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信仰 > 正文

迫害中痛失至親 大連單親媽媽再被非法綁架

大連是迫害法輪功學員非常嚴重的城市,一個又一個法輪功學員家庭被迫害得家破人亡。上個月,失去三位至親的單親媽媽孫彩燕女士再遭非法綁架,友人呼籲外界關注營救。

大連法輪功學員孫彩艷女士5月份被綁架。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她的家庭被摧毀,家破人亡。(新唐人

明慧網消息,5月12日晚,大連沙河口區南沙派出所在街上綁架了法輪功學員孫彩燕女士,並把她非法關入看守所。當天有警察在她家蹲坑。

5月13日,南沙派出所警察讓孫彩燕未成年的兒子打開家門的密碼鎖,進行第二次抄家,將保險柜等物品抄走,但沒有給出抄家物品清單。

5月27日,孫彩燕的兒子放學後去南沙派出所詢問警察把他媽媽送去了哪裏,並要求拿回被抄走的身份證和戶口本,但卻被告知要去沙河口區分局拿。

記者致電南沙派出所詢問情況,值班警察一開始說不認識孫彩燕,經同事提醒「帶小孩的那個」後表示,確實有這麼回事,已經履行程序告知直系親屬了,拒絕透露案情。記者致電河口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對方稱,「你去問南沙派出所,誰辦案誰負責」,遂掛斷電話。

孫彩燕此前曾被非法判刑三年三個月,2018年出獄後,多次遭到大連市沙河口區公安分局南沙派出所警察以及南沙街道、後山社區等人員的電話騷擾、上門騷擾。

在中共對法輪功持續二十多年的迫害中,孫彩燕一家人屢遭迫害。她的母親王玉和(83歲)被非法判刑三年,現仍被關押在遼寧女子監獄,已半身不遂,家人申請保外就醫被拒。王玉和還被停發退休金。

孫彩燕的丈夫郭琪曾被非法勞教三年,飽受酷刑、騷擾,於2021年6月離世,年僅51歲。

2014年7月,郭琪的父親目睹警察野蠻抄家,孝順的兒媳孫彩燕被綁架,精神受到重創,一下子臥床不起,二年後不幸離世。孫彩燕的父親長期受到極大的精神壓力,身體每況愈下,於2019年去世。

中共迫害摧毀了一個美好的家庭

現旅居海外的法輪功學員楊春華女士告訴大紀元記者,她在明慧網上看到孫彩燕被抓的消息,至今已經一個月了。這個家庭被中共摧毀了,她公公和爸爸、丈夫都離世了,她有一個80多歲的婆婆要奉養,下面還有兩個孩子要教育。她是家裏唯一的頂樑柱。

楊春華來自大連,和孫彩燕一家非常熟。她介紹,孫彩燕從小體弱多病,小時候就得了肺炎,發病時上樓回家都要歇好幾次,吃了各種藥,打了大劑量的針也不好使。1996年經同學介紹喜得大法,肺炎也再沒犯過,人也變得開朗了。

楊春華表示,彩燕原本是其樂融融的大家庭,她和郭琪是在學法小組認識的。「當時我們都是在大連沙河口區星海廣場附近朱大哥(朱本富,已被迫害致死)的學法小組,他們經過朱大哥介紹在一起的。」

當時郭琪是做保安工作的,一米八幾,英俊瀟灑。彩燕是一個高端品牌的銷售。「兩個人都是特別好的人,郭琪很厚道,特別願意幫助人,彩燕很真誠善良,挺溫柔的一個女性。」

楊春華說,兩人交往了一段時間,2000年初就訂婚了。這時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開始了,兩人都被當地的街道、片警甚至家庭的嚴厲看管,不許他們上北京

「他們為了擺脫這種控制,就想了一個方法,說註冊結婚。沒有什麼花前月下、耳鬢廝磨,兩個人的蜜月旅行就直接奔赴北京上訪去了。上午登記,下午就買票去北京了。兩個人後來都被綁架回大連,郭琪絕食一個星期才被放回,彩燕被送到大連戒毒所關了很長時間。」

孫彩燕年輕時的照片。(受訪者提供)

「他們註冊結婚有穩定住所後,曾邀請學法小組包括朱大哥、朱大嫂、她姐姐等同修去她家吃了一頓飯,就算婚禮了。」

「那時候經常在她家學法,郭琪做飯非常好吃。郭爸爸跟我們一起學法煉功,嚴重的帕金森都在好轉。郭爸爸和彩燕的爸爸都是因為在兒子兒媳多次遭迫害,屢次抄家這些動盪當中,加重了病情離世的。」

孫彩燕現被關押在姚家看守所。楊春華也曾因在戶外公開煉功、上訪,被非法關押在此,在看守所她因堅持煉功而被罰站、剝奪睡眠、戴手銬、打背拷、野蠻灌食,後被移送至臭名昭著的馬三家教養所。

她回憶跟孫彩燕一起被抓被關的經歷時說,「1999年9月9日,我們互相傳紙條約好晚上9點全所的大大弟子一起集體練功開創環境,我們兩個就都因為在裏面煉功要求修煉環境挨打,一起被關到小號裏面。」

楊春華說,有一次,她做資料點被抓到派出所,審問兩天兩夜也不放她和另一同修。夜裏一個警察睡着了,呼嚕打得可響了,另外一個警察半夜就走了,她們從二樓半的窗戶跳下來,又翻過後院的大鐵門。那是冬天最冷的時候,鐵門把手心的皮給粘掉了。

