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習拜會前 中美各自使盡招數 內幕曝光

從對知情人士的採訪來看,在習近平拜登最終坐到談判桌之前,中美雙方似乎都使出了各種招數以佔上風。

在籌備習拜會的時間只剩下幾周的時候,中國官員提出一個計劃:如果習近平同意會面,他首先想和美國的商界領袖們共進晚宴。

白宮方面拒絕了這個計劃。據知情人士透露,美國官員上個月對中國官員說,考慮到很多矛盾還需要解決,習近平應該先和拜登會面,然後再和企業CEO見面。中國政府讓步了,晚宴改在峰會之後。

拜登和習近平周三將在三藩市灣區舉行一年來首次面對面會談,雙方都表示希望彌合分歧,緩和對抗。為了最終坐到談判桌上,雙方似乎都使出了故意讓對手難堪的招數。

從針對中美現任和前任官員、外交事務專家和其他了解峰會商討情況的人士的採訪來看,通往習拜會的路途上充滿了外交上的冒犯與博弈,其間穿插着怠慢、取消會面,撤回橄欖枝等動作。

「每次我們和中國召開峰會,雙方都要爭論誰佔上風,」德國馬歇爾基金會(German Marshall Fund of the United States)印太項目負責人Bonnie Glaser說。「雙方都這麼做。」

例如,習近平就曾幾周不接拜登電話,此前美國擊落一枚疑似中國間諜氣球,震驚了北京方面,拜登隨後表示願意和習近平對話。

氣球事件發生後,拜登和習近平再沒有通過話。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訪問北京的計劃也因此擱淺。

今年6月份,布林肯飛赴北京,試圖重整對華關係,並且見到了習近平。但在中國官媒的報道中,布林肯更像是一個乞求者,在人民大會堂里,他被安排坐在一張長桌子的邊上,而不是像他的前任那樣坐在習近平的身邊。

美國官員說,就在布林肯訪華前後,中國黑客侵入了布林肯的高級助手還有美國商務部長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的非機密電郵賬戶。

在這場干係重大的峰會前發生的這些齟齬和手段,讓雙方解決全球問題所必不可少的善意大打折扣,也給美中關係埋下了不信任的種子。

美國和中國都試圖重塑全球秩序,這條對抗之路不太可能因為周三的峰會而改道。

即使兩國關係緩和,也會因為國內的政治形勢而複雜化。官員們稱,拜登政府在和中國接觸的時候,還要提防國會裏的共和黨人和其他對華懷疑派的指責。而習近平已明確指出中國應和美國有同等地位,過於熱衷地與美國接觸會損害到他在國內有系統地打造的強人形象。

拜登和習近平都不想看到美中競爭演變為衝突。從歐洲到澳大利亞的美國盟友也希望華盛頓方面處理好同北京的緊張關係,這些盟友是拜登政府制約中國的戰略核心。

拜登政府似乎有望在這次峰會上取得一些實質性的勝利。據美國官員稱,兩國政府正朝恢復軍方接觸邁進,去年兩國的軍方接觸因為美國支持台灣而被中國政府憤怒地叫停。兩國還討論了聯合制止芬太尼販運的問題,墨西哥販毒集團利用來自中國的這類化學品生產阿片類藥物。

中共外交部長王毅上個月在華盛頓會見了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圖片來源:SAUL LOEB/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習近平試圖讓美國就台灣問題做出保證,中國敦促美國管好抵制兩岸統一的台灣領導人。如果習拜會順利召開,至少可能讓習近平暫時避免美國加碼對中國的技術轉讓限制,並重振外國投資者對陷入困境的中國經濟的信心。眼下中國經濟正因為債務問題和習近平的「國進民退」傾向而承受壓力。

從更宏觀的角度看,習近平還想爭取時間,做強中國的經濟和軍事實力,在大國競爭中最終勝出。習近平與發動俄烏戰爭的俄羅斯結盟遭到了西方陣營的抵制,而美國又如此迅速地強化了對抗中國的同盟體,這些都讓習近平感到意外,這個時候戰術性地緩和一下中美關係,符合中國的利益。

