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人在低谷,不要赴別人的宴

曾在網上看到這樣一段話:

「人在低谷時,千萬不要去赴別人的宴。因為人脈不是你認識多少人,而是你能幫到多少人。」

當一個人風光的時候,身邊必定擁躉無數,宴會就是他的主場。

可當一個人身陷低谷,即便在宴會上百般討好,依舊無人問津。

莫言說過,人性「慕強」,當你處於底層,在別人眼裏,可能一無是處。

這個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雪中送炭。

唯有自己的實力,才是最大的底牌。

人在低谷,與其奔走於別人的主場,不如默默積蓄力量。

在孤獨的修行中,讓自己成長;在成長的歷練中,使自己強大。

人在低谷,指望別人是一種苦行

在我們的生命中,總會遇到無法避免的至暗時段。

我們難免會渴望有人能拉自己一把,帶自己走出這段落魄的時期。

然而正如宮崎駿所說,當你在黑暗中掙扎時,連你的影子都會離開你。

對別人滿懷期望,最終品嘗到的,很可能是一場苦澀。

有一位朋友,曾經是一本時尚雜誌的主編。

10多年前,他憑藉光鮮的主編名片,成為當地時尚宴會的常客。

他的辦公桌上,總是放着一堆請帖。

在不斷赴宴中,他積累了非常廣的人脈。

然而,隨着新媒體的崛起,傳統紙媒的影響力一天不如一天。

一年前,雜誌停刊,他失業了。

但此時的他,沒有去研究如何轉型,而是依舊不斷混圈子、混飯局。

他以為靠過去的人脈,就能拿到高薪職位,實現完美再就業。

但萬萬沒想到的是,他開始接連碰壁。

當得知雜誌停刊,他已失業,那些高端宴會,紛紛拒他於門外。

曾經在宴會上認識的朋友,要麼以薪資過高婉拒他,要麼直接掛斷電話,甚至拉黑他的微信。

陷入人生低谷的他,這才意識到,過去所謂的人脈,都是工作平台給予的。

如今平台倒了,自己也會變成無用之人。

混任何圈子、求任何人都是自討苦吃。

蒲松齡說過:「宴笑友朋多,患難知交寡。」

生活的壓力、工作的不順、中年的危機,都讓我們仿佛置身於黑暗中,茫然無助。

然而越是這種時候,那些看似可以助我們一臂之力的人脈,越有可能離我們而去。

因為,趨利避害是人之天性。

沒有平起平坐的資本,任何社交都無法換來有用的資源。

這個時候,與其等待拉我們一把的貴人,不如自己踱步前行。

在逆境中,摸爬滾打;在獨處中,自我增值。

身處逆境,沉澱自己是一種修行

前不久上映的電影《莫斯科行動》中,演員黃軒首次出演反派。

他那兇狠殘忍又略帶文藝優雅感的表演,讓觀眾驚艷。

魯豫曾評價黃軒是個奇特的演員。

其他演員都是從青澀漸變為老練,但黃軒似乎一出道,就已經實現成長。

然而回顧黃軒的演藝之路,在這成長背後,是漫長的逆境期。

大一試鏡張藝謀的某部戲,最後時刻被通知未被錄用;

畢業後競演《海洋天堂》,被臨時換角;

參演《日照重慶》,遭投資方一票否決;

終於迎來《春風沉醉的夜晚》,自己的角色卻被剪得只剩一個模糊的背影。

每一次,他都竭盡全力;但每一次,黃軒的名字,都在候選名單里被無情劃掉。

低谷時,沒戲拍,沒人陪,親人離世,前途暗淡......

