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余茂春:基辛格對美國信譽、外交原則有重大傷害 華盛頓不會重拾他的路線

—基辛格逝世:華盛頓是否會重拾現實主義路線?

曾在特朗普政府時期,擔任國務卿蓬佩奧政策規劃辦公室中國政策首席顧問的余茂春就此表示,基辛格當時缺乏原則的秘密外交,其實造成了許多歷史傷害:「對美國的信譽、外交原則有重大的傷害。……另外一點,基辛格跟中國的接觸造成了新的中美關係格局,這種格局只講共同利益,不講政治意識形態的巨大分歧,這叫求同存異。這種方式,對美國的外交隨時代變化造成巨大的傷害。」

基辛格1974年訪華期間與時任中國國務院副總理的鄧小平出席宴會

11月29日,美國前國務卿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在家中辭世,享耆壽一百歲。基辛格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協助美中關係正常化,也是促進中國走向國際的重大推手,因此被習近平稱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不過,美國政界、學界與民間對基辛格似乎評價兩極。

本周三,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去世,享年一百歲。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基辛格是推動美國對中國開啟接觸政策的關鍵人物。1971年,基辛格秘密訪問到訪北京,與當時的中國國務院總理周恩來會面。這場會晤,為1972年尼克遜歷史性的訪華奠定了基礎。在尼克遜總統訪華過程中,基辛格陪伴在側,此行推動了美中關係正常化的進程。

美蘇冷戰下"開啟中國"的尼克遜與基辛格

基辛格決定推動美國與中國接觸,主要的考量是基於冷戰格局。當時,美蘇關係緊張,而基辛格看準了中國與蘇聯的分歧,因此想拉攏中國與蘇聯抗衡,創造三強鼎立局面。

美國知名漢學家林培瑞(Perry Link)在接受本台採訪時就此表示,周恩來當時願意與基辛格碰面,兩方都是為了各自的內政考量:「不是考慮國際關係本身,是關心自己國家的利益。周恩來跟毛澤東都知道,中國文革以後差不多了,只好向美國(交往),看能不能恢復經濟、恢復整個社會,只好跟基辛格、尼克遜合作。基辛格、尼克遜是因為蘇聯,世界鼎足而三。在基辛格看來,他能不能把中國共產黨拉入美國這邊對付蘇聯才是他的考慮。」

已退休的美國資深外交官、前美國駐港澳總領事楊甦棣(Stephen Young)也表示,增進與中國的互動是尼克遜總統的決定,而基辛格在落實這項決策上做出了重大貢獻:「尼克遜當時深信,透過與中國互動,他能夠破壞共產聯盟的關係。與此同時,當時的中國非常貧窮,並被文化大革命所蹂躪。」

對美中長期外交政策有深入研究的前《洛杉磯時報》駐京記者站站長孟捷慕(James Mann)則告訴本台記者,基辛格透過與中國互動,成功協助美蘇冷戰結束,但他對於中共領導人似乎長期存在誤解:「冷戰結束後,基辛格的成就就沒有那麼好了,他過度迷戀中共領導人,並對他們產生誤解。……他認為中國會是美國長期的朋友,這個想法是錯的。反觀,尼克遜在總統任期後期其實意識到這個問題,他知道在大國外交下,應該擔憂中國崛起後的美中關係。」

2022年基辛格在北京會見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基辛格總共訪華上百次。(美聯社圖片)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抑或"戰犯"?國際社會看法兩極

在基辛格的運籌帷幄下,他成功確立了美中蘇三強制衡的國際時局。同時,他還協助美蘇緩和關係,幫助結束了美國在越南的戰爭,這些貢獻使他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不過,據英國廣播公司(BBC)本周四報道,基辛格過於側重「大國競爭」的現實主義、忽視人權議題的政治立場,導致他在擔任國務卿期間,經常支持世界各地的高壓政權。在冷戰背景下,許多國家因此經歷了許多悲歌,也使得不少人批評基辛格為「不道德的戰犯」。

