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熊飛白:「哈命貴」佔領美國大學 拜登能連任嗎?

作者:
對於四年前那場轟轟烈烈的「黑命貴」運動,我們無不記憶猶新,他客觀上對部分美國人起了動員作用,從而讓拜登得到了可見的實利。此番部分跳梁,還想複製「哈命貴」,算是選錯了戰場。

總的來說,上周是令人舒坦的一周,懸了幾個月的美國援助烏克蘭法案在眾議院獲得通過,包括ATACMS陸軍戰術導彈在內的600億軍火將立刻源源不斷地送往烏克蘭。拖延通過只不過是兩黨橋事的手段,順便逼一下歐洲掏點乾貨。

結果,逼得歐洲要設立1000億歐元的援烏基金,逼得馬克龍跳出來說老子直接派地面部隊。之前,你最多無法打通第五關,現在好了,直接捅到了第十關。有一種朋友叫相愛相殺,還有一種朋友叫互相成全,美歐這對好友折騰了幾個月,結果還是大鵝吃了瓜落。

在熊叔看來,既然美兩黨結束了扯皮,那結束戰爭就提到議事日程之上了,今年美西方1200億援助砸下來,F-16飛起來,克里米亞大橋炸起來,俄羅斯新選總統的命運就不那麼樂觀了。

另一面,神棍國打腫臉充胖子,表演式報復以色列之後,以色列來而不往非禮也,已於周末對神棍發動了反擊報復。

這事吧,互噴的軍事行動,到此也就為止了,以色列里子面子都得到了,神棍國自認為獲得了一些面子,兩國都宣稱自己贏了——雙贏。

邪惡軸心從面子到里子都被抽腫了,熱愛正義的人士自然心中歡喜;但有人歡喜就有人愁,看到全球反猶正義愛心人士心中的燈塔神棍國吃癟,另外一些人真的急了。

在美帝,一夥熱愛哈馬斯的進步人士沖入美帝大學,佔領校園,支(死)持(給)哈(你)馬(看)斯。

相比起前幾年轟轟烈烈的黑命貴運動,這回美帝的深層國家可不慣着你,華爾街大佬可是猶太人,反猶?你是想向納粹靠攏嗎?

半年後,美帝大選就要登場,接下來的日子會有無數牛鬼蛇神出沒。

佔領校園本是一夥跳梁表演,不值一提,但熊叔特別想觀察一下,美帝政界和媒體在這次事件中的態度和表現。,也好摸一下大選輿論方向的脈搏。

01

哈命貴佔領美國校園

哈馬斯大屠殺發生後,美帝白左分裂成兩派,挺猶,挺哈,作為白左輿論場的兩大門派,一邊是九陽神功,一邊是九陰真經。兩者相碰,那真是魔法對轟,旗鼓相當。

從硬實力上看,以色列憑藉悲慘的屠殺境遇以及歷史遺留問題(二戰納粹猶太人大屠殺),加上美以同盟在軍事方面的絕對優勢,佔據了整個事件的優勢地位。

哈馬斯的命也是命一方簡稱「哈命貴」,在以色列一再佔有上風之後,只得使出一貫的哭鬧上吊手段,沖入校園。

自去年10月以來,哥倫比亞大學、耶魯大學這些極左重鎮就時不時被哈命貴佔領,如果過去只是發表演說,扯一下以色列人質的招貼也就算了,但最近隨着哈馬斯及其主子神棍國每況愈下,抗議也隨之升級——校園內的猶太人人身安全都面臨嚴重威脅。

