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其實你是他的肉票!不需要誰把國家還給你

—財經網美2700字長文致年輕人:其實你是他的肉票!不需要誰把國家還給你

大選投票日最後倒數,你的投票意向確定了嗎?還是仍在思考?財經網美胡采苹昨(8)天在臉書粉專「Emmy追劇時間」發表超過2700字的長文,她說,一大堆年輕人來信,問她究竟投柯或投賴。她在文中直言,自己特別不能接受柯文哲這樣一個候選人,「十年前反服貿,今天說要開放服貿」;她也提到,台灣就是因為有我們,他才能越來越好,你們對台灣也非常重要,台灣會因為我們的努力而更好。你不需要誰把國家還給你,我們自己的國家,我們自己創造。

民眾黨主席、總統候選人柯文哲。(圖/翻攝自柯文哲臉書)

大選投票日最後倒數,你的投票意向確定了嗎?還是仍在思考?財經網美胡采苹昨(8)天在臉書粉專「Emmy追劇時間」發表超過2700字的長文,她說,一大堆年輕人來信,問她究竟投柯或投賴。她在文中直言,自己特別不能接受柯文哲這樣一個候選人,「十年前反服貿,今天說要開放服貿」;她也提到,台灣就是因為有我們,他才能越來越好,你們對台灣也非常重要,台灣會因為我們的努力而更好。你不需要誰把國家還給你,我們自己的國家,我們自己創造。

以下為胡采苹發表在「Emmy追劇時間」粉專全文:

竟然一開信箱,一大堆年輕人來信,問我究竟投柯或投賴,我真是黑人問號,我的訊號一直都很明確吧,還是說施主你其實就是想投賴才來問我?

YT上面已經是柯的世界,今年我逐漸發現一個很驚嚇的事實,竟然有一大堆柯粉也是我的忠實觀眾,真的很意外,當然也感謝你們容忍我。

之前做草包公主的時候,有好幾個人寫訊息說要退會員,退訂頻道,其實我是覺得一個訂閱產品如果對你可有可無、隨時可退,那可能這個產品對你來說本來就沒有很重要,那我都是建議你退,這樣是我自己需要檢討反省產品的內容,我也要面對現實(但結果訂閱人數暴增)。

向來我就沒有覺得一個人應該因為市場而向政治低頭,我在最困難的時候,也沒有為我的政治立場道歉過,我相信一定會有我可以工作的地方,路是人走出來的。我相信產品好就會有人買,跟政治立場沒什麼關係,可能會有人看你不順眼,但那又怎樣。

當然我也非常感謝那些到現在還在容忍我的柯粉,換作是我,不一定能這麼大度。以及寫信給我的這些年輕人,真感謝你們能在這時候想到我。

根據我自己的觀察,這一次投柯的有三個主流族群,第一是菁英藍+一部分中間選民,他們普遍覺得自己的學經歷、個人成就都比侯友宜強,實在無法支持侯,因此轉投柯。我們這個社會本來就有很強的菁英主義傾向,這是這個社會之所以一直很強的原因,這樣的特質有其優點,也有缺點,但基本上我尊重這樣的事實。

第二個挺柯族群是韓粉直播主,因為2020侯沒有支持韓,他們投不下去,而他們在韓導的娛樂風格下已經養大胃口,非常需要激烈的、衝刺的氣氛,太溫和的候選人他們支持不下去,因此轉向柯,這也是很符合情理的轉變。

最後一個主流族群就是年輕人。年輕人偏好沒有政治包袱的非建制政黨,我是很能理解這點的,我自己在30歲之前,一概投給那些很小的政黨,根本不會上的,我年輕的時候就是這樣。

如果問我,為什麼會做那樣的選擇,我想那是因為一般人在20幾歲的時候,真的不太容易了解「我要背上一個團隊、一個部門、一家公司,我就是好的也要背上,壞的也要背上」,我是要接受全部,一段工作關係、家庭或婚姻關係,他都沒有完美的,你要承受他的好與壞,這就是現實。

一般人在20幾歲的年紀,真的很難接受這樣的世界,一個看起來比較單純、簡單的結構,相對是吸引人的,因為他看起來問題比較少。

但是年輕人往往就是要在這樣的世界裏,戀愛失敗、工作失敗、被同事暗算、被老闆丟包,慢慢你會發現,原來世界是這樣的,所有的東西我都要背上,我不能只要看起來光明的那一面。有些人會因此抑鬱沮喪,但大多數人會慢慢站起來,扛起來這個酸甜苦辣皆有的大千世界。

現在回頭看當初那個青澀的自己,我很感謝她,一直努力的走下去,走到今天的我自己。這對任何人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這就是我們的人生之路。

為什麼我特別不能接受柯文哲這樣一個候選人呢(抱歉這麼煞風景,明明剛剛還很催淚),我覺得在你長大的過程中,你會慢慢發現「穩定的人,可以合作的人」,是無比重要的前提。

