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十多年來規模最大!中國「走線客」湧入紐約

中國移民加入了皇后區法拉盛、唐人街和布魯克林日落公園歷史悠久的華人支持網絡。

2022年,當載滿了委內瑞拉和拉丁美洲移民的大巴車開始抵達紐約街頭時曾引發一場危機,市內的收容所不堪重負,還激起了關於移民政策的抗議活動。

在紐約市市長埃里克·亞當斯和城市領導層力圖減緩新來者的湧入速度時,還有一個規模雖小但同樣在不斷增長的移民群體開始湧入這座城市,卻沒引起人們的過多注意。

數以千計的中國移民也來到紐約,他們中的許多人是緊跟着中美洲和南美洲移民的腳步,越過美墨邊界入境美國的。但一旦到達紐約,許多人將利用當地華人社區歷史悠久的家庭和社交網絡迅速站穩腳跟,而且通常能夠做到自食其力。

尚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中國移民是這樣來紐約的。但移民政策研究所副所長朱莉婭·格拉特用2022年10月以來提交給移民法庭的文件(其中有逾2.1萬份是為中國移民提交的)做的分析顯示,紐約州是他們的首選目的地,其次是加利福尼亞州。

中國移民最近湧入紐約的規模是十多年來最大的,標誌着一個現象的回歸,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曾有相當規模的華人移民來到紐約,令唐人街等處於掙扎狀態的社區恢復了活力,並鞏固了皇后區的法拉盛和布魯克林的日落公園等新的華人聚集地。

一名中國移民給記者播放了一段自己帶着孩子穿越哥倫比亞和巴拿馬之間達連峽谷的視頻。越來越多的中國移民越過南部邊界進入美國。

然而,中國移民的再次增長引起的關注相對較少,部分原因是與來自拉丁美洲的移民數量相比,中國移民的數量微不足道。儘管如此,中國新移民的迅速增加很可能對紐約市以及分佈在城市各處的紐約華裔美國人社區產生重大影響,紐約的華人社區總人口達59萬,在美國居首。

「華人社區出現了大規模的移民,但完全沒有引起人們的注意,」巴魯克學院研究華人移民的人類學教授肯尼思·蓋斯特說。

最近中國移民數量的增長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人們對疫情期間中國實施的嚴厲封控措施、對威權主義的政府、對不斷惡化的經濟感到沮喪。網上和社交媒體上有很多帖子為人們提供了如何穿越美國南部邊界的詳細說明和有用提示。

美國各地的中國移民人數都在猛增。據移民政策研究所的格拉特做的分析,在聯邦政府2023財年,有5.27萬名沒有有效入境簽證的中國移民越過陸地邊界或乘船和飛機抵達美國,是兩年前的兩倍多。這個數字不包括入境時沒有遇到邊境官員或合法入境後逾期居留的人。

這些中國移民當中,越過南部邊界進入美國的人數不斷增多,邊境官員2023年12月在南部邊界遇到的中國移民人數與上年同期的950名相比猛增了六倍多,達到了5980名。

儘管如此,他們只是自2022年10月以來越過南部邊界的340萬移民中的一小部分,這些移民包括逾97.4萬名墨西哥人和逾41萬名委內瑞拉人。

39歲的王超(音)去年10月離開中國前曾是海南島一家酒店的保安。他先飛泰國,再飛土耳其,最後在厄瓜多爾落地,開始向北長途跋涉。他在巴拿馬的雨林中感染了登革熱和瘧疾,後來還在危地馬拉被開卡車運移民的司機趕下了車,因為司機覺得有人在用中文罵自己。

39歲的中國移民王超(音)去年12月來到紐約。

王超最終越過邊界進入加利福尼亞州,他說他曾在那裏被邊境當局短暫拘留。獲釋後,他繼續上路前往法拉盛,已於去年12月抵達。在法拉盛時,他曾每晚花12美元,在與其他中國移民合住的公寓裏租了個床位。最近他因為工作離開了紐約州。

中國移民大多數都不會去紐約市的收容所。據市政府官員說,自2022年春季以來在紐約市的收容所系統住過的逾17.3萬名移民中,只有不到400人來自中國。

新的中國移民之所以不需要依靠收容所,是因為他們可以求助於華人聚居的社區,紐約市的41.1萬名華人移民中,許多人住在這些社區里。按照巴魯克學院蓋斯特的說法,這些華人社區長期以來一直在幫助華人移民融入紐約和其他城市方面發揮着關鍵作用。

