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岳山:中共外長熱門人選劉建超的仕途秘密

作者:
有秦剛快速上位又突然落馬的前例,黨內各派也在等着看戲,看看誰又是下一個秦剛,這也是習近平擔心的。有意思的是,早在2015年1月,外交部長助理兼禮賓司司長張昆生落馬,由外交部新聞司原司長秦剛調任禮賓司司長,空缺的新聞司司長由劉建超兼任,結果秦剛8年後也落馬了。如果劉建超在王毅短暫過渡後接任外長,他會不會真的步張昆生、秦剛這些老同事的後塵呢?

秦剛事件的陰影下,中共中聯部部長劉建超成了熱門的新外長人選。圖為2011年6月9日,時任中共駐菲律賓大使的劉建超在馬尼拉舉行的一個記者會上。

在秦剛事件的陰影下,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簡稱中聯部)部長劉建超成了熱門的新外長人選,據傳他可望在今年3月的兩會上任。外媒對劉建超的最新定位是「披着羊皮的狼」。回顧下劉建超早年當外交部發言人的言論,以及其仕途中的一些細節,可以發現一些「秘密」。

從秦剛到劉建超都有揮之不去的間諜影子?

劉建超生於1964年2月23日,吉林德惠人,德惠是長春市代管縣級市。他是北京外國語大學(簡稱北外)英語系1982屆學生。1986年,劉建超在英國牛津大學國際關係專業學習。他大學畢業後這短短一年的留學英國,學的是國際關係,很可能是官派的。

劉建超1987年回國後任中共外交部翻譯室科員。1988年到1992年先後任外交部新聞司隨員、三等秘書、副處長。

北京有一些高校,特別是外國語學院,都與中共國安系統有密切關係。中共國安特務有佈局早、埋藏深的特點,在所謂的改革開放後,培養特務也是學歷化,國安系統到相關高校挑選人員已是慣例。最初會對他們進行短期的培訓,一日受訓,終身不能脫離國安。

我在國內有一位國安朋友,他就畢業於北京外國語大學,畢業時是先被國安部門選中,進入北京國安局短暫培訓,隨後外派西藏,後又轉到合資企業作為中方代表,再被空降到一家區屬公司擔任老總。

已經落馬的前中央「610」辦副主任彭波履歷神秘。歷史文獻學者吳仁華曾在推特(現在的X)上披露,彭波是北京大學中文系新聞專業1977級學生,與自己曾是宿舍室友。彭波在1982年春大學畢業時,被中共國安部(當時國安部未正式成立,或指其前身)選中,並在國安部接受了兩年的「專業培訓」。

美國退休外交官譚慎格(John J.Tkacik, Jr.)去年在台媒《自由時報》撰文指,他曾在美國駐北京聯絡處、美國駐中國大使館和中國境內各地領事館工作過,與中共(北京)外交人員服務局及其省級分支機構指派來的年輕畢業生共事。他發現這些人總是早到晚退,渴望儘可能地了解美方辦公室的動態。

公開資料顯示,在北京的外交人員事務局隸屬外交部,但譚慎格指出,這些被派來的畢業生為國安部工作。而前中共外長秦剛當時從國際關係學院畢業後也被分配到北京外交人員服務局任職,並被派往合眾國際社(United Press International)北京分社工作。譚慎格說,秦剛後來一直以「外交掩護」從事情報工作。

本來是中南海大紅人、去年突然被免職的秦剛,可能真有國安身份。而1982年畢業於北京外國語大學英語系的劉建超,同樣揮不去中共間諜的影子。

劉建超和中國人權的衝突

2002年6月4日,38歲的劉建超在中共外交部新聞發佈台上亮相,成為就任時最年輕的外交部發言人。6月4日這個日子比較敏感,但應該是巧合。

沒有資料顯示劉建超有參與過1989年「六四」事件,或受到影響。但劉建超進入外交部時的老外交部長吳學謙,就與「六四」有關。

吳學謙的兒子吳曉鏞,時為中國國際廣播電台英語部副主任,「六四」當天,他在電台公開譴責中共軍隊鎮壓天安門運動的行徑,後來本人遭受4年牢獄,其父親吳學謙的仕途據說也受到影響。但吳曉鏞2014年接受香港商業電台訪問時顯示,他對當年的行為並不後悔。

