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一封電子郵件泄密 中國抗議活動將風起雲湧!

—隨着經濟挑戰的加劇,中國勞工抗議活動升溫

設在紐約的中國勞工觀察(China Labor Watch)創始人兼執行主任李強(Li Qiang)表示,除了中國經濟放緩外,房地產行業的「內爆」和製造業的減少也是一個因素。 「中國高層次的經濟問題最終為今年勞工抗議活動的增加打下了基礎,」李強在一封電子郵件回覆中對美國之音說。「由於製造訂單的減少,等等,許多公司面臨財務挑戰,下滲到工人的收入。」

資料照片:2023年8月17日,北京郊區正在建設中的碧桂園世界城項目。(美聯社照片)

華盛頓—

據人權組織稱,自去年8月以來,中國的勞工抗議活動迅速增加,尤其是在農曆新年之前。

根據設在紐約的國際人權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的異言網(China Dissent Monitor)收集的數據,與2022年同期相比,2023年第四季度的勞工抗議活動增加了兩倍多。分析人士說,這種動盪與惡劣的工作條件和中國持續的經濟困難有關。

2023年9月至12月期間,異言網監測記錄了777起勞工抗議活動,而2022年同期為245起。

設在香港的中國勞工通訊(China Labour Bulletin)的獨立數據顯示,在1月1日至2月3日期間,又發生了183起抗議活動,其中僅廣東省就發生了40起。

異言網負責人史凱文(Kevin Slaten)表示,工人抗議活動通常與工資糾紛和職業安全有關。

「這些爭端在中國的長期問題是勞工保護執法不力,以及完全缺乏獨立有效的工會,」他在一份電子郵件聲明中告訴美國之音(VOA)。

史凱文說,異言網分析的大多數抗議活動規模都很小,一半的參與者不到10人,40%的抗議者在10至99人之間。

設在紐約的中國勞工觀察(China Labor Watch)創始人兼執行主任李強(Li Qiang)表示,除了中國經濟放緩外,房地產行業的「內爆」和製造業的減少也是一個因素。

「中國高層次的經濟問題最終為今年勞工抗議活動的增加打下了基礎,」李強在一封電子郵件回覆中對美國之音說。「由於製造訂單的減少,等等,許多公司面臨財務挑戰,下滲到工人的收入。」

史凱文說,建築工人特別有可能舉行抗議,特別是考慮到中國房地產行業面臨的主要困難,一個顯著的例子是大型房地產開發商恆大集團(Evergrande Group)的破產。

「中國經濟相對放緩,特別是房地產行業持續的危機及其對建築工人的影響,正在導致勞工異議的激增,」他寫道。

李強說,移民勞動力、也就是農民工通常與僱主沒有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合同,他們受到房地產行業崩潰的打擊尤為嚴重。

去年年底,中國國務委員諶貽琴警告說,故意拖延支付工人工資的僱主將受到「嚴厲」懲處,並敦促地方政府確保所有工人按時收到工資。諶貽琴在農曆新年假期前舉行的全國拖欠工資電話會議上發表了這番講話。

來自四川省的農民工劉軍在新疆從事建築工作,他說他已經將近兩個月沒有發薪水了。

劉軍對美國之音說。「接近年關了還沒給錢,這都是建築工的血汗錢,幹完活就應該給的錢。」

同樣在新疆工作的河北省建築工人馬慧說,她的老闆去年三個月沒有給工人發工資,工地老闆只管飯不出錢,每天麵條、鹽和生抽醬油拌着吃。

她告訴美國之音:「那段時間幾個月沒有生活費,老闆錢都不給借,連衛生紙、牙膏等基本的生活物資都沒錢買。」

李強說,地方政府的預算短缺使他們無法介入幫助農民工。

「過去,中國政府每年都會投入資金,以緩解企業的流動性壓力,並在年底前減少拖欠工資的總數,」李強寫道。「此外,他們還會加強其監督機制的實施,以打擊與勞資有關的糾紛。但今年,隨着中國政府(尤其是地方層面)面臨財政壓力,情況發生了變化。」

曾為2022年冬奧會在北京建造設施的浙江省工人張超說,他希望建築工人的福利能夠與他們從事的艱苦和危險的工作相稱。

張超說:「農民工個人能力有限,只能是干最苦最累的活,拿命和健康換錢。」。

他還說:「干我們這行最大的心願就是:不怕吃苦流汗,只希望能順利拿到應得的工資。」

(美國之音中文部記者張木林對本文亦有貢獻。)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218/2019184.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