整整十年,黃軒自我懷疑過,也沮喪過,但就是沒有放棄。

置身於極度內卷的影視圈,關係、人脈的重要程度,可想而知。

但他將自己關在屋子裏,大量閱讀,練習書法,揣摩各種角色。

漸漸地,他開始接一些並不受矚目的文藝片。

為飾演盲人推拿師,特意去盲人推拿中心學習;

為演好硬漢,他三個月練出一身腱子肉;

為演好一段情緒崩潰的片段,他在雪地里三天三夜沒睡覺。

編劇莊文強夸到,很多演員在演戲,而黃軒在生活,臉上永遠保持着專注和認真。

終於,他因電影《芳華》,一舉成名。

黃軒自己說,十年低谷,他不是沒有成長,而是在紮根。

在不斷試鏡中,他努力爭取每一次可能的機會。

作家馬丁說過,每一個強大的人,都曾咬牙度過一段沒人幫忙、沒人支持、沒人噓寒問暖的日子。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起起伏伏才是人生常態。

身處逆境,沉澱自己就是一種修行。

不再奔赴浮華喧囂的宴會,不再祈求從天而降的貴人,而是將自己調成靜音模式,默默蟄伏,靜靜修煉。

不動聲色地做自己的擺渡人,全力以赴地扛過人生的低谷期。

人生熬過的苦,都是奔赴盛宴的路

奧地利作家裏爾克曾說:「哪有什麼勝利可言,挺住意味着一切。」

這個世界上,沒有永遠的一帆風順,更沒有輕易的功成名就。

所有成長背後,都留下了不為人知的傷口。

唯有忍住傷痛繼續奔跑,才有可能迎來美好終點的曙光。

20世紀90年代初,畫家幾米,已是台灣小有名氣的插畫師。

足不出戶,就能接到無數商業漫畫的訂單。

可到了1995年,他被確診為「急性骨髓性白血病」。

這個消息對於他來說,如同晴天霹靂。

化療已令他痛苦不堪,更糟糕的是,得病後,幾米幾乎無力工作。

在沒有收入的情況下,他每天還要吃很貴的藥。

人到中年,他卻活成了一個病入膏肓的窮光蛋。

然而,生活還得繼續。

從小熱愛的繪畫,既是他唯一的謀生技能,也是他的療傷工具。

病情稍有好轉,幾米便回到家中,拒絕所有商業漫畫邀約,把自己關在屋裏,重新拾起畫筆,開始繪製原創插畫。

曾經瀕臨死亡的病痛經歷,讓幾米更容易捕捉到現代人內心深處的脆弱。

於是他創作出了一張張看似平靜美好,卻隱藏着孤獨、壓抑的作品。

沒想到,這略帶傷感的畫風,卻擊中了忙碌都市人的痛點,深受讀者的喜愛。

之後,幾米先後創作了50多部暢銷作品,並收穫多項大獎。

幾米說,如果不是這場病,他不會專注於這些繪本的創作。

在逆境中的堅持,最終成就了後來的自己。

人生在世,我們難免會獨自面對一段又一段的苦旅。

然而身處逆境,並不等於我們就失去了幸福的潛力。

沉下心來堅持,就是我們向逆境抗爭的最好武器。

你今天受的苦、吃的虧、擔的責、扛的罪、忍的痛,到最後都會變成光,照亮你的路。

那些遭受的苦難,就是對我們的歷練。

我們唯有熬過那層層的苦,趟過那重重的難,才有可能在時間的河床上,凝聚起閃光的力量,最終鋪就屬於自己的星光大道。

暢銷書《人生由我》的作者梅耶·馬斯克說:

「無論一切看起來多麼暗淡,前方總有光明。如果實在太黑了,那就讓自己變成一盞燈吧。」

人間的旅途,世事難料。我們註定會不定期走進漆黑的人生隧道。

但只有經歷黑暗的淬鍊,方能綻放更美的光芒。

當我們遭遇人生低谷,不用急着去沾別人的光。

擺脫對他人的依賴,沉下心去修煉自己,相信我們也能成長為自己期待的模樣。

願我們努力奔赴的腳步,終將踏上美麗的紅毯,迎來屬於自己的盛宴。

責任編輯: 王和  來源:讀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129/19840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