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網聞 > 正文

最磣人的:不惜一切代價!狂風暴雨到來,誰都會成為代價

—5月底,帝都的狂風驟雨

錢都去哪兒了?全部流向不缺錢的地方。 最近發現,從水、電、燃氣,再到高鐵都在漲價,連方便麵、榨菜、可口可樂也開啟漲價模式,少則幾毛錢,多則幾十塊,看似不痛不癢,背後是新一輪的收割與平攤。 有人之所以不怕身後洪水滔天,因為總覺得洪水是那麼遙遠,即便洪水來了還有可以作為代價的芸芸眾生頂着。 最磣人的還是那句話:不惜一切代價。 當狂風暴雨到來,誰都會成為代價。

5月30日下午兩三點鐘,帝都迎來了一場恍如世界末日的疾風驟雨。

這場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的暴風雨威力有多大呢?大樹連根拔起,地鐵列車延誤,航班推遲起飛長達三個多小時,連坤寧宮上的瓦片都吹落了。

一段視頻最令人揪心,大褲衩外牆高空作業的「蜘蛛俠」們,如同盪着鞦韆在風雨中大幅搖擺,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有人說都已經發佈大風和暴雨預警了,怎麼還進行危險的高空作業呢?

話說的倒輕巧,若今天考慮颳風下雨,明天考慮天氣高溫,到哪去賺錢,誰給發工資?

很多情況下,人都是心存僥倖地活着,不出事是老天爺庇護,出了事只能怪時運不濟倒霉。

比如安徽銅陵大通鎮龍苑小區,在樓房坍塌中遇難的吳勝龍,他三年前就在網上反應過房屋質量問題,還去過鎮政府,指出房屋有裂縫、地下滲水等問題。

鎮政府給出的回應是積極向上申請老舊小區改造,結果沒等來上面同意改造的批覆樓就塌了。

吳勝龍和妻子雙雙遇難,只留下悽苦的女兒,這個12歲小女孩不僅在事故中失去了雙親,還截肢失去了雙腿。

房子質量有問題、住着很不安全,明明知道這些情況,吳勝龍又有什麼更好的選擇嗎?

並且,就算這棟房子納入老舊改造範圍,改造後就確定不會塌嗎?

人活着就是千難萬險,九死一生,有太多根本無法預測的不確定性。

明天就是六一國際兒童節,許多孩子都盡情享受着來自家庭和社會的寵溺,可是江西九江都昌縣一名2歲女童則再也觸摸不到人間的溫度。

5月26日那天,她在小區樓下玩耍時,被小區內另一個13歲女孩抱到17樓,然後恐怖地扔了下來,粉身碎骨。

警方的通報讓人心塞,這個作案的女孩竟然是個智障。

很多事情就是如此虐心,遇到這種喪盡天良的智障,打不得、罵不得,還判不得,只能靠時間慢慢實現自我療愈。

時間是個好東西,能夠抹平一切,也能檢驗一切,沒有人能經得起時間的審判。

正值北京狂風大作之際,又一名老虎應聲落馬,他就是原國家體育總局局長苟仲文

2016年剛上任時,他對身邊人說:「體育的水很深。」

水深怕什麼,關鍵要水性好。苟局的水性簡單粗暴,就是瘋狂砸錢,被曝其4年花費了100個億備戰資金。

有投入就有產出,有付出就有回報,除了扶不起的足球,他不惜斥巨資歸化外籍運動員,誓死也要搞出響噹噹的成績。

2022年過年,是苟仲文的高光時刻,他成為冬奧會和冬殘奧會組織委員會執行主席。

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宴賓客,眼見他樓塌了,這樓是從下往上一階階地往下塌。

去年以來,體育系統掀起反腐風暴,包括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杜兆才,國家體育總局冬季運動管理中心黨委書記、主任倪會忠,以及多名足壇大佬等,多人曾在苟局長麾下工作過。

親兵家將一個個出事了,苟局長能平安落地嗎?

如果小的們都收錢了,惟獨苟局長沒收錢,這說明他們也太不懂事了。

可以說,苟局落馬是必然的,無非早晚而已,數目是以千萬計,還是以億計的問題。

水漲船高,這年頭但凡是個老虎,若沒有上億贓款,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貪官。

錢都去哪兒了?全部流向不缺錢的地方。

最近發現,從水、電、燃氣,再到高鐵都在漲價,連方便麵、榨菜、可口可樂也開啟漲價模式,少則幾毛錢,多則幾十塊,看似不痛不癢,背後是新一輪的收割與平攤。

有人之所以不怕身後洪水滔天,因為總覺得洪水是那麼遙遠,即便洪水來了還有可以作為代價的芸芸眾生頂着。

最磣人的還是那句話:不惜一切代價。

當狂風暴雨到來,誰都會成為代價。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梳子姐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601/20616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