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地主家的喜酒

作者:

楊柳村農民楊老漢,解放前勤勞致富,買了幾畝地,土改時被戴上地主分子帽子,背上了沉重的黑鍋。膝下一兒一女,兒子長大後,白面書生,一表人才,耕犁鋤耙,無所不會,成了村里種田的好把式,上門提親的人與日俱增。文革初期,當局頒發公安六條,楊老漢一下子被划進反革命隊伍。立場堅定、旗幟鮮明的造反派,在楊老漢的大門兩旁用黑漆刷上一副對聯:「只許你規規矩矩,不許你亂說亂動。」前來相親的人一見黑漆標語,扭頭就走了。那年頭,誰還敢跟地富反壞右結親啊。

到了1969年,楊老漢的兒子三十出頭了,仍然是光棍一根,楊老漢心急如焚。然而就在此時,鄰村一個富農的女兒竟看上了楊老漢的兒子。經過一段時間戀愛,婚事很快定了下來。這年臘月,他們選定一個黃道吉日,給兒女完親。

「楊柳村地主楊老漢兒子結婚大辦喜酒,朝南坐的全是一夥地富反壞右分子。他們一個個划拳行令,喝得正得意忘形呢!」消息立即傳到公社革委會,造反派起家的汪副主任從沙發上一躍而起:「大批判小分隊馬上集中,跟我走!」

熱烈的喜宴被叫停,所有親友都被趕到村裏的社場上,一場革命大批判開始了。三代貧下中農出身的汪副主任不愧為階級鬥爭的老手,他別出心裁地下令每一個參加酒宴的親友將自己的成分報將出來,如有隱瞞,嚴懲不貸!都是附近三里五村的,誰敢隱瞞自己的成分啊。耷拉着腦袋的幾排人一一報過去,參加酒宴的親友十之八九十都有成分問題。

「這叫魚親魚,蝦親蝦,烏龜親王八!我早就料到,地主家辦喜酒,來喝喜酒的沒有好東西!現在貧下中農都移風易俗,你地主富農成親憑什麼大吃大喝大辦宴席?烏龜王八蛋憑什麼一個個朝南坐?來人,給我把所有的飯菜酒全都倒入浴缸,叫他們吃個屁!」

一聲令下,大批判小分隊成員個個動手,五六桌的雞鴨魚肉,熱炒冷盤,白酒黃酒,全被倒進大浴缸。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辦了這麼幾桌酒席的楊老漢一家和所有的親友們,無不目瞪口呆。

五六十位親友在接受一場羞辱至極的批鬥後,喜酒沒吃成,餓着肚子一個個灰溜溜地離開了楊柳村。新媳婦雖然賢慧,怎忍得住這般打擊,一氣之下,也跟着父母跑回了娘家。

(選自《黑五類憶舊》第十二期,2011-04-01)

責任編輯: 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606/20635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