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美國新聞 > 正文

川普回來了?「已經是板上釘釘」

隨着他在艾奧瓦州取得一邊倒的勝利,明確他對廣大共和黨選區的牢牢掌控,到了周二上午,有兩個結論已經是板上釘釘。 川普重新成為美國政治生活中的顯要人物——勢必再一次變得無所不在,他在法律和選舉兩方面的紛紛擾擾將始終籠罩着這關乎國家未來的一年。 還有,他其實從未離開。

編者按:這是美國左媒旗艦紐約時報的文章,僅供參考。另一個左媒旗艦是華盛頓郵報。這篇紐約時報的文章內容,援引華盛頓郵報民調。民調通常都有媒體本身的色彩。

不久之前,曾經有那麼一段時間,對唐納德·J·川普任職總統這件事深感厭煩與恐懼的人幾乎已經相信,這個人再也不會回來了。

表面上看,他已經是一名被流放的運動領袖,在佛羅里達發散着怒氣,他對那些選舉謊言的宣揚也僅限於私下裏的自言自語,或在相對冷清的平台。在右翼最強大的媒體機構福克斯新聞的畫面中,已經看不到他的身影。他在Truth Social上的長篇大論已經不像此前的推文那麼虎虎生風。即便在宣佈參加總統競選14個月後,川普經常還是坐視他的對手們在四處拉票(而這些對手多數時間是與彼此廝殺,沒有將矛頭指向他),不參加辯論,除了出庭以外,只是偶爾參與公開活動。

然而隨着他在艾奧瓦州取得一邊倒的勝利,明確他對廣大共和黨選區的牢牢掌控,到了周二上午,有兩個結論已經是板上釘釘。

川普重新成為美國政治生活中的顯要人物——勢必再一次變得無所不在,他在法律和選舉兩方面的紛紛擾擾將始終籠罩着這關乎國家未來的一年。

還有,他其實從未離開。

他的總統任期時常引起舉國上下目不轉睛的關注。他發出的每一條文字、每一次突發奇想地打破常規都讓支持者沸騰,讓批評者驚慌,最終發展到2021年1月6日一群支持川普的暴徒襲擊國會。在此之後,厭倦了川普的兩黨人士和政治媒體似乎經常在祈願他能消失,仿佛過去八年他完全是靠媒體氧氣撐下來的。

也許他再也不會參選了,有人猜想。也許他就像個拳擊手一樣,自己把自己打暈了。也許,在他的2016年勝利後屢次被選民懲罰的共和黨能找到替代他的人。

周一晚,在艾奧瓦州得梅因為川普舉行的「開票趴」。到周二上午,他無疑再次成為了美國政治生活中的顯要人物。HAIYUN JIA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然而,如果能在下周的新罕布殊爾初選中獲勝,川普將基本鎖定他的第三次提名。反感他的人再怎麼捂住耳朵,屆時也將不得不面對現實。

「在『一六』動亂之後,很少有民主黨人會跟你說,川普將在2024年再次獲得共和黨提名,除非這人極度多疑,要麼直覺過人,」曾是貝拉克·奧巴馬總統的高級顧問的戴維·阿克塞爾羅德說。「他在塑造受害者故事和掌控票倉方面有着與生俱來的才能,這一點再次被忽視了。」

當然,要維持支持者對他的忠誠,川普也不需要多費口舌。過去一年裏,作為總統候選人,他越是談論他身背的那91項刑事指控,就有越多的共和黨人回到他身邊。

民主黨人很清楚,川普的檢控以及他自願出席的一些民事案庭審引起了大量關注,相比之下,他對新任期的計劃和那些煽動言論卻較少被公眾注意到。新聞媒體有時不太願意把觀眾的注意力引向川普,尤其是在他剛剛離任那段時間,他們擔心這只會放大他有關敗選的謊言。私下裏,一些左派人士抱怨推特在「一六」襲擊事件後封禁川普賬號只是讓人們看不到他而已。

自2016年以來,兩黨領袖往往都認為,把川普放在引人注目的政治位置上對民主黨有利。他在2020年的敗選很大程度上是對他亂糟糟的總統任期的公投。共和黨在2022年中期選舉中成績不佳,在那之前,圍繞川普在「一六」事件中的所作所為而展開的國會聽證會掀起巨大聲浪,這些聽證會幾乎就是一部電視連續劇——其中的視頻是由一位前電視製片人製作的——旨在揭露眾議員們所說的他對民主犯下的罪行。

阿克塞爾羅德表示,在初選階段民調靠前的對手們都躲着他,川普已經在準備跟拜登總統的對決,「這個對手可就不會那麼畏首畏尾了。」

周一,川普在艾奧瓦州克萊夫。如果在下周的新罕布殊爾州初選中獲勝,他將第三次獲得黨內提名。MAANSI SRIVASTAVA/THE NEW YORK TIMES

民主黨人單純地希望,川普面對的眾多法律麻煩能再次提醒選民,他曾經帶來過多少混亂。拜登已經表示,他會去強調川普推翻2020年敗選結果的企圖,讓人們回憶起國會遭到的襲擊,以及川普對歷史的篡改。

川普留住權力的企圖導致他面臨聯邦指控,相關庭審目前定於3月開始,但還不能確定能否在選舉日之前開庭,因為他在挑戰該起訴的合法性。在沒有庭審的情況下,拜登團隊能不能確保公眾一直把注意力放在1月6日那天的事,就很難說了。

從民調可以看到,川普迄今為止一直以向共和黨人喊話為主——他要影響他們對2020年敗選後的暴力事件的看法。近日一項《華盛頓郵報》和馬利蘭大學合作的調查顯示,認為川普應為「一六」襲擊事件負責的共和黨人,比起2021年已經少了很多。超過三分之二的共和黨人說這事「應該翻篇了」。

「絕大多數美國人知道川普的法律麻煩,相當一部分人表示,定罪的裁決會影響他們的投票選擇,」共和黨策略師利恩·多諾萬說。「但是,如果沒有選前的庭審和判決場景展示,選民是否還能有足夠的意識,就說不好了,畢竟現在這位前總統的民調數據比他前兩次選舉都要強。」

川普在艾奧瓦州的競選活動往往遠少於他的競爭對手。對此他似乎無意改變或調整。這對他來說根本無關緊要,至少在艾奧瓦是這樣,他的出庭場景本身往往就能創造一種動態,儘管跟實際的政治活動毫不相干。

於是,無比討厭被嘲笑又無比喜歡嘲笑別人的川普在周一早早地獲得了一次確認,這是他八年前做不到的,當時他在艾奧瓦輸了(進而妄稱他的黨代表票被竊取。)

然而在那時候,他似乎就已經比所有人都早地意識到一件事。2016年在新罕布殊爾的一次演講中——就在他的第一場初選勝利之前——他表示:「很多人一直把我當個笑話。」

「現在呢,「他說,「跟你們這麼說吧,他們笑不太出來了。」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紐約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118/20057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