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網聞 > 正文

三年後,我降價95萬賣掉了房子

樓市上也能見天地見眾生見滄海桑田,三年後,我把這房子賣給這對情侶,便宜了95萬。借港劇的台詞就是,這三年發生了很多事。跌落的不只是房子價格,還有人們對房子的信仰。

歷時一年之久,我終於賣掉我位於南方某省會的房子。交稅前我跟買家說,你們現在還可以反悔,我們不扣定金。那對情侶對視了一下,笑了。

我也笑了,想起三年前被我放了鴿子的准買家,這一年來,我常常覺得最該謝我的就是她,畢竟咱對她有個不賣之恩。

但那時候她非常失落,我像個渣男一樣口乾舌燥地道歉,辯稱並沒有出價更高的買家,只是不想賣了。假如有天改了主意,我一定會賣給她。

掛了電話我一陣懊悔,以後的事誰能說得准?非親非故,我幹嘛要這麼信誓旦旦的。

渣男迫於無奈說自己不婚也是這副德性吧。

樓市上也能見天地見眾生見滄海桑田,三年後,我把這房子賣給這對情侶,便宜了95萬。借港劇的台詞就是,這三年發生了很多事。跌落的不只是房子價格,還有人們對房子的信仰。

「要真賣虧了你得負全責哦。」

第一次動念賣房是在2021年,辦公室里同事討論房價,七嘴八舌都說最近樓市特別火。我有一套房齡十多年的老破大閒置着,一直想加點錢換個好點的養老房,聽大家這麼一說,心裏就有點急慌慌的,再漲的話我的置換成本也要增加。

跑到門口中介那登記,小哥問我掛多少,半年前鄰居賣了260萬,我這房子裝修好些,現在市場也更好些,我說掛280萬。小哥默想片刻,說,掛320萬吧,有還價空間。

平台猶如現代烽火台,剛登記完我的手機就開始響,有中介想自己先來看看的,也有說帶客戶一起來的。半小時前我還擔心無人問津,忽然就一家有女百家求了。

我家房子雖老舊,還算整潔溫馨,裝修風格是不容易過時的簡約風,買家似乎都挺滿意,有人當場就拉着我要談價錢,清一色全款。這繁華景象讓我開心的同時,也生出小小的不安,樓市到底發生了什麼?我是不是也要作為買家感受一下。

三年後,我降價95萬賣掉了房子

©視覺中國

這一感受不當緊,我發現,當下,買個房子太難了。

工作日,陰雨天,幾個樓盤售樓處門口居然像大牌店一樣限流了,出來一批才能進去一批。

置業顧問的職責好像不是賣房而是逐客,高冷地聲稱已開樓棟皆售罄。剩下樓棟啥時開呢?全部回答「不知道」。實在點的乾脆告訴我,能買到他們家的房子的「非富即貴」,我聽出了他的言外之意。

新房高攀不上,就去看二手房吧。

我打開幾個賣房App,赫然面對一個新世界。我心儀的兩個小區,印象中經常有十幾套幾十套房源掛着,現在只有三四套,要麼樓層不好,要麼戶型奇葩。

別看我看不上,我還買不起,價格比印象中漲了三分之一。終於找到一個差強人意的,約了中介去看,客餐廳只有一扇高高的小窗,光影昏沉如王家衛的電影,讓我提前看見我的淒涼晚景。

中介小哥諄諄教導:「姐,你才多大,就想着養老了。這房子有學區加持,漲幅能跑贏市場上百分之九十五的房子,過個十幾二十年,你賣掉去買個郊區大別墅豈不好?」

規劃得很好,但總不可能一直這麼擊鼓傳花下去吧?砸誰手裏還真說不定。

我說回去想想。下午我還沒想出個所以然,中介小哥打來電話,以為他催回復,他卻莫名歡快地告訴我,那個房子已經賣掉啦!

