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信仰 > 正文

毛骨悚然!中共血腥暴行更加瘋狂

—血腥摧殘 中共至少迫害死五千多法輪功學員

人們以為進入電子時代、宇航時代了,中共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暴行已經過去,但《九評共產黨》一書中寫道,「實際情況絕非如此,當中共發現有這麼一個團體無懼於它們的酷刑和虐殺時,所使用的手段就更加瘋狂,而這個受到迫害的團體就是法輪功。」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從左至右):顧亞樓、徐桂芹、趙旭東。(大紀元合成圖)

人們以為進入電子時代、宇航時代了,中共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暴行已經過去,但《九評共產黨》一書中寫道,「實際情況絕非如此,當中共發現有這麼一個團體無懼於它們的酷刑和虐殺時,所使用的手段就更加瘋狂,而這個受到迫害的團體就是法輪功。」

九評共產黨》的第七評「評中國共產黨的殺人歷史」中說:「如果說,紅衛兵的武鬥和廣西的吃人還是以消滅對方的肉體為目的,幾分鐘或者幾小時就結果一條人命的話,對法輪功修煉者迫害的目的卻是要他們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而且殘忍酷刑常常持續幾天、幾個月甚至幾年。」

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一直對法輪功群體實施滅絕性迫害政策——「肉體上消滅,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死了白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據明慧網報導,截至2023年11月20日,僅通過民間渠道獲悉,被迫害致死的確認有名有姓的法輪功學員有5,010人,這個死亡數字只是冰山一角。他們死於看守所、拘留所、洗腦班、勞教所、監獄、公安局、派出所、法院、精神病院等等,其中有的被活活打死、燒死,被酷刑、灌食、活摘器官致死,被打毒針、下毒藥害死,遭騷擾恐嚇致死,被迫害致殘、致瘋、致重病而死,有家難歸、顛沛流離中離世等等,觸目驚心,慘不忍睹。

由於中共極力掩蓋和嚴密封鎖,實際的死亡數據遠不止於此,被活摘器官後直接焚屍的人數仍是未知數。

本文旨在揭露中共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的殘忍,及其邪惡本性,在此僅舉五例。

趙旭東被下管插進肺部致死

趙旭東(明慧網)

趙旭東,35歲,原蘭州市化學工業公司公安處幹部,2003年12月7日,趙旭東在家與母親等多名法輪功學員進行交流時,蘭州市安全局幾十名警察闖進來,把他們劫持到安全廳賓館裏非法關押。

趙旭東的雙手被銬在暖氣片上,遭電棍電擊,刑訊逼供。他母親白金玉在隔壁房間聽到兒子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持續一天一夜,精神崩潰了。第二天凌晨,她從樓上跳下去,右腿、腳踝骨粉碎性斷裂,朝外成九十度,腰椎骨兩處骨折。

12月10日,趙旭東被劫持到蘭州市第二看守所四監區。隊長李魁等人每天指使犯人對他拳打腳踢。李魁用麻袋套在他頭上,用毛衣包上磚塊,騎在他身上打。打人聲、慘叫聲傳出來,外面幹活的人都能聽到。

趙旭東絕食抗議,被李魁野蠻灌食。幾個在押犯人每次把他捆住,用膠皮管或塑料管強行從他的鼻孔、喉嚨插入,有按頭的、扒嘴的、撬牙的。他滿嘴都是血,每次在極痛苦的呻吟中煎熬着。

2004年2月5日下午,醫務室的警察胡曉霞及犯人把管子插進他的肺部,他立即發出強烈的慘叫聲。惡人把管子取出來後,他喉嚨里一直發出響聲,人顯出極其難受的樣子。他手腳被捆住,人動不了。接近晚上,犯人聽不到他的動靜,一看人已死。

當晚,趙旭東所待過的六號室被封,人員被打散,任何人不准向外談起他被致死的事。

警察胡曉霞把趙旭東的遺體送到勞改醫院「搶救」,心電圖根本沒有顯示。值班醫生和護士寫下診斷,其中寫道:「四肢完好、皮膚完整無青紫及瘀斑。死亡原因:惡性循環呼吸衰竭。」