抗議活動從哥倫比亞大學和耶魯大學蔓延到美國其他大學。類似的「營地」在伯克利、麻省理工和全國其他頂尖大學也如雨後春筍般湧現。

在美國,雙方學生都表示,自大屠殺發生以來,反猶太主義和仇視伊斯蘭事件都有所增加。

當被問及周一的校園抗議活動時,拜登表示,他譴責「反猶太主義抗議活動」以及「那些不了解巴勒斯坦正在發生什麼事情的人」。

上周,紐約市警方出動在哥倫比亞大學校園逮捕了100多名示威者,校園抗議運動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哥倫比亞大學在周一的一份聲明中宣佈,所有課程都將以線上方式進行,哥倫比亞大學校長米努什·沙菲克將抗議活動定調為「恐嚇和騷擾」事件。

沙菲克說,校園內的緊張局勢「被那些與哥倫比亞大學無關的個人利用和放大,他們來到校園追求自己的議程」。

在紐約大學,抗議者在斯特恩商學院對面搭起了帳篷。與其他一些大學的情況一樣,紐約大學的抗議者呼籲學校披露並剝離「來自對以色列佔領感興趣的武器製造商和公司的資金和捐贈」。

這回,美帝深層國家可不慣着你,周一夜幕降臨,警方開始逮捕紐約大學的抗議者。

同時,近50名抗議者在耶魯大學被捕,當局稱那裏聚集了數百人,他們中的許多人拒絕離開的請求。

紐約大學當局表示,他們收到了「恐嚇口號和幾起反猶太事件」的報告。這個問題給抗議活動帶來了更廣泛的關注。

最近發佈在網上的視頻顯示,哥大附近的一些抗議者表達了對哈馬斯襲擊以色列的支持。

周一訪問哥倫比亞的民主黨眾議員凱西·曼寧表示,她看到那裏有抗議者呼籲摧毀以色列。

哥倫比亞大學的哈西德派查巴德組織表示,猶太學生遭到恐嚇和有害言論。

據報道,該大學附屬的一名拉比向300名哥倫比亞猶太學生發出信息,警告他們在情況「顯著改善」之前避開校園。

雖然當局開始鎮壓哈命貴,但另一邊也通過壓制支持以色列一方,降低可能發生的暴力事件。

哥大一名以色列裔的教師謝·戴維本來準備發起與哈命貴唱對台戲的」和平靜坐」活動,但他被禁止進入哥大。

哥大COO卡斯·霍洛威(Cas Holloway)在給戴維的一封電子郵件中說,基於安全考慮,他被禁止進入西草坪。

霍洛威寫道:「建立反抗議區是我們在任何抗議活動中的標準操作程序,您將被禁止在該區域(在馬斯草坪)舉行活動。」

「為了維護哥倫比亞社區的安全,你們不被允許進入西草坪。由於學生和社區其他成員的安全面臨明顯的風險,我們強烈敦促您要求任何可能計劃加入您的學生和同事也改變他們的計劃。」

被抓的先進人士,都是富人之家出身,這輩子也不會去加沙。

自10月7日以來,戴維戴一直站在反對校園反猶太主義運動的最前沿,此後他發現自己受到了大學的調查,他向美國媒體《國家評論》描述了出於政治動機的調查。

他表示,他從未針對「任何哥倫比亞大學學生」,也絕不會「根據國籍、種族、宗教或任何其他受保護的特徵來針對任何個人或群體」。

他認為調查源於不喜歡他親以色列主張的學生和教職人員。

「我很清楚,大學正在屈服於這些支持恐怖組織和行為者的公眾壓力——我認為其中包括幾名教職人員——值得一提的是,我所有的倡導都集中在大學的管理上,從校長、副校長、教務長、受託人,以及向下,」戴維戴說。「通過調查,大學不是公正的法官或公正的調查員;任何被調查者最基本的權利是得到公正的調查機構和公正的法官的公平程序的承諾。」

