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他雙眼球被踢出 警察向他連開九槍 江鬼「殺無赦」令慘禍連連

—遭槍擊 冤獄十多年 法輪功學員姜洪祿離世

黑龍江密山市66歲的法輪功學員姜洪祿於2024年1月27日含冤離世。他曾經歷被槍擊、雙眼球被踢出等酷刑折磨,並遭當局重判,家破人亡。

2024年1月27日,黑龍江密山市法輪功學員姜洪祿在經歷了種種迫害後含冤離世。(明慧網)

黑龍江密山市66歲的法輪功學員姜洪祿於2024年1月27日含冤離世。他曾經歷被槍擊、雙眼球被踢出等酷刑折磨,並遭當局重判,家破人亡。

姜洪祿,黑龍江省密山市公路管理站太平公路養路段職工,家住密山市太平鄉。1989年他4歲的兒子得了過敏性支氣管哮喘,醫治10年無果,花費4萬多元。1998年10月,他兒子修煉法輪功後疾病痊癒,全家人萬分感激,姜洪祿和妻子袁淑芝也因此走入了法輪功修煉。

法輪功是佛家上乘的修煉法門,教導人們按照「真、善、忍」原則做好人,祛病健身有奇效,廣大修煉者身心受益。1999年7月20日,中共黨魁江澤民對之發動了延續至今的史無前例的迫害。

迫害發生後,7月22日,姜洪祿和妻子、兒子一同坐火車到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警察抓捕,後被押回密山,關進派出所的小號。同年10月,十幾個警察闖入他們家非法抄家,將夫妻倆劫持到看守所。一個月後,兩人被勒索了1.2萬元人民幣,才回到家。

姜洪祿不服,到有關部門反映勒索之事,有關人員告訴他:「這是上邊的意思,你要不服,就上北京告去。」

遭槍擊 兩眼珠子被踢出來

2002年2月12日大年初一,姜洪祿上街講法輪功真相,寫「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標語。當他走在密山東安大街上時,被公安局政保科孟慶啟、杜永山等人開車追上毒打。姜洪祿的頭上、臉上鮮血直流,他掙扎着爬起來跑走。孟慶啟等人打累了,追不上,孟就掏出手槍,向他開了九槍,擊中了他左腿膝蓋骨下方6厘米處(經醫院檢查腿骨被震開兩寸長的裂紋)。

姜洪祿倒下,孟慶啟等人追上來後,掄起衝鋒鎗托、手槍柄、警棍,對他一陣暴打。孟慶啟猛踢他的頭部,把他的兩個眼珠子踢了出去,他的頭部被打開兩寸長的口子(之後被縫了5針),他的頭、臉嚴重變形。

姜洪祿昏死過去,流了許多血。警察用車把他拉到密山市雙勝鄉派出所,把他扔到樓下的水泥地上。當時車上,水泥地上都是他流的血。

警察怕他死在那裏,將他拉到醫院,把他雙手銬在床上,讓醫生把他的兩個眼珠按進眼窩裏,也不給他治療,用被子把他的頭蒙上,連同床墊子把他拉回看守所,不讓其家人探視。

死裏逃生的姜洪祿每次被非法審訊時,獄警都用皮管子抽打他,往他鼻子裏灌芥末油。9個月後他的身體還顫抖不已。

中共用酷刑對法輪功學員施暴,姜洪祿的遭遇並非個案。

2002年3月5日,長春法輪功學員電視插播真相後,江澤民下令「殺無赦」,五千多名法輪功學員被抓捕。二十多輛警察追到主要插播者劉成軍的親戚家,把他當時藏身的窩棚縱火點燃。劉成軍受傷後跑出來,警察對他一頓暴打。一個警察大喊:「開槍,朝頭上打,打死了不要緊!」另一警察拔槍朝劉腿上連開了兩槍,將他腿打殘。

2003年9月24日,吉林榆樹市32歲的法輪功李淑花被警察綁架後遭酷刑逼供。警察用膠袋套住她的頭,用大針扎其手指尖和身上,痛得她慘叫。見她仍不開口,警察對準她的眼睛猛擊,將眼珠打出來,她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上級」經過研究決定對她滅口。她被死刑犯用黑膠袋套頭窒息而死,身後留下兩個年幼的孩子。

政法委書記操控 遭重刑枉判

密山公安局為構陷姜洪祿,一直逼他承認被槍擊過程中「襲警」,被他嚴詞拒絕。警察對他嚴刑毒打,把他打昏死過去。

2002年10月23日,姜洪祿等8名法輪功學員被法院非法庭審。姜洪祿當庭陳述事實經過,法官阻止他,並威逼他承認有「襲警」行為。他嚴厲拒絕,一個警察當場把他毒打一頓。當時台上的法官、在場的密山市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李連春及眾多的公檢法司人員無一人制止。

法庭上的其他7名法輪功學員一起制止警察行惡。李連春大叫:「你們要造反哪?!重判!重判!」姜洪祿被枉判14年。他上訴到雞西中級法院,中院駁回上訴,維持冤判。

政法委書記操縱審判,下令判刑,中院維持原判,這是中共法庭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的慣用模式。

曾有多位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大陸維權律師大紀元表示,對法輪功學員的判決是由政法委、「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決定的,中院只會維持一審原判。

