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質疑新冠疫苗致白血病近3000人 擬北京「兩會」群體請願

資料照:一名醫護人員站在宣傳鍾南山和中國疫苗的宣傳畫前。(2021年4月9日)

香港

中國有數以千計民眾表示在接種新冠疫苗後出現各種後遺症。他們計劃派代表在下月中國全國兩會舉行期間遞交請願書,要求政府為接種疫苗人士設立賠償機制。由於該群體曾有人因維權遭當局打壓,外界關注他們能否在兩會期間發出呼聲。有流行病學專家則呼籲中共當局開誠佈公地公佈疫苗副作用相關數據。

2021年,北京市朝陽區居民錢大龍響應當局呼籲,接種科興新冠疫苗。他向美國之音表示,當年10月他接種第三劑疫苗後大約一周,身體突然癱瘓。最嚴重的時候,右半邊身體完全動不了。雖然經過調養身體逐步康復,卻已元氣大傷。

錢大龍回憶說,自己在簽字接種疫苗之前曾簽署同意書,但同意書並沒有列出接種可能出現的後果。錢大龍出院後找打針的醫院、居委會等討說法,卻沒有下文。其後他把病歷分別拿到朝陽疾控中心和朝陽區醫學會做鑑定,給出的結果是「偶合」和「無關」這幾個字。

錢大龍說:「我們這個群里發病前體檢都是正常的。醫生都是噤聲的。他們不會說是跟疫苗有關的,尤其是新冠疫苗。醫生會偷偷告訴你,就是疫苗的事,但是他不能明着說。」

出事後,錢大龍失去工作,要靠失業金和妻子的工資維持生計和應付醫療開支。他說,曾先後向中紀委、中國國家信訪局、政府熱線等問責,可是各個部門都推諉責任。

資料照:帶着口罩推着嬰兒車的女子走過北京的一處疫苗接種流動點。(2022年10月26日)

9歲男孩接種新冠疫苗後白血病去世

2022年1月底,江西吉安市泰和縣小學生羅哲翰證實患有急性淋巴白血病。他的母親梁小強對美國之音表示,由於兒子在確診之前數星期接種了新冠疫苗,她確信疫苗是致病的原因。

梁小強說:「最初他說腿有點疼,當時我就沒有注意。打完疫苗以後的三、四天內,有兩個晚上睡覺他出了一身汗,他嘴唇的顏色也有點不太對勁。我就帶他到醫院做檢查,驗血的時候他的血小板只有二十幾。我問醫生,『我的小朋友為什麼會得白血病?』他就沉默。我問,『會否跟疫苗有關係?』醫生不講話。他不否認,但也不承認。」

哲翰在確診白血病後一個月不幸離世。兒子去世後,梁小強到太和縣疾控中心申請疫苗異常反應調查,得出的結論也是所謂「偶合」。診斷書沒有專家簽名,也沒顯示在何時、何地、何人診斷。

梁小強說:「調查的時候也沒有叫我們家長去旁聽,或者問家長一些問題,什麼也沒有。只要求我們提供病歷,還有打疫苗的時間,疾病診斷證明等,就這樣調查。所謂『偶合』的意思就是,我的小朋友在打疫苗的時候就得了白血病。我不接受,我認為他們診斷造假,因為這個診斷上面連專家的簽名也沒有。你不能空口無憑就說『偶合』。」

中國國藥集團在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上展示其研發的新冠疫苗。(2020年9月5日)

2022年12月,一群接種新冠疫苗後疑似出現後遺症的人士到北京中國國家衛健委示威,結果多名示威者被羈押、控告。參與示威的錢大龍獲准取保候審。翌年7月,錢大龍在微信群發言,被當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為名刑事拘留一個月。同樣參與示威的梁小強則被江西駐京辦送回老家拘留,目前仍處於取保候審階段。