雖然哥大、耶魯為首的事件登上了各大媒體的頭條,但是,他們終歸無法形成氣候,畢竟這次深層國家不站在你一邊。

02

深層國家實挺以色列

前段時間,美國沒有阻止聯合國安理會敦促以色列停火的決議通過,讓以色列頗為光火,雙方還在輿論場互噴了一陣。

有人認為,美帝支持以色列的立場有所改變,但熊叔一直堅定地認為,美以同盟是美國全球最重要的幾個同盟之一,美帝一直非常堅定支持以色列。

君不見,在這次通過的一攬子援助預算案中,有260億美元是給以色列的,這才是真金白銀的支持。

針對校園裏一小撮跳樑小丑,白宮發表了聲明,聲明中寫道:「雖然每個美國人都有權進行和平抗議,但針對猶太學生和猶太社區的暴力和人身恐嚇的呼籲是公然的反猶太主義、不合理且危險的。」

「附和恐怖組織的言論是卑鄙的,特別是在猶太人遭受大屠殺以來最嚴重的屠殺之後。」

這可以看作美國主流意識形態,以及兩黨對以色列哈馬斯問題的態度,也奠定了這些哈命貴的命運。

在通過一系列援助法案時,白左教母AOC流下了鱷魚眼淚,恐怕也是對美國國內主流意識形態的無力感導致的。

對了,值得一提的是,AOC同夥另一名議員奧馬爾的女兒在哥大搞學生運動被退學了,女承母業,真是革命家族。

不知道的還以為AOC NMSL

熊叔還認真觀察了各大媒體對相關事件的報道。

白左喉舌華盛頓郵報報道標題只是客觀陳述——

Dozens of pro-Palestinian protesters arrested at Yale, New York University

(華盛頓郵報:數十名親巴勒斯坦抗議者在紐約耶魯大學被捕)

但另一個喉舌紐約時報的報道就帶有一些態度——

Universities Struggle as Pro-Palestinian Demonstrations Grow

(紐約時報:隨着親巴勒斯坦示威活動的增長,大學陷入困境)

另一個國際大媒體BBC在報道時,態度更加明顯——

美國頂尖大學因加沙抗議活動擴大而苦苦掙扎

白宮譴責大學抗議活動中的反猶太主義

美國大學加沙抗議活動被清除100多人被捕

美國學生在以色列和加沙仇恨爭端中的演講被取消

再多的我就不一一列舉了,從這些代表性白左媒體的報道,我們可以品到一些味道。

在哈以衝突之中,白左們只能龜縮到同情戰爭之下的巴勒斯坦人悲慘境遇之中,而無法直接反對以色列,畢竟另一門政治正確的九陽神功——反反猶太主義,功力同樣深厚。

熊說:

如果」黑命貴」是四年前對整個白左陣營進行總動員的旗幟,從而讓民主黨贏得大選的話。那」哈命貴」絕不是另一個黑命貴。

對於四年前那場轟轟烈烈的「黑命貴」運動,我們無不記憶猶新,他客觀上對部分美國人起了動員作用,從而讓拜登得到了可見的實利。此番部分跳梁,還想複製「哈命貴」,算是選錯了戰場。

原因有二,首先「黑命貴」後遺症「零元購」至今存在,已經對白左陣營形成反噬,一些中間派選民對此深惡痛絕,甚至白左人群也不敢再碰黑白議題。

其二,哈馬斯是國外問題,對於大多數美國人而言,並不關心,就如烏克蘭,也是相同道理。這些哈命貴的表演,除了給民主黨選舉扣分別無任何幫助。

因此,民主黨及白左媒體才會毫不掩飾地表達態度,當局才如此明確地抓捕鬧事之人。一切都清晰地說明,哈命貴在美帝真的只屬於一小撮人,既無法影響大眾輿論,更無法影響深層國家政府的國策。洗洗睡吧。

熊叔以為,今年白左陣營已經很難再利用這種族群、宗教衝突製造事端,引領輿論,甚至俄烏戰爭都無法帶來足夠影響。

真正影響大選走勢的,還是美國國內問題,經濟、走線、安全感會成為人們更關注的議題。

在沒有疫情和黑命貴左右護法之下,拜登還能不能連莊呢?這個懸念真的很令人期待。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熊飛白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425/20475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