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台灣三黨鼎立 未必是壞事

2024年1月13日台灣大選中的立法委員選舉結果揭曉,藍綠白三黨皆未能達到國會過半。專家認為,這反映出台灣人民對於權力制衡的思維,促使執政黨須學會與在野黨協調。

成熟民主下人民選擇的權力制衡

2024台灣總統暨立法委員選舉落幕,執政黨民進黨(簡稱綠營)候選人賴清德、蕭美琴贏得正副總統,而在立法院總共113個席次上,國民黨(簡稱藍營)奪下52席、民進黨51席、台灣民眾黨(簡稱白營)8席,以及比較親近國民黨的無黨籍2席。主要的三個政黨都未能達到國會席次過半。

東京國際大學國際關係學部教授河崎真澄(Masumi Kawasaki)曾經擔任日本產經新聞台北支局長,他表示,台灣選民在投票時基本上都會考慮到權力平衡。

他對美國之音說:「台灣人民選擇讓民進黨繼續執政,但認為若是連立法院的權力也交給民進黨,可能會造成獨裁,所以認為需要達到某種權力平衡感。」

河崎真澄認為,台灣人民不想把權力全部給一個政黨,但也沒達到希望政黨輪替的程度,這樣的制衡是成熟的民主國家的表現。

對此,國民黨國際部主任黃介正認為,台灣民眾確實會自動執行制衡的策略性投票,但這也顯示希望政黨輪替的人數不少。

他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時表示,台灣人民雖然對於蔡英文的對外路線沒有太大的意見,但對國內財政、房價、薪資等內政成效不滿,所以這半年來希望政黨輪替的聲量一直很高,只是並未反映在總統選舉上,而是反映在區域立委上。

他說:「台灣人民基本上,不管做什麼事情都不喜歡太快,也不喜歡太慢,當行政部門慢的時候,他就會去投給可以加速的人,或者是當他覺得施政滿意度很低的時候,就會去想到制衡。」

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政治評論員吳昆玉指出,過去4年裏民進黨是完全執政,民眾發現沒有適當的制衡下,一黨獨大沒什麼好處,所以選擇了三黨不過半。

他告訴美國之音:「台灣人民對一個政黨長期執政,他是有相當的厭煩的,覺得政黨應該輪替,但是在國安之下又不敢這麼貿然輪替,使得台灣人民自己做了某一種的調配。」

吳昆玉認為,這次民眾是在暗示給民進黨一個小小的教訓,暗示過去做得不夠好,但還不至於到政黨輪替,只是必須學會協調,這樣的投票是很有智慧的。「就是這個獨霸、這種威權的新心態,或者是威權的遺毒,必須去除。那麼民主政治,它本身就是一個協調的政治,民進黨也必須學會協調。」

藍白合或綠白合 民眾黨或採取合縱連橫

由於藍綠兩黨皆未能達到國會過半,民眾黨的8席立委將成新國會的關鍵少數。

民眾黨主席、總統候選人柯文哲曾經表示,民眾黨過去4年在立法院是「不同的議題跟不同的人合作」,要「講道理而不是搞意識形態」,像他在台北市曾分別跟國民黨、民進黨、親民黨的副市長合作,因此不是一定跟國民黨合作,也沒有不能跟民進黨合作。

台灣東吳大學政治系兼任副教授吳建忠認為,從過去在兩岸以及內政議題的攻防觀察,民眾黨(白)將更傾向於與國民黨(藍)合作。

他對美國之音表示:「在民進黨過去的蔡英文路線,還有所謂從世界走向大陸,或從大陸走向世界的這兩種看法裏面,我想議題的合作還有理念的合作上面,從光譜上面來講,藍白合作的機率還是比較高的。」

吳建忠表示,在過去許多理念的合作方面,民眾黨與國民黨較相似,民進黨則截然不同,這也會反映在三黨不過半的立法院裏立法院長的產生方式。

他說:「藍白在針對立法院院長跟副院長的一個部分,可能會協調出一套的人選,而民進黨應該會自行尋求推出自己的立法院院長跟副院長的人選。」

東京國際大學國際關係學部教授河崎真澄則認為,民眾黨與民進黨合作的可能性較大。他指出,前國民黨秘書長宋楚瑜出走成立親民黨,但基本路線依然和國民黨相似,等於是第二個國民黨,也就容易合作,如今民眾黨與民進黨也類似。

他說:「反國民黨的一群人分裂後才變成民眾黨與民進黨,雖然是稱為第三勢力,但基本上都是反對國民黨的,所以民進黨與民眾黨比較親近,在立法院更容易合作。」

台灣中國國民黨國際部主任黃介正指出,柯文哲的第一目標是維持民眾黨的存在,第二目標是把國民黨逼到變成第三大黨,民眾黨成為第二大黨,所以暫時不會與民進黨翻臉,但也不會事事配合民進黨,而是會採用合縱連橫的方式。

他說:「民眾黨它不會單靠一邊,所以每一件事情它不會用結盟的方式包裹,它會是(基於)議題而跑來跑去,因為它的選民基礎(electoral base)是有很多不滿民進黨的。」

黃介正認為,年輕的民眾黨需要資源才能維持存在,民進黨也會用行政資源吸引民眾黨合作,例如在第一任內閣中安排幾位民眾黨成員入閣,以此制約民眾黨在立法院的作為,但是民眾黨領導危機可能帶來更多不穩定因素。

他說:「柯文哲他自己講說民眾黨裏面都是集體決策,但很多人都不相信。我覺得柯文哲跟未來民眾黨的立院黨團是什麼關係,會決定未來國會很多運作。」

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吳昆玉指出,民眾黨要先解決黨的權力分配,才有能力做關鍵少數。「那你的黨主席有辦法控制嗎?那麼請問其他的政黨要要來談事的時候,是要找你黨主席談呢?還是要找你黨團談呢?」吳昆玉認為,民眾黨內部權力的分配與控制,勢必還要經過一番鬥爭。

三黨不過半未必完全是負面影響

由於立法院三黨不過半,加上有不少質詢風格強烈的國民黨立法委員首次進入國會,未來法案遭到抵制的情形可能會大幅增加,造成政府施政困難。

對此,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吳昆玉表示,立法院中沒有一個政黨立委席次過半,反而可能讓許多事情很好處理。

他說:「所有的政黨,不論在朝在野都很清楚,我們就是得要好好喬,才能把事情辦成,要不然我們三個大家都完蛋了,那所以反而比較願意坐下來,好好談事情。」

吳昆玉認為,比起在一黨獨大之下的立法院,反對黨只要遇上執政黨的施政或法案就一律反對,甚至出現丟麵粉、丟水球等無理性的抗爭,三黨不過半反而促使所有政黨都必須冷靜思考,學會協調,未必是壞事。

台灣東吳大學政治系兼任副教授吳建忠認為,台灣已經是高度民主的國家,比起政黨之間是否合作、如何合作,是否充分反映民意才是重點。

他說:「在過去的十年裏面柯文哲所秉持的所謂的公民的力量,其實我們看到在太陽花學運之後,並沒有走出一條所謂公民力量的一個道路。」

吳建忠指出,無論選擇在哪些議題上與誰合作,若是立法委員無法將主流民意作為問政的重點,民眾還是很有可能重啟公民運動。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114/20041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