為了重申訴求,有關群體計劃在今年北京「兩會」召開期間到現場遞交《倡議書》,呼籲建立新冠疫苗傷害保障救助機制,屆時會附上2600多個疑似因疫苗致病、致殘者名單。

根據這份《倡議書》,接種新冠疫苗後,中國有接近3000人患了白血病,更多的案例患上一型糖尿病。群體引用《中國疫苗管理法》,認為實施接種過程中或者實施接種後出現受種者死亡、嚴重殘疾、器官組織損傷等損害,屬於預防接種異常反應或者不能排除的,應當給予補償。《倡議書》也要求政府設立專項救濟基金,用於預防接種異常反應的前期醫治,包括治療期間的住宿費、生活費、誤工費等全額補償。

參與發起《倡議書》的北京人錢大龍說,自己早已被當局派人嚴密監控,大概率無法親自遞交《倡議書》。

錢大龍說:「從去年開始,(當局就派人)在樓下看着我。他們警察看着,上崗,24小時看着,去年看了我將近半年。我估計,下月初『兩會』召開的時候,當局也會派人看着我。估計樓下會有兩輛車看着我,不讓我出去。我估計我是去不了的。」

流行病學專家:疫苗不可能100%安全

美國之音就中國民眾對新冠疫苗和當局的指控致電北京中國國家衛健委查詢,得到這樣的回覆。

國家衛健委職員:「疫苗類的問題在國家疾病預防控制局成立後都已劃分到該局,你可以先嘗試向國家疾控局查詢。如果你要採訪國家衛健委的話,就只能以來函的形式,留下您的個人信息。」

根據中國國家衛健委2022年年底公佈的數字,全國新冠疫苗接種劑次超過34億。接受美國之音專訪的台灣流行病學專家何美鄉表示,新冠疫苗乃至任何一種疫苗不可能100%沒有副作用。對某些人來說,新冠疫苗的確可能會有副作用。依照以往經驗,疫苗預防疾病的功能必須壓倒副作用,才能通過臨床測試。要是疫苗本身副作用過多,就不會批准使用。

何美鄉認為,外界對中國新冠疫苗之所以有疑慮,與中國的醫學水平沒有直接關係,關鍵是數據的透明度。

何美鄉說:「它(中共當局)要好好搜集資料的話,什麼資料也可以有。中國的問題是,搜了資料不能講、不敢講。像人家美國就照做、照講呀。在美國的這些科學家說,確實在打完之後,神經、心臟(相關)新的病例有所增加,可是在中國,這種事情就不能講。從我們台灣的角度看,在中國的體制裏面,大家都會很收斂,因為你沒事就惹了麻煩。我從不輕看中國人的智慧,我也從不輕看北京有能力做什麼,它就是不肯好好做而已。」

疑似受到疫苗副作用影響的人士要求中共當局設立補償機制。何美鄉說,若這些群體的訴求能更具前瞻性、建設性,會更為當局所接受。

何美鄉說:「最好就是希望政府能好好做事情,把資料重現出來,讓科學家們來搜集資料。他們的態度應該是,希望未來這些資訊是清楚的。這樣子的要求比較有建設性,政府就比較難推諉。有一個東西他們能要求的叫『疫苗救濟』。意思是說,民眾每接種一劑疫苗,廠商就會放一塊錢在基金裏面。這個基金會累積,到時有什麼問題,只要是跟疫苗有關,我們就幫助你,給你一些錢。」

群體或可敦促當局提供「疫苗救濟」

她強調,所謂的「救濟」和群眾理想中的「賠償」是兩回事。「這是救濟金,不是賠償。賠償是說,『我這個公司污染了,一堆人感染了』,這個叫賠償。疫苗本身就一定會有一些副作用。救濟就是互助,用來幫助這些不幸的人。」

var disqus_config= function(){this.page.url='https://www.voachinese.com/a/chinese-vaccine-activists-to-demand-justice-during-npc-meetings-20240226/7503054.html';this.page.identifier='7503054';};(function(){var d= document, s= d.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voa-zh-hk-412.disqus.com/embed.js';s.setAttribute('data-timestamp',+new Date());(d.head|| d.body).appendChild(s);})();Please enable JavaScript to view the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227/2023136.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