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共新法引發企業減資潮 突顯中國經濟不景

作者:

近日,中共決定於2024年7月1日實行新《公司法》,要求註冊資本5年實繳,引發各地公司減資潮。圖為廣東省東莞市厚街一個工業園區。(Noel Celis/ AFP)

中共將於今年7月1日實行新《公司法》,要求註冊資本5年實繳。隨即引發大陸各地公司紛紛減少註冊資本金額,業內人士透露,僅深圳市近半個月之內減資公司達4萬多家,資本金最少減至1萬元,並認為這體現中國經濟不景氣。

中共去年12月28日通過新修訂的《公司法》,今年7月1日起施行。

新《公司法》最大變化是,對有限責任公司認繳登記制進行了修改,明確全體股東認繳的出資額由股東按照公司章程的規定自公司成立之日起5年內繳足;同時,新公司法施行前已登記設立的公司,出資期限超過本法規定期限的,除法律、行政法規或者中共國務院另有規定外,應當逐步調整至本法規定的期限以內。

中共《公司法》雖然經過多次修訂,但是2013年修訂後的公司法將公司註冊資本由分期繳納制改為認繳制,取消了最低註冊資本限額,也沒有規定股東出資的法定期限。最終導致盲目認繳、天價認繳、期限過長等。例如,一些公司的出資期限超過50年、出資數額達上千億元,出現以「零元實有資金」註冊拿到合法營業執照後,再以高註冊資本為「幌子」欺騙投資者投資然後捲款跑路的情況。

5年實繳的新規引發中國各地公司減資潮,提供減資服務的財務公司遇到了商機。廣東深圳一財務公司工作人員肖華(化名)1月11日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透露,「我們只做深圳的業務,一天都是十幾、二十家的在操作。最新公司法公佈之後,深圳目前減資的有4萬多家。」她表示,因為現在需要實繳,如果不實繳將會面臨5萬元至20萬元人民幣的罰款。

大紀元記者在深圳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的商事主體信用監管公示平台發現,每天都有大批有限公司登載減資公告,例如:1月12日,莫策財務管理(深圳)有限公司公告稱擬將註冊資本由100萬元人民幣(約合14萬美元)減少至1萬元人民幣(約合1400美元);深圳市澤海建築勞務有限公司擬將註冊資本由4800萬元人民幣(約合675萬美元)減少至3萬元人民幣(約合4200美元);深圳市康嘉實業有限公司將註冊資本由1000萬元人民幣(約合140萬美元)減少至5萬元人民幣(約合7000美元)。

在X社交平台(原推特)上還傳出安徽省報紙刊登的減資公告,例如安徽迎美企業管理有限公司註冊資本1000萬元人民幣(約合140萬美元)減少至200萬元人民幣(約合28萬美元),其它有限公司還有從500萬元人民幣(約合70萬美元)減至10萬元人民幣(約合1.4萬美元)、3萬元人民幣(約合4200美元)不等,所有有限公司的減資幅度都非常大。

肖華表示,目前註冊資金最低只能減少至1萬元人民幣,「現在減資幅度都很大,你自己都能看得到,最低1萬元,每個企業的情況不一樣,但是基本上註冊資金大概1萬元到10萬元的居多」。

她的公司每項減資服務費是800元人民幣,她說廣州市的減資服務費更高,1500元人民幣,因為廣州審查嚴格,費用相對高一些,但是他們公司原則只為深圳的公司提供服務。

她還透露,減資程序比較麻煩,需要45天公示,但是增資非常簡單,而且1萬元的註冊資金因為金額小不經過驗資也無所謂,驗資主要是針對十萬、幾十萬元,或者是幾百萬元(註冊資金)企業。

專家:減資潮體現企業主對中國經濟缺乏信心

對於目前的減資潮,肖華認為是中國經濟不景氣的體現,民眾手裏都沒有錢,根本無法實繳,因此才走減資這一步。

旅美經濟學家李恆青對此也表示認同,現在企業主都會比較慎重,中國經濟在下滑,企業主對於未來缺乏信心,因此寧願公告減資。

他說:「在中國,驗資不是那麼認真,大家都願意多填,尤其是小公司,(註冊資本數額高)去貸款的時候,讓人家看到好看。比如你註冊資本是一千萬,貸款一百萬,人家認為你肯定能還,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一些人願意使得自己的註冊資本顯得大一點。」

「在中國,過去取得貸款非常困難,尤其是民營企業,現在不一樣,經濟大衰退的情況下,尤其是2023年,銀行求企業貸款,但是大家不去借錢,這個時候不需要像過去打腫臉充胖子,實際是對經濟整體的不放心,對中國經濟整體的未來認識都不看好,負面的情緒多,所以現在寧可儘快把註冊資本降低,以防萬一。」

中共經過三年疫情封控,企業倒閉潮,再加上2023年中國房地產行業崩塌,引發一連串行業震盪,包括銀行業等,中國民眾對於2023年的形容是「太難了」。

2024年前景更是被看淡。1月8日,總部位於美國、全球最大的政治風險諮詢公司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發佈了2024年全球面臨的《首要風險》(Top Risks)報告。該報告將「中國經濟無法復甦」列為今年十大首要風險之一。

報告說,外國投資者退出、穆迪展望下調、房地產購買停滯、股市暴跌,以及中國不利的人口結構、勞動力成本優勢削弱、高負債(尤其是地方層面)、依賴國家投資促進增長,以及西方「去風險」的努力,都將進一步削弱中國經濟復甦的希望。與此同時,習近平的權力集中以及安全優於增長的做法,不僅會影響消費者、企業和投資者的信心,還會使政權對經濟和金融脆弱性的反應更加緩慢,這都將加劇中國經濟的低迷。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113/20037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