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官場 > 正文

你們已經很有錢了,還去搶窮人的飯碗

—環衛工15元補助也被貪?要多狠,才與螻蟻搶食?

看到一條新聞,一條很小很小的新聞:

黑龍江省大興安嶺加格達奇區城市建設綜合服務中心黨委副書記、主任董慶荃,在2018年至2021年任加格達奇區市容環境衛生服務中心主任期間,使用環衛工人冬季作業補助資金,為市容環境衛生服務中心事業編人員違規發放冬季作業補貼14.085萬元。

2024年2月,董慶荃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

要有多狠,才會從螻蟻嘴裏搶食?

這則新聞涉及的金額很小,只有14萬元多一點,很不起眼,對於每天都有很多宏大事件發生的當下,也許人們對這樣的小事,連瞥一眼的心情都沒有。但我在看到這則新聞時,還是覺得心被扎了一下,莫名的疼痛。

我不知道加格達奇區的一線環衛工人中,有沒有事業編人員。但事實上,一些地方的環衛部門,坐辦公室里吹空調的,大都是有編制的;而在大街上打掃衛生的,往往是招聘來的臨時清潔工。這些清潔工人,有些又是城市底層的老人、進城打工的農婦……他們往往幹着最髒最累的活,拿着最低的報酬……可就是這樣,在加格達奇區,本該屬於環衛工人的冬季作業補助資金,被違規使用,發放給有編制的人員……

一個環衛工人每年的冬季作業補助金有多少呢?我在網上搜了一下,沒有找到大興安嶺的,但找到一份大慶的環衛工人冬季作業補貼:在每年11月15日至次年3月15日期間,按照每人每天15元的標準給予一線環衛工人發放冬季作業補助。

每天15元,從每年的11月15日到次年3月15日,共發放4個月,也就是說,在大慶,每個一線環衛工人每年能領到的冬季作業補貼大約是1800元的樣子。

我猜測大興安嶺大概也會是這個標準。

1800元錢,多嗎?

對於那些有編制的工作人員來說,這點錢也許無足輕重;但對於那些沒有編制的一線環衛工人來說,這是一筆收入,至少能改善一下拮据的生活。

加格達奇區有多冷呢,這是我在網上查到的一篇報道:加格達奇離北半球冷極牙庫茨克大概只有1500公里,年平均氣溫為零下1.2℃,冬季漫長,最低時可達零下45℃!極端低溫達到零下50℃甚至零下60℃。低於零下40℃。

很難想像,在這樣冷的環境下工作有多艱辛。也正是考慮到氣候寒冷,國家才會給環衛工人發放冬季作業補助。

可是,在加格達奇區,本該屬於環衛工人的冬季作業補助資金,被違規使用,發放給有編制的人員。

如此吸血,良心何在?

寫到這裏,我想起去年年底時的另一則新聞:湖南省漣源市對公職人員違規佔用公租房進行集中整頓。

根據媒體的報道,當地4個公租房小區,共排查出入住的公職人員766戶,其中正科級以上幹部28戶。

漣源是一個縣級市,正科級在當地是一個不小的官。

作為保障性住房的公租房,本來是提供給那些住房困難的家庭入住的,結果可倒好,被大量公職人員違規佔用。

分別發生在黑龍江省加格達奇區和湖南省漣源市的這兩則新聞,性質其實都是一樣的:一些貪婪的公職人員搶走了本該屬於底層的福利。

而根據人民日報的另一則報道,早在2018年,時任加格達奇區市容環境衛生管理處主任的董慶荃,就曾經因給時任區委書記劉紹純送錢,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

也就是說,這位董慶荃,從2018年到2024年,先後兩次違規違紀,第一次還上了人民日報,中央紀委公佈曝光,但都只受到黨內警告處分,並沒有影響他的職務?董慶荃繼續當他的主任,從市容環境衛生管理處主任,到城市建設綜合服務中心主任?

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貓膩?

也許有人會說,涉及金額才14萬多元的一條新聞,多大點事啊,值得絮絮叨叨的說這麼多?你煩不煩啊?

這話看上去似乎很有道理,但我覺得,一件事情的惡劣程度,並不完全與所涉金額成正比。

一個億萬富翁的一輛豪車丟了,富翁會不開心,但也許只是不開心而已。但一個窮人口袋裏最後的一千元錢被偷了,卻有可能讓這個窮人陷入絕望,甚至走上絕路。

搶走本該屬於底層的福利,是一種大惡。但是,底層的人,往往不願意或不善於發聲,使得這樣的惡不被人知曉,也沒有多少人去關注。

但我覺得,人們不應該對此視而不見。

寫到最後,我想講一則以前在網上看到的故事:一富翁,突然霉運不斷,幹啥啥不順,喝涼水都塞牙的那種倒霉。

富翁去向一位大師請教。大師問其父母是否經常在小區撿廢品賣?

富翁答:是的。

大師開示:你父母若繼續貪心,你的運氣會一直不好。

富翁不解:老人節儉不好嗎?

大師說:這不是節儉,你們已經很有錢了,還去搶窮人的飯碗,即為貪。應該主動給窮人讓路……

富人大悟。

我不知道這個故事是否真實,但它講述了一個樸素的道理:人不能太貪心,從本來已經生活得很艱辛的螻蟻嘴裏搶食,是造孽,會得報應的。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玖奌雜貨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520/20566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