在最近發表的評論文章中,中共喉舌《人民日報》對美國使用了不同尋常的帶有和解意味的語氣,稱期待雙邊關係「穩下來、好起來而不是滑向衝突對抗。」

「現在可以對美國人態度好一點,」喬治敦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教授、曾在奧巴馬(Obama)政府擔任高級國家安全官員的Evan Medeiros說。「但這是結構性的關係惡化背景下的一種周期性回暖。」

今年年初,雙方都認為11月份由美國主辦的亞太領導人年度會議將是舉行習拜會的一個好時機。這很可能是明年美國總統大選前的最後一次峰會,意味着防止兩國關係螺旋式惡化的機會正在迅速縮小。

7月,美國前國務卿、百歲老人基辛格在北京會見了王毅。圖片來源:ZHAI JIANLAN/XINHUA/ASSOCIATED PRESS

儘管如此,北京方面仍故作冷淡,並且使出了與美國人打交道的老辦法:透過與中國有淵源並在華盛頓有一定影響力的商界或政界老人同美國接觸。

北京方面找了有中國人民老朋友之稱的莫里斯·格林伯格(Maurice"Hank" Greenberg)。據知情人士透露,98歲高齡的格林伯格原準備6月份前往北京與習近平會面,為此中方還專門安排了救護車、醫生和護士。

後來格林伯格因為日程問題推遲了行期,但這些準備並沒有白費,因為美國前國務卿、百歲老人基辛格(Henry Kissinger)來了,他在7月份赴北京與習近平會晤。

中共外交部的一位高級官員最終在今年夏天前往華盛頓為中美峰會鋪路。但隨後他的上司,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卻沒有按計劃赴美參加9月份的後續會晤。

據一位參與此事的美國官員透露,王毅沒來的原因是「籌碼」問題。

華為的手機內置了一枚國產晶片,在美國限制對華技術出口的情況,外界本以為中國製造不出這種晶片。圖片來源:ANDY WONG/ASSOCIATED PRESS

除布林肯外,拜登還接連派遣其他高級別政府官員前往北京,試圖展現美方的談判誠意。但這些官員都沒有在經濟制裁、技術控制或其他問題上做出讓步,據一些官員們說,這是美國有意為之。此舉讓中國不快。

雷蒙多8月份到訪北京時,從2019年起就被美國列入黑名單的中國通訊設備巨頭華為技術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展示了一款售價900多美元的新智能手機,這款手機內置了一枚國產晶片,在美國限制對華技術出口的情況,外界本以為中國製造不出這種晶片。

在國內,這款手機被普遍視為中國克服美國制裁的一項技術性勝利。華為恰好在雷蒙多訪華的同一周發佈了這款手機,而幾天前,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強剛剛會見了華為創始人。

擁有幾十年中國事務經驗的商業顧問薄邁倫(Myron Brilliant)在9月份訪問中國時得到開放式的待遇,在結束與高級經濟和外交政策官員的會議後,他帶來了可能召開峰會的信息。

薄邁倫說:「首要問題是,他們不想看到拜登讓習近平難堪」。薄邁倫曾在美國全美商會(U.S. Chamber of Commerce)負責國際事務,現在是Dentons Global Advisors的高級顧問。「在我離開北京時,我覺得美國高層的訪問緩解了緊張局勢,但沒有真正起到實質性的推動作用。」

美國政府還在做讓中國不高興的事情,阻止美國對中國尖端技術的投資並加強對半導體的控制。這些行動中方的峰會籌備者感到擔憂,如果美國在習近平訪美前後宣佈這類行動,中國政府可能顏面盡失。

美國官員表示,儘管美國政府很希望舉行中美峰會,但中共領導人應該把這看作是兩國競爭的一部分。「我們可以一邊談判一邊競爭,」一名官員說。「談判也符合中方利益。」

當中國外長王毅最終在10月底前往華盛頓時,由於擔心美國會採取更具懲罰性的行動,例如對台軍售或制裁一家中國知名企業,北京方面沒有毫無保留地批准召開峰會。

「我們已經告訴美方,我們需要一段和平時期,」一位中國官員說。「而美國人的回答是,『多久?一周、兩周,還是一個月?』」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華爾街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113/19776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