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沒從拜登聽到"想聽答案" 美中軍事溝通管道仍未完全恢復

—拜習會落幕 美中關係將何去何從?(組圖)

作者:

拜登習近平日前在三藩市舉行會晤,雙方針對有關重啟兩國軍事對話、芬太尼管控及台海安全等諸多議題進行了討論。那麼,美中關係接下來會是什麼樣的走向呢?

本周三,美國總統拜登與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三藩市結束了雙邊會談。這是兩位領導人在去年參加印尼峇里島舉辦的20國集團(G20)峰會後,時隔一年再度舉行的面對面會晤。習近平此次是以參加亞太經合組織(APEC)峰會的名義出訪美國。

拜登與習近平此次的會談時長兩個半小時,低於外界預估的四小時。據白宮在會後發表的聲明指出,兩國元首談及了管理兩國競爭,使其避免升級為衝突或新冷戰的可能;此外,雙方涉及的議題還包含合作打擊毒品、恢復兩國軍方高層交流、建立人工智能對話、氣候問題合作,以及增加兩國間客運航班及民間互動等等。

同時,拜登還向習近平表明了美國對於中國人權問題的擔憂。而在台海問題上,拜登重申美方的「一個中國政策」沒有改變,「美國反對任何一方單方面改變現狀」等。

美中芬太尼工作小組成效有待觀察

對於兩國領導人在會談中取得的成果,美國喬治城大學中國問題研究專家韋德寧(Dennis Wilder)在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周四舉辦的一場研討會上指出,芬太尼管控問題是拜登政府及美國國會都相當關注的議題,目前美國每年有近十萬人因為濫用芬太尼而死亡。不過,儘管美中在相關的藥物管制上初步取得共識,但非法藥物工作小組的運行成效仍有待後續觀察。

韋德寧說:「我其實希望他們組成的是特別工作組(task force)而非工作小組(working groups),工作小組的層級很低,而且也取決於誰參與其中。你會希望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加入,這些是在這項議題上有真正影響力的部門,可以查緝三合會等等。所以,我們需要看中國如何兌現承諾,如果又只是嘴巴上談談,對我而言這是難以接受的。」

美國多次批評中國製藥廠商助長了美國的芬太尼藥癮問題(美聯社圖片)

習近平沒從拜登口中聽到"想聽的答案"

針對外界關注的台海安全問題,在拜習會後,中國官媒新華社援引了去年兩國領導人在峇里島會晤時的談話指出,習近平在會談時強調:「中方重視美方在峇里島會晤中作出的有關積極表態。美方應該將不支持『台獨』的表態體現在具體行動上,停止武裝台灣,支持中國和平統一。」

對此,韋德寧分析表示,中國官媒會回頭提及峇里島會晤的內容,而不是報道有關三藩市會晤的最新對話,顯示習近平在此次拜習會中,並沒有從拜登口裏聽到他想要的保證:「今年,在拜登表明美國的對台立場時,中國並沒有得到想聽的回答,他們覺得美國去年在峇里島做出的聲明更好,當時美國表明不會支持台灣獨立。……拜登沒有從『一個中國』政策中偏移,只是他說的沒能如中國想聽的那麼多。」

圖為拜登在APEC會場講話;拜登在會談過後仍然稱習近平為獨裁者。(美聯社圖片)

美中軍事溝通管道仍未完全恢復

此次「拜習會」的另一項重大進展,是雙方重啟了美中軍方間的對話機制。美中間此前的軍事對話管道,由於時任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在去年八月訪台,而被中方全數切斷。據新華社報道,「拜習會」後,兩國領導人同意「在平等和尊重基礎上,恢復兩軍高層溝通、中美國防部工作會晤、中美海上軍事安全磋商機制會議,開展中美兩軍戰區領導通話」。

韋德寧就此指出,表面上看來,美中重啟對話是一個重大成就,但是實際上,美中的軍事對話管道仍舊沒有完全恢復:「他們沒有重啟五角大樓及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的戰略對談。在佩洛西訪問台灣以前,美中有八個層級的軍事互動管道,他們現在只恢復了其中的一些機制。」

同時,韋德寧也懷疑中國願意與美國開啟在人工智能領域交流的背後目的:「我覺得,中國想在人工智能領域成立工作小組,是因為它想知道美國的人工智能及軍事發展現在的進度如何。中國其實是在進行情報搜集,而非真的想一起解決兩國在該領域碰到的問題。」

"拜習會"注重美中衝突管理

與此同時,外界也關注拜登與習近平看似在多項議題上取得的共識。若是從宏觀角度看,這是否代表美中關係有止跌停損、重返合作的意味?對此,參與上述智庫研討活動的美國學者普遍認為,隨着2024年美國及台灣的總統大選即將舉行,此次亞太經合組織峰會是美中兩國領導人在選戰前的最後一次能面對面會談,也是為兩國衝突降溫的機會。因此,此次「拜習會」更大的目的是管控分岐,而非有意推進緩和美中關係的進程。

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亞洲研究資深副總裁車維德(Victor Cha)指出:「這場會議不是重啟合作,美中不會現在開始出現合作關係。兩國還是在全面的競爭,建立溝通管道只是確保競爭不會升級成衝突。」

學者們還注意到,拜登在會後再度稱習近平為獨裁者,這揭示了美中兩國對彼此的不信任。韋德寧說:「我們不相信中國,他們說他們愛好和平,但是又在台灣周邊任意行事。(反觀)我們說我們沒有在脫鈎,但又不斷強調供應鏈及科技管制的問題。美中間的相互信任度達到了有史以來最低,彼此間完全沒有信任。」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117/19793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