曾在特朗普政府時期,擔任國務卿蓬佩奧政策規劃辦公室中國政策首席顧問的余茂春就此表示,基辛格當時缺乏原則的秘密外交,其實造成了許多歷史傷害:「對美國的信譽、外交原則有重大的傷害。……另外一點,基辛格跟中國的接觸造成了新的中美關係格局,這種格局只講共同利益,不講政治意識形態的巨大分歧,這叫求同存異。這種方式,對美國的外交隨時代變化造成巨大的傷害。」

基辛格政治生涯見證多屆政府和總統;圖為基辛格2015年與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出席會議。(路透社圖片)

對基辛格給予高度評價的中共領導人與群眾

儘管美國民眾對基辛格的評價褒貶不一,但中共高級官員以及中國民眾似乎普遍對基辛格抱有相當正面的印象,並將其譽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自毛澤東掌權以來,每位中共領導人都曾與基辛格有過密切接觸。儘管美中關係日趨緊張,今年7月,基辛格仍與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會面,並受到尊榮禮遇。

此外,據中國官媒新華社11月30日報道,在知悉基辛格的死訊後,習近平向美國總統拜登發送了唁電。習近平在唁電中表示,基辛格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和好朋友」,在半世紀前,他以卓越戰略的眼光促成中美關係正常化,基辛格的貢獻將「永遠被中國人民銘記和懷念」。

學者:基辛格是"中共領導人的好朋友"

不過,美國的學者與外交界人士在評價基辛格與中國高級領導人的密切接觸時,經常提出質疑。孟捷慕便指出:「我認為,基辛格在晚年對美國的利益造成危害,因為他被中共領導人利用向美國傳送帶有羞辱意涵的信息,像是『美中關係原本應該要更好』。他不斷介入當前外交事務,他會出現在北京跟中國官員說』讓我解釋美國給你聽』;然後出現在華盛頓,告訴美國官員『中國是這樣想的』。」

林培瑞也表示,中國民眾尊稱基辛格為「中國人民的好朋友」並不貼切,事實上,他應該是「中共領導人的好朋友」:「基辛格為中共領導人帶來好處,他幫助共產黨鞏固權力並變得富裕。……習近平說基辛格是中國的老朋友,這其實是錯的,基辛格應該是『共產黨最高領導的好朋友』才對。」

林培瑞補充說,基辛格在與中共官方交往時,時常缺乏對中國百姓的關切,如他曾為中國共產黨在「六四天安門事件中開脫,此事件便體現出在大國互動下,基辛格對於中國人民切身的問題並不關心:「很多中國老百姓可能打從心底相信,基辛格是中國的老朋友。因為他們不知道歷史真相,共產黨也不會把真相跟他們說,因此百姓的觀感是相當表面的。」

2019年基辛格與中國外長王毅會面;基辛格一直被中共領導人稱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美聯社圖片)

學者:華盛頓不太可能回歸基辛格路線

與此同時,外界也關注在美中競爭日趨升級的今天,美國是否會重拾基辛格的現實主義策略,與中國再次建立友善關係?

對此,林培瑞認為,在當前美中競爭的背景下,美國商界及政界意識到,與中國妥協無法帶來「雙贏」的正面效果。因此,美國政府不太可能重新採用基辛格「討好中國」的政策:「共產黨不會真心與美國合作,它還是會很自私地以自身利益為重,並削弱其他外國競爭者。美國的大型企業以及銀行都已經意識到這個問題,所以美國不會輕易回到基辛格的老路。」

余茂春也表示,由於美中蘇三強鼎立的冷戰格局已經不復存在,基辛格曾強調的要與中國交好其實是一種錯誤政策,當前美國兩黨普遍達成共識,不會再與中國妥協:「沒有原則的外交其實是失敗的外交,中共非常會利用這一點,它會覺得這是個弱點,就用金錢、榮譽賄賂你。……現在美國兩黨對中共的戰略威脅有非常高度一致的看法,這最主要是兩種社會制度的較量,所以就牽涉到原則問題。」

記者:唐緣媛責編:何平網編:洪偉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202/19852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