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萬萬沒想到,這個一線城市開始砸「鐵飯碗」

1月7日《北京日報》的原文是這樣的:標題為《拒絕「躺平」!北京豐臺探索建立教師退出機制》。 新聞第一句就是:教師不再是「鐵飯碗」。1月7日,豐臺教育發展理事會2024年工作會召開,會上解讀的《關於推進豐臺區中小學教師「區管校聘」管理改革工作的若干措施》提出,2024年該區將加強對教師的年度考核和考核結果運用,探索建立教師退出機制。 「退出」不就是砸「鐵飯碗」嘛。

為了表明我不是在誇大其詞,我必須先引用《北京日報》的原文,然後開始論述。

1月7日《北京日報》的原文是這樣的:標題為《拒絕「躺平」!北京豐臺探索建立教師退出機制》。

新聞第一句就是:教師不再是「鐵飯碗」。1月7日,豐臺教育發展理事會2024年工作會召開,會上解讀的《關於推進豐臺區中小學教師「區管校聘」管理改革工作的若干措施》提出,2024年該區將加強對教師的年度考核和考核結果運用,探索建立教師退出機制。

「退出」不就是砸「鐵飯碗」嘛。

北京是一線城市,豐臺區屬於北京市管轄,《北京日報》說了「教師不再是「鐵飯碗」。

以上都是客觀存在的事實。

學生少一半,教師當如何?

《北京日報》的報道比較長,我認真讀完之後幫助大家摘錄幾個要點:

第一,「對聘期內年度考核不合格的教師,聘期結束後學校可不再續聘,或降低崗位等級、調整崗位聘用」。對於聘用的無編制老師來說,這種操作沒毛病,雖然殘酷,法律上沒問題。

第二,「下一步,對長期在編不在崗的學校冗餘人員進行清理,釋放學校編制潛力」。這就厲害了,有編制也可能被清理,誰讓你不在崗呢,這也沒毛病,理解並支持。

第三,「推動『區管校聘』工作改革的一系列措施將落地。2024年,豐臺區將動態調整各學校編制,推動編制資源向中小學傾斜,優先保障義務教育階段教師的編制需求」。這是什麼意思呢?

兩層意思:

首先,「區管校聘」會多起來,這是肯定的。某教師有編制也可能沒活干,因為學校可能不聘用這位教師。

其次,大家要注意「動態調整」這四個字,那是真正的博大精深,雖然說「推動編制資源向中小學傾斜」,可是又有動態調整。那麼,最大的「動態」是什麼呢?當然是人口的變化。

好的,我們來看看豐臺的人口出生率:

公開數據顯示,豐臺區2016年的人口出生率是10.6‰,這一數據在2022年跌了一半左右,直接跌到了5.5‰。2022年,豐臺區常住人口自然增長率是-1.3‰。

圖源:中經數據

也就是說,2028年的時候,2022年出生的這批孩子將進入豐臺區的小學讀一年級,但是這批孩子的數量,相比生於2016年已經在2022年入學的孩子少了一半。

學生少一半,教師當如何?

所以,教師編制該不該「動態調整」?如何「動態調整」?肯定是減少,不可能增加,至少減少一半,這其實也合理,比例沒變。

何況,「區管校聘」會多起來,這當然就是打破鐵飯碗了。

第四,「豐臺區將改進崗位聘用制度,進一步落實學校用人自主權,全面推行競聘上崗制度,建立競爭擇優、能上能下的校內崗位競聘機制」。這個不用解釋了,乾的不好就下崗。

整個北京的人口狀況如何?整個中國的人口狀況如何?

其實,人口曲線的走勢大致和豐臺區差不多。

推廣教師聘用制並非新事物

中國希望推廣教師聘用制,其實發端於20多年前。

《中國將在中小學推廣教師聘用制》這一新聞於2000年1月被中國新聞網推送,後面這些年,各地都陸續有推進教師聘用制,但因為動作不大,關注的人不太多。

當年的新聞是這樣的——「北京城近郊八個區的各類中小學從今年(2000年)開始接收的教師全部實行聘用合同制。與此同時,山東省青島市中小學教師也將由『學校管』變為『市場管』,今年新分配到教育系統的大中專畢業生一千多名,將全部走進新成立的市教育人才交流市場,從而打破了青島市中等以下學校教師的『鐵飯碗』」。

而這批教師已經40多歲,一晃20多年過去了。

9年後的3月,中國教育部師範教育司負責人指出,要全面推行新任教師公開招聘制度,形成長效機制。從2009年開始,各地中小學新任教師補充應全部採取公開招聘的辦法,不得再以其他方式和途逕自行聘用教師。(2009年3月31日,中國新聞網)

大家都沒當回事,但不等於各地沒動作。

2015年,青島招3400名聘用制教師,與在編同工同酬(2015年2月6日,青島早報)。但是,沒說退休之後的待遇是否也一樣。

2021年8月,陝西省教育廳等四部門聯合發佈關於推進中小學教師「縣管校聘」管理改革的指導意見,「意見明確,我省將創新教職工編制配備,每2—3年動態調整中小學教職工編制」。

你看,又是「動態調整」,這個詞實在太妙。

從2016年到2021年,陝西每年出生人口已從40萬以上降到了30萬附近,降幅不低。

2023年3月,廈門發佈教師招聘公告,招聘2204人,公告顯示:本次招聘的幼兒園教師實行備案員額管理,中小學(含特殊教育學校、中等職業學校)教師實行參照事業單位聘用制人員管理。

編制確實沒有了,大家都沒有。

至於江西,每年除了新任教師招聘考試,也會通過派遣制、合同制等方式補充大量非編教師。

隨着房地產市場的變化,以及經濟形勢的複雜化,地方財政的壓力會比較大,再加之人口下降,所以,以柔性過渡的方式逐步減少教師編制是趨勢,一方面「老人老辦法,中人中辦法」,另外一方面「新人新辦法」。

平穩過渡之後,教師崗位收入較高且較穩定的職業期待將逐步消失,相反,會面臨巨大的再就業壓力。

世界變化太快,穩定可期待的東西越來越少,似乎給人喘口氣的機會都沒有,巨浪洶湧,新一輪又開始了。

人口巨變,行業巨變,經濟巨變,一切都在路上,有的已經逼近眼前。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抱朴財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110/20021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