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破譯新冠基因序列第一人 新的戰鬥又開始

除了張永振團隊在網上發佈的某些帖子被刪除外,這一事件並沒有在中國媒體或社交網絡上被禁止,從而引發了尖刻的評論。一位化名「特普斯」(Teps)的網民在廣州主要周刊《南方周末》的一篇文章下面寫道,「沒有人敢說出來張教授為何被制止、被開除。這不是因為他的科研成果不好。相反,他為世界做出了巨大的貢獻,但,這樣做,對某一群人來說,他卻犯下了罪行……溫順比科學更重要,政治比真理更重要,保住面子比保存生命更重要」。

法國世界報北京通訊員哈羅德·蒂博從上海報道了第一個破譯新冠病毒基因組序列的中國病毒科學家張永振是如何在抗爭後才保住了他在上海的實驗室。在中國媒體或社交網絡上,這件事情並沒有被禁止,且引發了尖刻的評論。

文章寫道,張永振是在實驗室外面露宿進行公開抗爭後才保住他的實驗室的。四年多前,張永振是最早破譯出新冠病毒基因組序列的科學家。他的實驗室位於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內,他和這一機構的管理層在他的合同問題上的分歧不斷升級。4月28日,衝突大爆發。那天早上,張先生和他的同事到達工作地點時發現,他無法進入他的實驗室了。

文章指出,意志堅定的張永振決定靜坐,只要保安不打開門,他就一直靜坐下去。他的團隊在微博上發佈的照片顯示,張永振疲憊不堪,衣冠不整,坐在保安面前的椅子上。還有照片顯示,張永振躺在床墊上,蓋着羽絨被,睡在室外,旁邊有個熱水瓶、瓶裝水、袋裝食物,還有一個保安團隊。張永振在社交網絡上一篇很快被刪除的帖子中寫道,「我不會離開,我不會放棄,我這樣做是為了科學和真理。」這位科學家在室外睡了三個夜晚。

張永振是五年前來到這個實驗室工作的。當時的所長朱同宇(音)承諾每年給他350萬元人民幣的資金,這樣他就不用浪費時間去找錢,就可以專注於病毒研究了。張永振感到自豪的是,在2018年至2020年間,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的名字曾六次出現在科學期刊《自然》和《細胞》上。張永振開始只是一名合同工,預計在兩年內他就可以有個正式的職位。

讓研製測試工具和疫苗成為可能

2020年1月3日,張永振的實驗室收到了一名武漢新型肺炎患者的樣本。他告訴《時代》雜誌說,他的團隊兩天兩夜沒有休息,於1月5日首次確定了新病毒新冠病毒基因組序列。他聯繫了武漢市中心醫院呼吸內科負責人以及衛生部,並於1月8日前往武漢,向當地衛生官員解釋了他對病毒的了解,建議採取公眾防護措施。

1月11日,他與悉尼大學研究員愛德華·霍姆斯(Edward Holmes)分享了這些信息,愛德華·霍姆斯詢問他是否可以在Virological.org平台上發佈這一基因序列。張永振給出了肯定的回答。正是有了這個基因圖譜,研製新冠測試工具以及研製新冠疫苗才成為了可能。但兩個月後,財新雜誌報道說,國家衛健委於1月3日就禁止發佈有關武漢肺炎的信息。

張的實驗室被暫時關閉整頓,武漢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也停止了十年前開始的與他的合作。張永振的正式職位也沒有了下文。結果,他兩年內沒有繳納社保,一些疾病也不得不拖延治療。2022年10月,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的新管理層通知他,與他的五年的合同關係結束,且不再續簽。

「順從比科學更重要」

他的團隊裏有大約十多名研究人員,其中三人是正式的研究員,其餘的是博士生。其中一名男子的合同獲得續簽至2024年6月,張解釋說,說好的,至少在這名男子陳艷梅的合同到期前他們可以使用該實驗室。管理層則在一份新聞稿中說,已提前通知要收回該場所以進行翻修。但張永振的團隊說,他們是在2024年4月25日才知道消息的。4月28日就無法進入實驗室了。P3安全級別的這一實驗室,面積超過500平方米,充滿了笨重、複雜和昂貴的儀器。實驗室有二十多個冷藏櫃,裏面裝滿了實驗室樣品。一位研究人員向《經濟觀察報》周刊解釋道,「在兩天的時間內搬遷一個生物安全實驗室,這是不可能的,」。

張永振此前在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的實驗室被該強行關閉,不得不在實驗室門口過夜。

除了張永振團隊在網上發佈的某些帖子被刪除外,這一事件並沒有在中國媒體或社交網絡上被禁止,從而引發了尖刻的評論。一位化名「特普斯」(Teps)的網民在廣州主要周刊《南方周末》的一篇文章下面寫道,「沒有人敢說出來張教授為何被制止、被開除。這不是因為他的科研成果不好。相反,他為世界做出了巨大的貢獻,但,這樣做,對某一群人來說,他卻犯下了罪行……溫順比科學更重要,政治比真理更重要,保住面子比保存生命更重要」。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515/20546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