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分析:布林肯訪華 手握一外交籌碼

消息指出,美國正在起草制裁措施,為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提供與中共談判的外交籌碼。這些制裁措施可能會切斷一些中國銀行與全球金融體系的聯繫。美國官員們希望,此舉將阻止中共對俄羅斯軍工生產的商業支持。

2024年4月23日,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在馬利蘭州安德魯斯聯合基地,登機前往北京時揮手致意。(Mark Schiefelbein/POOL/AFP)

消息指出,美國正在起草制裁措施,為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提供與中共談判的外交籌碼。這些制裁措施可能會切斷一些中國銀行與全球金融體系的聯繫。美國官員們希望,此舉將阻止中共對俄羅斯軍工生產的商業支持。

知情人士向《華爾街日報》透露了上述消息。

隨着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本周訪華,這種金融威脅是否會削弱中俄貿易,還有待觀察。

近幾個月來,拜登政府越來越擔心中共對俄羅斯國防工業基地的支持。美國官員表示,這使俄羅斯能夠克服西方對莫斯科實施的制裁,並為俄軍提供補給。這將是布林肯此次訪華的一個主要議題。

美國國務院一名高級官員上周五表示,「通過中國(中共)的支持,俄羅斯在很大程度上重建其國防工業基礎,不僅對烏克蘭戰場產生影響,而且我們認為,對更廣泛的歐洲安全構成更大威脅。」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周二表示,中方「堅決反對」美方對中俄正常貿易往來進行「無端指責」。當被問及《華日》的報導時,他表示,「中國同包括俄羅斯在內的各國開展正常經貿往來的權利不容侵犯,我們將堅定捍衛自身合法權益。」

制裁中國的銀行成布林肯訪華談判籌碼

《華日》說,這一次布林肯訪華之際,美國官員們希望以切斷中資銀行獲取美元渠道這一警告,以及中歐貿易關係可能受到影響這一風險,來說服中共政府做出改變。這些銀行是中共對俄商業出口的關鍵中間人,負責處理付款,並為客戶公司的貿易交易提供信貸。

美國官員表示,如果外交方式無法說服中共政府控制對俄出口,針對中資銀行的制裁是一個升級選項。最近幾周,美國官員在私下會面和通話中加大了對中共政府的施壓力度,並警告,美國隨時準備對處理此類軍民兩用產品貿易的中國金融機構採取行動。

美國財政部長珍妮特‧耶倫(Janet Yellen)4月初訪華期間,明確警告中共,中企不得為俄羅斯對烏克蘭的戰爭提供物質支持,包括對俄羅斯國防工業基地的支持,否則將面臨「重大後果」。

《華日》說,與針對個人和企業的普通制裁相比,切斷銀行獲取美元這一全球貿易主要貨幣的渠道具有更廣泛的影響,因此通常被作為最後手段。此類制裁往往會迫使銀行倒閉,影響到其整個客戶群,在中國面臨日益嚴重的信貸問題之際,這種制裁尤其會帶來風險。

但卡內基俄羅斯歐亞中心(Carnegie Russia Eurasia Center)智庫研究員、俄羅斯央行前僱員亞歷珊卓‧普羅科彭科(Alexandra Prokopenko)警告說,這些銀行已逐漸被更不知名的地區性中資銀行所取代,它們在以美元計價的經濟領域中幾乎沒有業務,因此不太擔心美國的制裁。「支付鏈正在慢慢重建。」普羅科彭科說。

實際上,中國的各大銀行十分懼怕美國的制裁。多名消息人士上個月底告訴路透社,中國的銀行及土耳其和阿聯酋的銀行對美國二級制裁(secondary sanctions)變得更加謹慎,開始要求其客戶提供書面保證,以確保相關交易或付款的受益人沒有美國「特別指定國民和被封鎖人員」(SDN)黑名單中的個人或實體參與。這導致俄羅斯石油公司在收取原油和燃料款項方面面臨延遲,甚至拒付。克里姆林宮當時證實了存在付款問題。

俄羅斯自2022年2月發動了對烏克蘭的入侵戰爭,美國和歐盟及盟友對俄羅斯實施了多輪制裁,包括對俄羅斯銀行的制裁。制裁使俄羅斯央行無法動用約一半的外匯資產,能夠動用的只剩下黃金和人民幣。

美國國會議員傑拉爾德‧康諾利(Gerald Connolly)今年2月曾表示,「中國(中共)必須明白,同樣的制裁措施也適用於中國,這些制裁措施已經開始在俄羅斯真正生效,並正在影響俄羅斯的生產力、經濟表現和生活品質。」

「坦率地說,中國的損失要比俄羅斯大得多。」他說。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認為,布林肯訪華前,美媒放出金融制裁的風聲,給中共的壓力很大。到目前為止,除了中共和東南亞、中俄之間較多商品用人民幣結算,中共並沒準備好讓人民幣和美元脫鈎。換句話說,布林肯這次訪華,外交上握有的籌碼較多,也許能在部分議題上有進展。當然,美國也不會輕易將中共的銀行全部都踢出SWIFT系統,因這也會對美國有傷害,但是對中共的傷害會重的多。

圖為2024年4月19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G7外長會議後表示,中共是俄羅斯軍事工業的主要支持者,為俄羅斯提供武器裝備的零部件及相關要素。(Tiziana Fabi/AFP)

據路透社3月報導,中國、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和土耳其的幾家銀行提高了制裁合規要求,導致向莫斯科的匯款出現延誤或被拒絕。這些延誤表明美國的限制措施可以產生強大連鎖反應。

對制裁持謹慎態度的銀行已開始要求客戶提供書面保證,保證美國SDN(特別指定國民)名單中個人或實體不參與交易或成為付款受益人。

布林肯啟程當天歐盟向中共明確立場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周二啟程前往中國。當天,歐盟的亞洲事務最高外交官員尼克拉斯‧克瓦恩斯特羅姆(Niclas Kvarnstrom)隔空向中共明確歐盟的立場。他表示,如果北京致力於改善歐中關係,就需要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採取立場,並控制與歐盟的巨額貿易順差。

彭博社報導,克瓦恩斯特羅姆周二在一個採訪中說,在俄羅斯襲擊烏克蘭後,中共對俄羅斯的持續支持是歐中之間緊張關係的一個「大問題」。

「在我們的任何關係中都不能忽視這一點。」他說,「作為一個地緣政治行為體,我們必須為自己(的利益)挺身而出,而這正是我們在解決經濟失衡和自身安全問題上正在做的事情。」

分析指出,作為美國盟友,歐盟在布林肯訪華之際向中共明確自己的立場,無疑是給布林肯增加另一個外交籌碼。使布林肯能夠向中共挑明,如果北京不改變對俄羅斯的支持,不但中國的銀行會受制裁,也別想改善與歐盟本已緊張的關係。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424/20471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