旅美的前大陸維權律師吳紹平曾對大紀元說,「一審法院的判決實質上就是二審法院做出的決定。一審法院在審理案件過程當中,他們實際上是沒有審判權的,在庭審中只是走個過場。

他曾在寧夏銀川法院代理過法輪功學員的案件,當事人一審被判決後,上訴到二審。他作為辯護律師閱卷時發現,一審法院在審理期間就向二審法院(中級法院)請示匯報,二審法院指示案子怎麼判。

此外,中共栽贓陷害法輪功學員,所謂「襲警」就是常用的一個手段。2002年長春插播者劉成軍的腿被警察開槍打斷後,被立即戴上手銬腳鐐,拉上車押走,中途車翻了。長春市的喉舌報紙卻造謠說,劉成軍「襲警」導致車翻。當年劉成軍被非法判刑19年,於2003年12月被迫害致死。

山東濰北監獄教育科預警孫繼生對法輪功學員的家屬說:「哼!不轉化就辦他,電他!只要他敢稍微反抗,我們就弄死他,再給他扣個『襲警』的罪名。」

獄中遭轉化迫害 酷刑折磨

遭誣判後,姜洪祿被送到雞西哈達監獄集訓隊迫害。因他身體顫抖,不能幹活,兩個月後獄警把他關進牡丹江監獄集訓隊,他被幾個包夾(犯人)看管。

2004年過年前一個月,監獄大隊長找姜洪祿談話,說上邊要求「轉化」(被逼迫放棄修煉)法輪功學員,讓姜洪祿寫「四書」(放棄修煉的所謂「決裂書」、「悔過書」、「保證書」、「揭批書」)。姜拒絕「轉化」,說:「法輪功是讓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是能達到強身健體的好功法。對社會,對每個人都有好處。」並告訴對方他全家人修煉受益的事實。

一次,獄警挨個問幾個法輪功學員還煉不煉法輪功,並讓他們寫不修煉的保證書。姜洪祿拒絕寫,獄警指使3個犯人對他拳打腳踢,打得他嘔吐,然後把他關進小號,戴上38斤重的鐵鐐子和手銬。他被折磨了15天,過年前一周被放出來,年後又被關了半個月。

2005年1月20日,姜洪祿被關進禁閉室,三、四平方米的小屋,地中間有一個鐵環。人被銬上手銬、腳鐐,然後再扣在鐵環上定位,無法動彈,只能彎腰坐着。他被關了5天,骨瘦如柴,語言不清,手臂顫抖,大腦反應遲鈍,被確診為多發性腦梗塞。

2009年10月,監獄再次對法輪功學員實施「轉化」迫害,要求各監區達到75%「轉化率」。姜洪祿不配合,獄警安排犯人24小時搖晃他的床,不讓他睡覺。

2010年5月1日,姜洪祿向監獄提出「保外就醫」,警察逼他寫「四書」,說他寫了,一個月後就可以出獄。一個犯人告訴姜洪祿,如果他寫了,監獄長、教導員、大隊長等,每人可以得到至少1萬元的獎金。

在妻子和朋友們的力爭下,姜洪祿於2010年8月10日以「保外就醫」回到家中。

據「追查國際」的調查報告,中共1999年7月20日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在8月份就出台了相關的「轉化」政策。8月24日,新華社發表了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的通知,明確要求「進一步做好絕大多數『法輪功』練習者教育轉化和解脫工作」。從此,「轉化」成為中共鎮壓法輪功的目標,是中共自上而下層層機構迫害法輪功的任務。

「轉化」在美國國會和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的「2008年年度報告」中被定義為:「一個對意識形態重新設置的過程,對法輪功修煉者進行各種身體和心理上的脅迫,直到他們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為止。」

家破人亡 含冤離世

2013年9月初,密山市太平鄉管司法部門人員來找姜洪祿,讓他去體檢,說不去體檢,他就要被收監。密山市太平鄉副鄉長拿來保證書讓姜洪祿的妻子袁淑芝簽字,被她拒絕。

2015年9月23日,姜洪祿被密山公安局非法拘留20天;10月13日,被牡丹江監獄非法收監,於2016年2月11日冤獄期滿回家。

袁淑芝長期遭受精神和心理上的巨大打擊,患上了糖尿病,病情越來越嚴重,後來做了雙腿切除手術,於2018年痛苦離世。

姜洪祿和袁淑芝的兒子因父母遭受迫害,承受精神上的巨大打擊,不見人,不說話,長期一個人待在屋裏。曾經是一個幸福的三口之家,現已家破人亡。

在2022年10月中共召開「二十大」前夕,密山市中共政法委怕法輪功學員出去講真相,操控各派出所警察,按照前些年編制的法輪功學員名冊, 到法輪功學員家騷擾、照像。

同年10月上旬,黑龍江省密山市太平鄉派出所警察要找袁淑芝,找不到就往她親朋家打電話,親朋說,袁淑芝2018年就離世了。他們要找姜洪祿,親朋說,他已癱瘓,住在老年公寓裏。

長期遭受迫害的姜洪祿留下後遺症,不能吃飯,靠鼻飼維生,說話不清,人瘦成皮包骨頭,於2024年1月27日在養老院離世。

至今被明慧網證實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有5,069人,實際被迫害致死的人數遠高於此。姜洪祿及其家人的遭遇是千千萬萬遭受中共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一個縮影。

(資料源於明慧網)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603/20624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