東為何緊急飛離武漢?(圖)
2023-12-24

當年,毛、周等將武漢7.20事件定性「反革命事件」,是謊言;文革結束後,中共中央將武漢7.20事件嫁禍到「林彪、四人幫」頭上,同樣是謊言。 這一事件發生的根本原因是:它是由毛的錯誤決策引起的,即毛認定,武漢軍區犯了嚴重的方向路線錯誤,武漢最大的群眾組織「百萬雄師」是保守派組織。 武漢7.20事件,實際上,是文革中由軍隊將領支持的第一次群眾性大規模反對文革的事件。

一個死而不悔的造反派
2023-12-01

2008年的10月11日,靠造反起家,在文革中紅極一時,成為毛主席、周總理都知道的江蘇造反派領袖,文革中原江蘇省革委會常委,原文革造反派——南京大學八二七革命串聯會的一把手曾邦元死了。曾邦元是因為一個小小的腸息肉手術,2008年於9月19日住進南京鼓樓醫院...

一段不願回憶的經歷(圖)
2023-11-25

時間:2013年10月21日地點:北京金源大酒店學院路連鎖店受訪人:郭青苔(鄭州大學退休教授)主訪人:張從方式:筆記(事後經受訪人審閱並補充)我出生於1940年11月,今年已經73歲了。1961年到1968年在北大技術物理系學習。提起大學生活,我有一段不願意回憶的經歷,今天說出來...

這個戴鴨舌帽的洋人,曾經也是狂熱的造反派
2023-11-25

李敦白這個美國人,歸化中國後,取了一個很動聽的名字叫李敦白。但這人其實既非李白,也不敦厚,實際卻是左得可愛。1945年9月中旬,日本戰敗投降後不久,李敦白作為一名受過專門中文培訓的美國陸軍士兵,經駝峰航線飛抵中國昆明。他的身份是美軍軍法處賠償損失部專員,負責調查美軍在當地的違法行...

程鐵軍:狗日的檔案(「造反派記憶」節選之一)(圖)
2023-09-06

重要區別是,病歷對病人公開,而人事檔案,則常對本人保密。由於缺乏統一標準(更沒有「檔案法」的嚴格界定),有些材料給本人看過,有些不給看,甚至本人毫不知情,也許只是個別領導人隨意好惡的結果。但是,一旦蓋上公章,成為文字鑑定,就會跟隨該人一輩子。人調往新單位,它就會郵寄到新單位的人事部門,成為該人的永久性「標籤」,對個人命運,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當

文革史應濃墨記載的一個名字:朱成昭(圖)
2023-08-18

人們一般都知道文化大革命中北京造反派紅衛兵有五大領袖:北大的聶元梓、清華的蒯大富、北航的韓愛晶、北師大的譚厚蘭、地院的王大賓。許多人不知道或忘記了朱成昭這個名字。但老五屆的文革親歷者們都還記得他。朱成昭,他是地院東方紅公社初創時期的第一把手;是首都三司的第一把手;是北京大專院校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