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國女記者被瑞典驅逐 自曝家族曾遭中共迫害

近日,瑞典政府決定將一名中國籍女記者驅逐出境,終身不得再次入境瑞典,並指控她對瑞典的國家安全構成了嚴重的威脅。然而,這名中國籍女記者在自傳中曾披露,她家三代人曾遭中共摧殘,如今反而為極權暴政「唱讚歌」。

2019年2月14日,瑞典北京大使館前一名中共武警士兵在站崗。

近日,瑞典政府決定將一名中國籍女記者驅逐出境,終身不得再次入境瑞典,並指控她對瑞典的國家安全構成了嚴重的威脅。然而,這名中國籍女記者在自傳中曾披露,她家三代人曾遭中共摧殘,如今反而為極權暴政「唱讚歌」。

根據瑞典電視台(SVT)報導,這名中國籍女性記者於去年10月被瑞典安全機關逮捕,本應11月16日驅逐出境,但因為上訴而延長,4月4日瑞典政府駁回上訴,意味着她最終將被驅逐出境。

瑞典安全警察局(Säpo)向移民法院表示,這名中國女記者十多年來一直參與威脅瑞典安全的活動,「當局掌握的信息非常可靠,上訴人對瑞典的安全構成了嚴重威脅」。

另一家瑞典媒體《中國新聞》(Kinamedia)則指出,被驅逐的中國籍女記者就是網絡媒體「北歐綠色郵報」的社長陳雪霏(Chen Xuefei Axelsson),她還擔任中歐文化協會會長。

Kinamedia的記者悠野(Jojje Olsson)4月11日告訴美國之音,「陳雪霏與中國大使館密切合作,她在瑞典的中國觀察人士中也頗有名氣。我可能會稱她為中國影響力行動特工。」

這位名為陳雪霏的中國女記者,於2005年首次獲得瑞典簽證,2008年獲得永久居留權,並與一位瑞典男子結婚,兩人育有一名子女。

根據「北歐綠色郵報」上的介紹,陳雪霏是「北歐綠色郵報」編輯、記者、瑞中橋科技文化交流公司(Sweden-China Bridge)創始人兼CEO,瑞中橋曾幫助數十個中國代表團(政府、民企)訪問瑞典,開展對新能源等領域的「學習」。此外,瑞中橋與另一家瑞典中文媒體「北歐中華網」(chineseonline.se)有關。

大紀元記者在「北歐中華網」網站發現,一篇發表於2023年9月3日、名為「北歐中華網要堅持以正面宣傳為主」的文章,署名是北歐中華網、北歐綠色郵報網站記者陳雪霏。這篇文章說,北歐綠色郵報網站主要是發佈(中共的)好新聞、正面新聞。

據「北歐綠色郵報」網站簡介,陳雪霏1966年出生於遼寧省錦州市的​地藏寺村。1988年至1990年曾就讀於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1990年起,陳雪霏在中國國際廣播電台工作15年,又先後作為人民網、新華社、《環球時報》駐斯德哥爾摩的特約記者為黨媒工作。

在「北歐綠色郵報」網站,大紀元記者注意到,陳雪霏曾為中共「建黨百年獻禮」撰寫的一篇長篇報告文學《百年家國》,文章說通過描述陳雪霏家庭的命運和變遷,讓人了解中國百年的歷史,透過一家人的命運了解中國。

在這篇報告文學中,陳雪霏在介紹爺爺奶奶的命運時,提到了共產主義的創始人馬克思,稱《共產黨宣言》的宗旨就是實現共產主義並埋葬資本主義。

不過,據《百年家國》介紹,1975年中共發動的文化大革命已接近尾聲,當時官方「割資本主義的尾巴還在進行,不許走資本主義道路,不許搞小生產」。陳雪霏說:「我們家在早期的自留地上種了小蔥,結果,大隊書記找到我爸說,你的小蔥是資本主義尾巴,必須剷除,而且你還必須要檢討。」

「我爸也沒有辦法,頂嘴可能要罪加一等。於是,剷除了小蔥子,然後,到縣裏大會上做檢討,說我種小蔥是走資本主義道路。那時的口號是『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陳雪霏說。