吳曉鏞畢業於北京外國語學院(現北京外國語大學),和劉建超是校友。

劉建超在「六四」事件後升為副處長,1992年當上負責年輕人意識形態的外交部團委書記,這能夠說明,他一定是在「六四」中跟定中共立場,才能獲如此重用。

1995年,劉建超任駐英國大使館一等秘書,1998年任外交部新聞司參贊。2000年,任中共興城市委副書記。2001年,任外交部新聞司副司長、司長、外交部發言人。

從2002年6月至2009年初,劉建超擔任外交部新聞發言人6年多,主持約300場發佈會。這期間,他的「狼派」風格明顯。

在國際社會批評中共的計劃生育政策、民族和宗教政策、人權狀況時,劉建超一味使用僵化的黨文化措辭為中共暴政辯護,掩飾中共人權惡劣狀況。劉建超聲稱計劃生育政策符合中國國情,現在看來都成了笑話。他還多次搬用中共惡毒之詞攻擊受迫害的法輪功

2009年後,劉建超歷任駐菲律賓大使、駐印尼大使、外交部部長助理、二次任新聞司司長,2015年4月卸任。

深陷官場內鬥劉建超上任會否步秦剛後塵?

劉建超經歷的外交「老領導」(外交部長)有多人,先後是吳學謙、錢其琛、唐家璇、李肇星、楊潔篪王毅,其中跟隨楊潔篪6年。錢、唐、李和楊歷來被認為是江派人馬。北京官場流傳的說法是,劉建超當時算是楊潔篪的馬仔。

劉建超2015年9月突然被時任中紀委書記王岐山相中,擔任過國家預防腐敗局副局長、國際追逃追贓辦公室的負責人、中紀委國際合作局局長,這也讓他有了王岐山人馬的色彩。

2017年4月,劉建超任浙江省委常委、省紀委書記,2017年7月擔任浙江省監察委員會主任,直到2018年4月。這短暫的浙江履歷,使劉建超又染上一層習派「之江新軍」的色彩。

2018年4月,劉建超返回中央外事辦任職,同年9月擔任外事辦副主任;2022年1月,升任中央外事辦常務副主任,同年6月2日轉任中聯部部長。2022年10月,在中共二十大上成為二十屆中央委員。到此時,劉建超在外事外交系統已形成自己的勢力。

2018年,曾有知情者在香港《前哨》雜誌撰文披露,中共外交人事關係複雜,幫派林立。大派系有北外(北京外國語大學)派、北二外(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派、北語(北京語言大學)派、上外(上海外國語大學)派、外交學院派、國關(國際關係學院)派、北大(北京大學)派、復旦復旦大學)派等。

王毅就是北二外派的幫主;秦剛則被認為是國關派的大佬;劉建超是北外派的幫主。那些非科班出身的,如果不是原來有靠山,就需要靠抱外交系統里有實力的紅二代、紅三代的大腿升官。

外交系統各派系之間勾心鬥角。楊潔篪和王毅搭檔期間,就傳出兩人不和的消息。楊潔篪和王毅兩人先後把控中共外交事務,楊潔篪2007年至2012年任外長,2013年至2023年3月任中央外事辦主任。王毅當外長十年後,前年當上政治局委員兼外事辦主任,去年秦剛被免後,又回爐兼任外長。

可以印證外交系統人事內鬥的官方信息是,2020年1月,中紀委巡視組曾點名外交部存在「選人用人視野不寬」問題。去年11月,《中國紀檢監察》雜誌發表中紀委國家監委駐中央外辦紀檢監察組組長張際文的文章,批評中共外事系統「任人唯親、排斥異己、封官許願、說情干預、跑官要官、突擊提拔或者調整幹部等」問題。

這說明習近平對於外交部的拉幫結派是很清楚的。因為據傳秦剛就是被外交部的對手向中紀委爆黑料拉下台的,習自己提拔了秦剛,又不得不拿下,內心其實非常不爽。

有一點可疑的是,秦剛去年6月被免,在秦剛上任前就是外長大熱門的劉建超並沒有馬上被選中,而是由王毅暫代。這說明習近平對於劉建超不太放心。現在找劉建超當外長,可能是迫不得已,主要在外交部內部玩勢力平衡,避免王毅這一派太強勢。

事實上,有秦剛快速上位又突然落馬的前例,黨內各派也在等着看戲,看看誰又是下一個秦剛,這也是習近平擔心的。有意思的是,早在2015年1月,外交部長助理兼禮賓司司長張昆生落馬,由外交部新聞司原司長秦剛調任禮賓司司長,空缺的新聞司司長由劉建超兼任,結果秦剛8年後也落馬了。如果劉建超在王毅短暫過渡後接任外長,他會不會真的步張昆生、秦剛這些老同事的後塵呢?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127/2009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