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一次訴苦會

作者:

我們村的支書叫老三,他弟弟叫老四,可是他爸爸叫老六,大家都叫他六兒爺。全村開訴苦會,都說要讓支書老三他爹六兒爺先訴苦。六兒爺就走上台去,說:「別看俺從小窮,俺窮得有志氣,沒偷過沒摸過,沒坑過沒騙過。俺上蒙古地面去,帶一包針去,換他一群羊回來!別看俺兒女多,俺都養大了!」

「這不對啊!」那個教導員說:「要你訴苦,你這是說的什麼呀?要不你就說現在吧,別說過去了。」六兒爺嘆了口氣說:「唉,你別提了,我這輩子村里一個仇人都沒有,現在老三當了幹部,把全村的人都給得罪了!」教導員趕忙說:「不對,不對!下來,別說了!換別人!」

換上來的是老毛。老毛是外縣人,原先給地主趕大車,做長工。地主去世後,老毛把地主的第四個姨太太拐跑了。當時他趕着三套大騾子車,拉着現大洋,拐着這個四姨太太,跑到我們村來了。老毛一上台就講當年趕大車怎麼美,「三套大騾子車,我這鞭子啪啪啪一甩,全村老百姓都拍巴掌叫好!」

教導員趕緊提醒:「你說生活上怎麼樣,吃飯怎麼樣,不要說趕車了。」老毛又得意地說:「俺們做活的吃完了,他家娘們才能吃飯呢!」教導員只好說:「別說過去了,你說現在。」老毛不滿地「哼」了一聲說:「現在全村就欺負俺是外鄉人。村幹部專欺負俺,打穀場都歸自己有,就把俺的打穀場沒收了,就欺負俺是外鄉人唄!」教導員急了:「換人換人,不讓他說了!」

海樂被換了上來。海樂是小學教員,小時家真窮,他媽領着他討飯。海樂一上台就哭,講從小怎麼討飯,怎麼難,有的人家不但不給,還說不好聽的,說他沒出息。他哭着說着,他是真訴苦,又有文化,很會說。

海樂正哭訴村里人待他如何不好,六兒爺突然站起來了,問他:「你娘怎麼死的?你娘怎麼死的?」教導員傻眼了,不知是怎麼回事。原來這個海樂很不孝順他媽,當了教員掙了錢,可他媽卻凍餓而死。他媽凍死了,他不知道,村里人看他媽好幾天沒出門,進門一看,早凍死在炕席上了。村里人連炕席帶他媽拉到街上來,村里人都說,他媽這麼苦,把他拉扯大,他當了教員,不孝順,把他媽給凍死了。

教導員一看這個訴苦會全亂套了,就說:「算了!不開了!散會!」

(選自《黑五類憶舊》第十期,2011-02-01)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黑五類憶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222/20210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