2月6日,在太平間裏,趙旭東生前好友、單位有關領導、同事、家人,還有警察、醫護人員等看到的情況是:其七竅出血,耳鼻用棉球塞上,口中有血塊,手腳脖子上有戴銬子落下的很深的傷痕,整個背部呈青紫色,太陽穴有明顯傷痕,人骨瘦如柴,只有幾十斤重,三分之二以上的頭髮已白。

可就在兩個月前,被綁架之前,趙旭東沒有白髮,體重一百六十多斤。

趙旭東離世後,他被非法勞教2年半的妻子李紅平仍被關押,自2000年就沒見到丈夫。在家人強烈要求下,趙旭東被火化前,妻子才見到他。

趙旭東的父親在兒子死後遭受沉重打擊,幾乎精神失常。他母親當時因無法承受兒子遭受酷刑折磨而跳樓後,被送到醫院強行做手術,之後遭非法逮捕,冤判3年。她拖着殘疾的身體,每天十幾個小時做苦役。出獄後被剋扣退休金,每月只得到300元生活費。

王華君被澆上汽油活活燒死

王華君(明慧網)

2001年4月,湖北省麻城市白果鎮法輪功學員王華君被非法抓到派出所里,受盡折磨,被打得奄奄一息。4月18日深夜至19日凌晨,她被當地政法委書記徐世前打昏後拖到金橋廣場。公安警察澆上汽油將她活活燒死。

在此之前,4月18日下午1點30分,全城就已經戒嚴,不准車輛通行。4月19日,消息傳遍全城,稱一個法輪功學員在市政府大樓前「自焚」,被燒得無法辨認。

然而,事發時有目擊者看到,火剛燃起時,躺在地上的王華君被火驚起,身子動了一下,想掙紮起來,當時在場的公安人員驚恐萬狀,害怕她喊出真相。但那時王華君已被折磨得虛弱不堪,無力起身。

當火完全熄滅後,王華君面朝上,耳朵缺一隻,後背、下半身未燒,喉管有兩處刀傷造成的深洞。

有見過她遺體的村民認為,她是被燒死的,而不是自焚,而且焚燒前,很可能警察用刀子捅了她喉嚨,怕她喊叫。

王華君遇難時年僅30歲,是兩個孩子的母親。

食道被插管灌開水燙熟蓋春林被洗腦班迫害死

蓋春林(明慧網)

蓋春林是遼寧省撫順市清原縣南口前鎮霸王溝村人,1997年12月開始修煉法輪功。2005年4月17日,撫順市公安一處、清原縣公安局、南口前鎮派出所等多名警察闖入他家,把他綁架到南口前派出所,之後轉押到撫順公安一處,又轉到撫順羅台山莊洗腦班,對外掛牌為「撫順市關愛教育學校」——「撫順市法制教育學校」。

不多久,5月6日,蓋春林家人接到通知,說他因「心臟病」去世。

家人趕到現場,蓋春林的遺體已穿好衣服。他弟弟問:「俺哥沒有心臟病,怎麼會突然死於心臟病呢?」家人看到蓋春林臉上有燙傷且扭曲變形,胸部也有燙傷,便強烈要求驗屍。

驗屍結果:食道往下燙熟了,用手一擼掉皮,心尖變白色——插管灌開水燙的。家人一看人明顯是被迫害死的,拒絕火化。

撫順的「法醫」稱蓋春林是自然死亡,卻無法解釋受害者身上的傷勢。

蓋春林的女兒堅持要調查死因,並追究迫害者的法律責任。蓋春林遺體在撫順殯儀館存放59天。他女兒去找律師,但沒有人敢接案子,最後是南口前鎮政府王松接手,給家屬1.5萬元,說拿不拿錢都得火化遺體。蓋春林的小舅子是南口前鎮政府的工作人員,受政府指使,參與處理後事。蓋春林的弟弟被逼簽字火化。

據明慧網介紹,「撫順市關愛教育學校」是2002年由遼寧省政法委和撫順市政法委聯合設立,不屬於司法和行政部門,而是一個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監獄。它是遼寧政法委、「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的試點,成了各市學習的典範。

洗腦基地的一切手段都是為了使法輪功學員「轉化」(放棄修煉)。轉化標準是寫所謂的「三書」(保證書、悔過書、揭批書),放棄「真、善、忍」信仰原則等。

「撫順市關愛教育學校」即撫順羅台山莊洗腦班,圖中是舊樓,專門關押和迫害法輪功的地方。(明慧網)