又不是他賣的,不知道他高興個什麼勁,可能有時候證明自己正確,比賺到錢都開心吧。

我開始遲疑我的房子還賣不賣,賣了我有可能買不着。這樣說可能有點欠揍,但我確實不太敢想像把一大筆錢拿在手裏。

普通的儲蓄利率跑不過通脹,高利率的理財都聲稱不保本。炒股更是超出我智商範圍,我有朋友是資深網民,還在報紙上開專欄指導別人炒股,但她告訴我,她給孩子的第一條忠告就是,永遠不要碰股市。

還是有個房子在那心裏踏實,可住可租,要用錢時賣掉就是,還有增值預期——起碼在本地,這麼多年,我沒見房子真跌過。

中介小哥不肯幫我下架,建議我把房價再掛高一點。我一狠心,漲到360萬,想着這個價錢總可以勸退了。當晚就有人給我打電話,說是鄰居,想給爸媽在這小區買個房,問我350萬能不能賣,全款。

這價錢再不賣天理難容,我還價到355萬。對方說要和家裏人商量一下,沒多久就說可以,還發來一份她草擬好的合同。

她的爽快讓我害怕,我那習慣於凡事斟酌的老公再三問我,你確定真的要賣嗎?照這上面說的,反悔可是要付百分之二十違約金的。

沒有人經得住被這樣問,它的潛台詞是:「要真賣虧了你得負全責哦。」

這時又有中介打來電話,說是有個阿姨看了我家房子後特別喜歡。阿姨兒子在這個小區,她去年把老城區的學區房賣了,跟兒子媳婦住着,一直在找房子。看了我的房子急得不得了,一定要跟我見面談。

那個阿姨看房時就給我留下深刻印象,八十高齡仍稱得上雪膚花貌,說話時會看着你的眼睛,無端有一種哀懇的表情。但正因如此,我更加踟躕了,如果我貿然把房子賣掉,那我豈不是下一個她?

如果現在的我能對當時的自己說一句話,我會說:「我勸你善良」。但是以今天的情形看,是不是不賣給她更善良一點?

回絕掉已經談得差不多的那位買家更加艱難一些,畢竟給人家一場空歡喜。我語無倫次,結結巴巴,在電話這邊腦門上出汗。對方倒沒怎麼指責我,而是呈現出一種疲憊的悲傷,似乎這結局在她意料之中,她不想再爭取什麼,問我是不是有人出了更高價,大概想求個真相。

我說,沒有,就是不想賣了。我心懷愧疚地掛了電話。

處境真的很決定認知

我打算先買後賣。2021年底出了新政策,限購限貸,新房都得搖號。市場冷了許多,但位置稍好點的房子依然搶手,我參加了幾次新房搖號,顆粒無收。二手房價進入平台期,相當穩定。我想要不將來就回老房子裏養老,那麼漂亮的阿姨都能在那養老,以我之平平無奇,要求不要太高了。

直到2023年初,這種平穩的心態被打破了。沒有發生驚天動地的大事,但這一年從年初就給我一種奇怪的感覺,看似如常,但總有哪裏不對,我比過去焦慮得多。

首先是花大錢的幾件事突然變得迫在眉睫。孩子即將面臨高考,成績飄忽不定,就算運氣不錯,上個一本乃至211,聽說本科生工作也不太好找。年輕人都去卷考研,比高考輕鬆不到哪裏去,人生苦短,這麼年復一年地煎熬太不划算。

國外的碩士相對好申請一點,但這幾年國外學費飛漲,加上匯率變化,和我原本的預算之間就有了不小的缺口。

三年後,我降價95萬賣掉了房子

©視覺中國

再有,這兩年我父母身體都不太好,住院吃藥加上請護工,是不小的一筆開支,而且是長期開支,不能不準備好。

本來我也知道會有這些花銷,只是覺得早着呢,以後都能掙到。疫情結束後,這模糊的希望多少有點破滅,我的收入沒有像想像中那樣好轉,反而更差了。

明天變得難測,手裏有筆現錢才敢說話。前兩天不還有「富二代留學生被家裏斷供一年後」上熱搜了嗎?大進大出的生意人,都有可能現金流斷掉,我等工薪族,更來不得半點莽撞。

盤來盤去,也就是那套老破大能賣點錢。我重新踏上賣房路,一切都比上次來得更艱難。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穀雨實驗室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607/20641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