年輕歲月中的人,可能還不會明白到「穩定可見的方向」有多重要,在我年輕的時候,能跟大咖合作我就很開心,可以寫在履歷上,反正你沒有什麼可失去,跟大咖合作全部都是得到。

但是當你慢慢比較established,你開始會很重視,跟這個人合作,他是否穩定,是否可信。因為你開始有了一些基礎,你會蒙受損失了,你就會知道一個穩定的合作夥伴有多重要。他不要一天到晚給我出亂子,今天講話明天變了,這樣我們到底要如何做事呢。

胡采苹說,台灣會因為我們的努力而更好。你不需要誰把國家還給你,我們自己的國家,我們自己創造。(圖/翻攝自胡采苹臉書)

對我來說,柯文哲候選人的這一點是我完全不能接受的,你十年前反服貿,今天說要開放服貿,你以前說自己墨綠,現在說最恨民進黨,你高喊居住正義,事實上自己在養地炒地,你以前說財團拿刀叉吃人肉,今天選擇了台灣金融圈雷包二十年的金控公主當副手。

你今天說的話,有哪一件是明天還一樣的,我們的國家是一個歷經風雨、審慎生存的國家,每一步都需要慎重前行,請問我們的國家適合有這樣一個總統候選人嗎?你但凡要簽訂一個商業契約,你敢跟這樣的人合作嗎,那就更不要說你還能不能把國家交給他了。

你信不信,這個人現在說最恨民進黨,但只要民進黨跟他談要給他法務部和金管會,換一個民進黨籍的立法院長,他很有可能馬上就變墨綠,「我本來就是墨綠的,游錫堃沒有罵過我,我也可以跟他合作」。這是最近他才講過的話。

如果一個人根本不重視他之前講過什麼話,承諾過什麼,很抱歉,其實你就是他的肉票,你是他獲取權力的墊腳石,他根本不在乎你,就像他根本不在乎2014年全力支持過他競選台北市長的綠營群眾一樣,因為權力已經得到了,肉票已經不重要了。

在批踢踢上有一個名詞叫肉便器,雖然很難聽,但恐怕在這樣的政治關係里,你就是這個角色,因為你無條件的支持他,他不用對你負責,做了完全相反的事情也沒有關係,那你不就是肉票嗎。

我沒有覺得民進黨一切都很好,但是我很了解過去八年,這個國家走的是什麼樣的一個方向。

十年前,這個國家的年輕人需要strive for their jobs,我人在北京,幾乎每周都有家長或高中生寫信來問我,Emmy你覺得我們應該去中國念大學嗎,我的孩子應該去中國工作嗎。甚至有人去了中國念大學,很後悔的寫信給我說,怎麼這裏的大學還有黨委會的,共產黨監控我們學校嗎(當然啊)。這樣的學生,後來幾乎都去了美國或加拿大念書,沒有留在有黨委會的大學。

這一代的年輕人不需要為了這些事情奮鬥,可以自由的叛逆、自由的討厭建制,其實我的心裏有些羨慕,因為這一代年輕人的處境比十年前的孩子們好多了,他們在一個相對健康的環境成長,不像十年前的大學生,每天焦慮着要不要去中國,每天在媒體上看到的都是台灣完蛋、你沒前途、大陸學子猛如狼、台灣學子小綿羊,再也沒有這些污辱人的東西了。

年輕人的叛逆,其實是我們這一代人的成功,我們真的是建立了些什麼,讓這一代的年輕人可以自由的叛逆。請不要失望難過,這不就是這十年來,我們一直在努力的事情嗎,讓台灣的年輕人也能自由,在更正常的國家成長,這是我們努力的結果,大家應該要感到驕傲。

如果你能耐着性子看到這裏,我希望你也可以加入我們,我們的國家還需要一些時間,讓目前的國際政治外交環境更能接受台灣,我們做的事情還需要你們,台灣才剛剛重返世界舞台,他還需要更多時間,讓更多人看見,讓更多人贊同。

過去十年我們好不容易爬出了泥淖,這個國家還需要很多好的年輕人,為他付出,為他加油。投柯或投賴,對你可能只是兩個候選人之間的選擇,但是對我們來說,這是一個國家方向的決定,是一件已經做了十年的事情,它從來都不容易,但是我們真的需要你們。

我們的國家,真的需要你們。這不是簡單的候選人之間的選擇,他是一代一代人需要傳承下去的、永遠不會因為「現在比較好」,而變得比較不重要的事情。

台灣就是因為有我們,他才能越來越好,你們對台灣也非常重要,台灣會因為我們的努力而更好。你不需要誰把國家還給你,我們自己的國家,我們自己創造。

民眾黨主席、總統候選人柯文哲。(圖/翻攝自柯文哲臉書)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三立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113/20036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