洗腦班的掛牌。(明慧網)

徐桂芹被勞教所注射藥物回家九天後離世

徐桂芹(明慧網)

徐桂芹,山東省泰安市法輪功學員,原大河棉紡廠職工。2001年臘月,她在市場上邊賣水果,邊講法輪功真相,並散發傳單,被惡人舉報,遭泰安警察非法拘留,後轉到位於濟南的山東省第一女子勞教所一大隊,被非法勞教1年。

她在勞教所期間堅定信仰,遭到罰站、毒打、不讓睡覺、彎腰成90度,延長勞動時間等迫害。

有一次,勞教所王科長欺騙說:「真修法輪功的,從這邊走到那邊,就可以享受自由學法煉功的權利。」徐桂芹就走到那邊去,結果被王科長打得死去活來,慘不忍睹,過後又多次遭到毒打。

在她被釋放的前兩天,王科長讓她寫所謂的「保證書」,她斷然拒絕。王又問她還煉不煉法輪功,她堅定地回答「煉」。王又毒打她數小時,打得她渾身青一塊、紫一塊。

她在被釋放前,被警察先後打了四瓶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導致頭昏、臉腫、舌根發硬、厭食、記憶力嚴重下降等。她家人來接她時,警察說,「看好她,別讓她到處亂跑,否則有生命危險。」

回家後,她漸漸精神失常,第九天,2002年12月10日離世。

顧亞樓在公安局被提審時虐殺

顧亞樓(明慧網)

顧亞樓,河北省河間市北石槽鄉滿堂村法輪功學員,時年31歲,2001年黃曆8月10日晚11點,出去張貼法輪功真相資料,晚12時在李趙莊被綁架到北漢派出所;8月11日上午10點,被押送至任丘公安局國安大隊。

他家人每次要去探視時,均遭到無理拒絕。8月13日中午,他家人通過私人關係得知,他當天下午會被提審。施暴者索要2萬元錢,提審後放人。

8月14日,家屬已準備好了錢要去接顧亞樓,這時鄉下來了兩個人,讓家屬趕快去任丘。到了公安局,家屬被直接帶到三樓會議廳,某局長念一份稿子,說顧亞樓在提審中「跳樓」自殺了。

滄州一法醫驗屍後得出的結果為:頭部遭鈍器擊傷有一坑,滿臉血跡,左肩有電棒電擊的兩個黑斑,臀部以上有膠皮抽打的痕跡,右腿肚上有一個1寸半深的窟窿,雙腳跟皮肉外翻,骨頭裸露,雙腿小腿發紫,兩腿嚴重骨折,墜樓後背着地。

家屬看完遺體不到半小時,被催促給死者穿衣火化。家屬提出的問題,警察不給正面回答。任丘檢察院、公安局正副局長及滄州地區政府領導親臨現場指揮,給家屬施壓簽字火化,家屬不從。

他們就派來了兩隊武警,強制家屬15分鐘內給死者換衣火化。武警押送家屬和屍體直接到火葬場。某局長連骨灰盒也不給死者家屬。

以上所述只是中共迫害致死五千多名法輪功學員的罪惡中的冰山一角。

據明慧網發表的《五千多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致死》一文,被監獄(與監獄掛鈎醫院)迫害致死926人,佔總數的19%;被勞教所迫害致死796人,佔16%;被看守所、拘留所、戒毒所迫害致死824人,佔17%;被洗腦班迫害致死309人,佔6%……

大陸維權律師謝燕益和謝陽在致歐盟的公開信中寫道,「中國最大的人權問題是法輪功問題。」「這場迫害所涉及的範圍及造成的惡果,可以說是二戰結束以來人類歷史上最大的一場人道災難……」

2020年7月20日,在法輪功學員和平反迫害21周年之際,時任美國國務院國際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Samuel Brownback)發表視頻說:「7月20日。21年了,在這期間發生了可怕的事情和無法形容的痛苦。」

他表示要和法輪功學員站在一起,「感謝你們的堅持。感謝你們在非常困難的情況下,為宗教自由而奮鬥。」

「中國共產黨向信仰開戰。這是一場他們贏不了的戰爭。」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106/2000336.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