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哈佛24歲華裔 從政3年當選美國最年輕市長

據SM日報12月28日報道12月7日市議會重組活動中,南三藩市市議員投票選舉詹姆斯·科爾曼(James Coleman)為市長,埃迪·弗洛雷斯(Eddie Flores)為副市長。現年24歲的科爾曼有華裔血統,畢業於哈佛大學,是加州乃至全美最年輕的市長。

南三藩市市長科爾曼表示:

「我很榮幸宣誓就職,成為南三藩市最年輕的,也是第一位公開的LGBTQ+市長。我的優先事項很明確,我將努力建設一座讓所有孩子和成長中的家庭蓬勃發展的城市。」

科爾曼於2020年11月當選為市議會議員。科爾曼的家庭來自台灣,他本人在南三藩市出生長大,曾就讀於龐德羅薩小學、阿爾塔洛馬中學和南三藩市高中,後就讀哈佛大學,獲得生物學和政治學學士學位。他讀到大三時,由於新冠疫情他回到了南三藩市,此後成功競選市議員,並在21歲時成為有史以來最年輕,也是第一位公開在市議會任職的LGBTQ+人士。現年24歲的他是加州乃至全美最年輕的市長之一。

22歲的他因新冠疫情回到灣區,當時喬治·弗洛伊德之死引發的抗議活動頻發,科爾曼與同齡人一起參加當地市議會會議希望警察對此負責。他們的抗議還包括2012年15歲的德里克·蓋恩斯(Derrick Gaines)被警察殺死的執法爭議。

「他只比我大3歲。我和我的很多朋友都認識他,也認識他的家人,我們希望利用這種全國性的熱情,帶來南三藩市的真正變革,」科爾曼說。

由於當時市議會對公眾禁言,科爾曼逐漸對即將舉行的地區選舉感到沮喪,於是他決定與當地的Garbarino競爭,致力於將更年輕、更進步的聲音帶入社區。

「一群身無分文的大學生」發起的競選取得了驚人的成功,他不僅成為唯一的Z世代議員,而且還成為該市第一個公開當選擔任該職位的LGBTQ+人士。

但這場運動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受益於2020年的社會矛盾,運動特點是政治和社會清算呼聲的狂熱激增。隨着過去幾年這種熱情的消散,包括科爾曼在內的當時當選的領導人正在考慮如何經受住選民不斷波動的情緒。

「環境確實不同了,」他說,「現在,人們更關心的是生活成本,以及如何買得起房或如何支付房租。」

他當選後不久就成立了種族和社會公平委員會,旨在對警察部門改革提出建議。現如今,雖說解決警察暴力現象仍是棘手的社會問題,但其在處理刑事司法和公共安全的方法方面也取得了全面具體的進展。

「我認為,在公共安全方面我確實取得了進步,」他說。

他將資金充足的兒童保育等關鍵社會計劃視為對公共安全的重要投資。兒童保育計劃始於20世紀80年代,旨在為符合條件的家庭提供兒童保育補貼。雖然與周圍的其他城市相比已經特別慷慨,但他表示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他特別讚揚了三藩市的C提案,該提案為幼兒教育服務提供更多資金。

科爾曼作為市長的首要任務是開展經濟適用房建設項目,他倡導大規模解決住房問題,解決策略之一是公共運營的方式。正如他所說,公共住房可以而且應該成為理想的居住地,而不是充滿恥辱並被視為社會頑疾。

他以最近的新加坡和香港之行為例,宣揚社會公共住房的優勢和帶來的社會性效益。此外,他將住房保障視為一種權利,而不是一種奢侈品。

去年,他自己競選21區議會席位,學到了很多關於制定住房政策的知識。儘管失敗了,但他表示,與州一級的權力人物會面讓他大開眼界,這反過來又幫助他了解如何最好地處理地方層面的政策。

雖然他不拒絕再次參加州級競選活動,但他目前專注於南三藩市。儘管有關於住房的宏偉構想以及在州政治中的未來,這位24歲的年輕人重申,他今年的另一優先事項是吸引他這個年齡的居民。

前市長弗洛·尼古拉斯是第一位擔任市長的菲律賓女性。在她之前,馬克·納加萊斯是第一位領導該市的菲律賓人。市議員馬克·阿迪戈(

Mark Addiego)於1980年首次擔任市長時是當地歷史上最年輕的市長。

儘管在過去的幾年裏一位公開的LGBTQ市長身份引發了爭議,但他表示,除了一些邊緣評論外,他沒有收到任何負面言論。

這位南三藩市本地人表示,議員的代表性如此多元化,「重要的是要代表所有年齡、背景和所有種族。如果你的委員會裏都是20歲的人,你就不會有老年人的觀點。如果你有一個老年人委員會,你就不會有年輕人的觀點。我們有Z世代,有兩個40多歲的人,還有60多歲的人。我們真的很平衡。」

然而,年輕人從政有其缺點。雖然他的許多同齡人都在追求利潤豐厚的職業,但在公共部門從業意味着接受不同的財務道路。「我確實犧牲了收入,」他說,「但我仍然活成一個普通人,和朋友出去,有時會去Dave& Busters、看Netflix或去健身房。」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紐約時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231/19979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