相比,陳雪霏姥爺的命運就更加悲慘了。

1963年中共前黨魁毛澤東在農村開展「四清」政治運動,陳雪霏的姥爺成為被調查的對象,因為她姥爺家中擁有田產。

據陳雪霏說,大隊幹部每天找她姥爺讓其交代有多少財產,如果不交代清楚,就被劃成地主。那時候,如果劃為地主成分可能就面臨無數次批鬥,直至死亡。

「我姥爺反覆交代,還是沒有得到信任,他覺得自己受到了羞辱,尤其是當他們(大隊幹部)威脅要沒收他的棺材的時候。」陳雪霏說,最終她的姥爺喝滷水後死在了自己的棺材裏。

實際上,除了陳雪霏姥爺被逼死之外,她父親的元配也是於1963年因病去世。隨後,她的姥姥也上火去世了。

陳雪霏在談到其父親時說道:「我爸到錦州鐵合金廠去工作。但是,家裏卻都要餓死人了。所以,我爸工作兩年以後,又回到了家鄉地藏寺村。到了家裏,一個男人可以掙大公分,勉強可以養活一家人。三年自然災害,農民的生活更苦了。」

她說,1963年她父親的元配於1963年因傳染病去世後,擔心四個孩子養不活,將最小的一個女兒送給了錦州一戶人家。陳雪霏的生母於1944年出生,19歲時嫁給她的父親。她說,「我姥爺是生意人,我媽媽小的時候生活很好。經常吃雞蛋,肘子肉等等。這些在我們的童年時代是非常稀罕的。」

陳雪霏在談到奶奶時,她的奶奶提及共軍當年如何徵兵的往事:八路軍(中共解放軍的主要前身)每到一地,都要招募新兵。八路軍的招數挺有意思,他們把村裏的年輕人都召集起來,坐在炕上,外邊派人燒炕。指導員在屋裏做思想工作,說希望大家積極參軍,不用點頭,只要挪動挪動身體或者動一下屁股,就算是同意了。結果,當炕很熱的時候,幾乎每個人都不得不抬起屁股,於是,首長非常高興地說,大家都同意啦,歡迎你們入伍!就這樣,每到一處,就招收了不少新兵。

陳雪霏的奶奶還提到了「三年困難時期」,也就是中共「大躍進」運動之後的三年大饑荒,官方稱為「三年自然災害」。

「我奶奶說,當時人們根本吃不飽,大多數時候都餓着,渾身浮腫。那時,農村有很多地甲病(地方性甲狀腺腫)、流行病。例如,乙腦、血吸蟲病、蛔蟲病、大粗脖子病(甲狀腺腫大)等。」陳雪霏說:「我奶奶因為吃碘鹽,沒有得大粗脖子病。因此,公社(中共基層政權)就讓她去講:共產黨好,治好了我的地甲病。」

從這篇報告文學中看,陳雪霏講述的是她一家人的悲慘命運,卻反映出中共殘害百姓的近百年歷史。

然而,陳雪霏一面講述着她的家庭血淚史,一面還在給她的家庭造成巨大傷害的中共政權「唱讚歌」。

去年,瑞典「外交政策研究所」(UI)的「中國中心」(NKK)發佈了一份報告指出,陳雪霏在自己的新聞網站上積極傳播共產黨的信息,她發表的文章不僅得到了中共駐斯德哥爾摩大使館的資助,還得到了中共其它黨組織的資助。

據瑞典電視台報導,陳雪霏除了擔任記者外,還與中共駐瑞典大使館以及瑞典與中共政府關係密切人士有接觸,帶領多個中共政府和企業代表團訪問瑞典,還嘗試安排他們訪問瑞典一些政府部門,這從她的電子郵件中可以清楚地看出。

她還安排了一系列在瑞典支持中共政權的活動,例如在瑞典舉辦支持中共觀點的新疆圖片展,而在中共統治下,近百萬少數民族維吾爾穆斯林被關進新疆集中營。

華裔加拿大記者、作家、時事評論員盛雪4月9日對大紀元表示,瑞典當局驅逐陳雪霏,說明瑞典願意認真對待中共在當地的滲透、干預問題了。她說,輿論的滲透、干預是中共滲透歐美等國家的一個很重要的基礎。中共在全球滲透,都有相應的輿論和媒體的佈局。

盛雪認為,中共在建政前就開始為在全球推行共產主義做準備,建政後在主要的民主國家更是做了長遠佈局。主要的做法就是派遣人員到被滲透的國家,裝扮成各個領域的專業從業者,特別是媒體領域。她說,他們在海外活動就是為中共的滲透打民意基礎、牽線搭橋等,這種活動非常普遍。「現在他們終於是到了開始走下坡路的時候了」。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412/2042708.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