「後來去到彩燕家的時候,兩個手心全沒皮,血肉模糊的,起黃色的大水泡,晚上手心疼得睡不了覺,彩燕就起來陪我打坐。後來兩個手心的皮全都是重新長出來的。」

楊春華2011年出國前還去看過彩燕,那時候彩燕的小兒子才兩三歲。彩燕的老大是女孩,出生的時候郭琪還在教養院裏,彩燕因為即將臨盆逃過一起被抓捕,一個人在外面生下孩子,那是2001年3月。

教養院裏,警察為了讓郭琪放棄「真、善、忍」信仰,對他實施各種酷刑迫害——扒光衣服用狼牙棒打、多根電棍電擊敏感處、強行野蠻灌食等。惡劣的環境令郭琪渾身長滿疥瘡,同時,他被迫害至全身浮腫,排不出尿,呼吸困難,後診斷為急性腎小球腎炎。

2021年6月15日,歷經長期迫害的郭琪的身心承受到了極限,所有臟器衰竭,膿重,血中毒,休克,到醫院搶救無效,不幸離世。

楊春華說,孫采燕再被迫害,這個家就太悲慘了。「孫采燕的媽媽被送到大北女子監獄,就是遼寧省女子監獄。這個老人都已經八十多了,而且沒有違法,她只是有信仰。中國法律規定八十歲以後也不能再判刑了,他們對法輪功是不講任何法律的。」

中國人權律師吳紹平也向大紀元表示,中共對於法輪功群體的迫害慘絕人寰。根據中國《刑法》,「已滿75周歲的人,故意犯罪的,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過失犯罪的,應當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吳紹平進一步解釋,「對於一般刑事案件,不涉及八大類重大刑事犯罪(故意殺人、故意傷害致人重傷或者死亡、強姦、搶劫、販賣毒品、放火、爆炸、投毒等)的,通常情況下對年滿75周歲的老年人犯罪不判實刑,一般適用緩刑的多。」他說,法輪功案不屬於八大類犯罪。

大陸法輪功學員面臨生死迫害

楊春華表示,大連是一個迫害法輪功非常嚴重的城市。大連有20萬大法弟子,也成為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在遼寧是被迫害最嚴重的一個城市。這次孫彩燕被抓,可能是因為在中國大陸有一些與法輪功有關的敏感日期,「每年一到什麼425,513,我們家裏都是要被騷擾的,街道或者片警經常去」。

大陸法輪功學員隨時面臨生死迫害,楊春華的姐姐楊春玲也被迫害致死。

2005年9月5日,遼寧省遼陽縣有線電視成功插播《九評共產黨》之五「評江澤民與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時間一個多小時。而插播的大法弟子被抓捕、酷刑折磨,並遭誣判重刑七至十一年。參與此次插播的法輪功學員張偉、楊春玲(楊春華姐姐)、朱本富、孫敬美(朱本富太太)後來被迫害致死。

楊春華說,「當時給姐姐和姐夫的判決書上寫着,『全國三起重大插播,東北第一起插播《九評》,性質嚴重』,是北京國安總部的人下到大連蹲點抓的,那些人老野蠻了。中央下令殺無赦,抓住之後往死打。

「我姐被抓的時候拒捕(不配合),警察掄起來一個鐵棒子砸斷了她的胳膊,嚴重骨折。後來(她被)送到大北女子監獄,就是遼寧省女子監獄,第一天晚上,胳膊又被打斷了,從原斷裂處又造成骨折,腿被打瘸了。爸爸第二天去接見的時候,都是包夾(殺人犯老太太)用輪椅推出來的。」

「四個重刑犯,騎在身上輪流打她。把她的嘴用膠帶給封住,不讓她往出沖喊『大法好!打人了!』」

楊春玲經過七年冤獄,被迫害出乳癌(犯人暴力毆打、擰掐她的乳房,導致乳房流膿、流血等症狀),出獄的時候她已是絕症晚期,骨瘦如柴,神智不清,於2014年4月離開人世。「爸爸參加完姐姐的葬禮,上了一股火回去就住院了,2015年去世。」

楊春玲和丈夫楊本亮的結婚照片(明慧網)

「朱本富大哥在(監獄)裏面也遭了挺多罪,承受酷刑和折磨。他原來身體特別棒,曾經是部隊的軍人,出獄之後很快就離世了,2019年離世的時候才60歲。他在遼寧省稅務專科學校做司機,沒迫害法輪功之前,年年都是學校的先進工作者。他的妻子孫敬美,在遭受了兩年勞教、七年冤刑的迫害後含冤離世,年僅61歲。」

朱本富遺照(明慧網)

2011年,楊春華在同修的幫助下,逃到東南亞。她們家的案例被報給了美國國會,2016年,楊春華在美國議員呼籲下被營救到美國。

楊春華表示,希望中共當局能儘快停止對這些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儘快釋放那些關押在看守所、監獄的學員。希望國際上的正義力量關注在中國這場長達25年的迫害。

「希望國際上那些正義人士,比如說國會議員,關注人權迫害、信仰迫害的部門能夠幫助呼籲,保護和營救那些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因為他們現在在中國大陸,每時每刻還面臨着這種生死迫害,希望能夠幫助他們。」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圓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612/2066388.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