蓋斯特教授說,這些被稱為「唐人街」的社區最早是從19世紀50年代開始在西海岸形成,在反移民暴力和歧視性政策的環境中為華人提供過保護。這裏所說的歧視性政策包括《排華法案》,它曾從1882年到20世紀40年代限制來自中國的移民。「華人建立起支持系統,他們可以在其中整合財務和社會資本,」他說。

今天,紐約這種非正式但健全的華人支持體系已成為新移民的「首選」,代表法拉盛所在選區的州參議員劉醇逸表示。

中國移民拉因·潘(音,左)和寧(音,右)住在皇后區法拉盛一個經過改造的公寓裏,也就是所謂的臨時酒店或家庭旅館。

紐約市的人口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間有所減少,中國移民幫助彌補了一些人口損失,並在建築、餐館和其他服務行業找到了工作,維持了當地經濟的運轉。

張貼在法拉盛的商鋪和網上的中文廣告中,包括公寓樓里的「家庭酒店」,這有點像非官方的Airbnb房屋出租。在住着大量福建移民的日落公園社區,參加周日禮拜和聖經學習班的新移民讓教堂爆滿。

在唐人街的東百老匯購物中心,數百名新移民透過口口相傳聚集在那裏,尋求社區領袖幫助他們申請城市身份證,尋找醫保資源。

30歲的湖南移民布拉德·宋(音)去年夏天來到紐約,在法拉盛的一家中式按摩店找到了臨時住所,那家店把床鋪租給移民過夜,每晚10美元。在他去買麵條的超市,一名店員幫他在一家中餐宴會廳找了一份工作。他還曾給食品外賣應用「飯糰」送餐,並為新澤西州的一家中資公司安裝過太陽能電池板。

但即使移民們已經安頓下來,不斷增長的人數也給移民社區帶來了挑戰,那裏的許多人本已在努力應對經濟上的不安全感,語言不通和文化障礙給他們造成的社會孤獨感,以及接二連三地發生了針對亞裔的仇恨犯罪後,對他們自身安全的擔憂。

據數據研究公司Social Explorer的人口普查分析,紐約人中有120萬是亞裔,約佔該市總人口的15%。亞裔是個多元化的群體,包括韓裔、日裔、菲律賓裔、印度裔和孟加拉裔等幾十個族群,他們之間存在着巨大的社會經濟差距。

皇后區法拉盛的購物者在購買過年飾物。

中國移民2022年的家庭收入中位數是60454美元,約為在美國出生的華人家庭的一半,美國出生的華人通常受教育程度更高,收入也更高。紐約全市的家庭收入中位數是75046美元。

社會服務機構華人策劃協會已在過去四年裏將項目覆蓋的人數增加了兩萬人,但「需求仍然存在」,協會總裁兼行政總裁何永康說。協會的成人掃盲課、心理健康諮詢,以及位於法拉盛、唐人街和日落公園的四個老年人中心的等候者名單上仍有好幾百人。

亞裔美國人社區的領袖說,他們的社區長期以來一直缺乏來自政府項目的資金,部分原因是難以打破的亞裔模範少數族裔刻板印象,即認為亞裔能靠自己的力量走向富裕。一份2015年的報告發現,為紐約市的亞裔美國人社區提供服務的組織只得到了該市社會服務合同中微小的一部分。

代表唐人街所在選區的州議員李榮恩說,圍繞着亞裔社區需求的說法中一直存在一種「錯誤敘事」,「我們作為立法者正在努力打破這種敘事。」李榮恩是韓裔美國人,她領導的一個州立法者聯盟去年幫助確保了為全州的亞裔美國人組織專門提供3000萬美元的州政府資金。

中國移民在一家臨時酒店裏未整理的床鋪。中國移民的到來促成了紐約市亞裔人口的增長。

唐人街的移民律師愛德華·庫西亞說,雖然一些新來者是為了躲避中國的政治和宗教迫害,但越來越多的人——包括家庭、中產階級專業人士和小企業主——正在尋找更多的經濟機會。他在過去兩年裏新增了70多件中國移民尋求庇護的案子。「美國仍然是他們眼中的黃金國度,」他說。

但一些移民已發現,他們不一定會變得更富裕。數十名新移民們日復一日地回到法拉盛的就業機構,坐在摺疊椅上等待工作機會。

現年31歲的多麗絲·何(音)是比較幸運的人之一。去年,何女士與35歲的丈夫李建峰(音)和九歲的兒子來到法拉盛後,在一家小中式糕點店找到了工作。她離開西安前曾在一家咖啡店當過咖啡師。

「雖然這是個好開端,但我們還沒有掙到足夠多的錢,」何女士說。「與在中國的時候相比,我們過得還行。」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紐約時報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308/2027388.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