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比許家印還坑

「偏偏生為騾馬的總愛關心在羅馬的事情」。

「世界銅王」控股的正威新材,其董秘曹亞偉在2022年一言出圈,「生為騾馬」也火爆全網衍生出無數個版本。

最近正威正值風口浪尖,網傳其在平陽縣120億項目爛尾,號稱「世界銅王」、許家印「好基友」的正威集團創始人王文銀卸任董事長,而不把普通人當人看的董秘曹亞偉也剛剛離職。

這個時間點,事出反常必有妖,頗為耐人尋味。

正威新材,正威集團,是幹嘛的?

資料顯示,正威新材前身是成立於1994年的九鼎新材,主營為玻璃纖維紗、玻璃鋼製品等,2007年在深交所上市。

2017年開始,王文銀開始收購九鼎新材股權、並向其借出巨額資金,佈局入主九鼎新材,後面王進入九鼎新材董事會,2019年九鼎實控人變更為有「世界銅王」稱號的正威集團創始人王文銀,九鼎新材也變更成現在的正威新材。

而大老闆王文銀則是通過「正威集團」間接控股上市企業「正威新材」。

那麼,王文銀怎麼被人冠以「世界銅王」的?

王老闆早年闖深圳,網傳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王老闆豪賭一場,用10%的定金拿下100台製造電源的設備,主要乾的是科技含量不高的電線電纜之類,與銅材料打交道甚多;

1999年王文銀將旗下電纜廠、塑膠廠、銅材加工廠整合成為正威國際集團,2003年非典期間銅礦價格猛跌,王老闆殺入上游採礦冶煉領域,據說之後多年,王老闆逢低在全世界撿便宜,收購了幾十個礦山。

2013年,正威集團已是國內上下游產業鏈最完善、全球最大的電源線生產廠家之一,並首次進入世界500強,之後成為500強常客。

這家「廣東民企一哥」,在2016年被某家媒體報道說擁有銅礦總儲量在3000萬噸左右,相當於當年中國銅礦總儲量的30%,因此才被人稱「世界銅王」。

但是,就是這麼個「世界銅王」,營收一度超過華為、在2022年超過7200億的民企巨頭,卻在今年8月因還不上中建八局的1億元而被限高!

離譜他媽給離譜開門——離譜到家了。

這兩天網上爆出正威系在平陽縣的120億產業園項目爛尾。

網傳,當地力促正威集團第一個廠房快速投產,在趕工要求下竟然出現邊設計圖紙邊施工之類的大離譜事項,要知道圖紙要經審核合格的,且要有施工許可,這樣離譜搞出來的質量自然不必多說。

網傳,該產業園部分投產,因為長期缺乏訂單,平時躺着,有領導視察參觀就假裝生產,據說忙碌的時候一天能接待好幾撥。如果是真的話,一方演的起勁,一方走馬觀花形式搞的起勁,妥妥「雙贏」。

昨天正威系回應,網傳文章嚴重失實。

不過有一點很明顯,營收達7千多億卻連1億都還不上,正威集團資金短缺大概率是板上釘釘。

據說正威集團在全國各地投建擬建的產業園至少有五十多個,多個面臨爛尾、施工隊討薪。

這一點不是空穴來風,從王文銀多次被限高和凍結股權就能看出,連中建八局這種的錢都還不上,更別談其他小體量的施工隊。

從這裏分析,這個「世界銅王」到底注了多少水分,怕是難以想像。

話說回來,為什麼有些人這麼熱衷在全國各地鋪開搞產業園?

個人覺得還是那句話,裏面有「雙贏」,拉大旗扯虎皮動輒百億投資,拿了地轉手就能抵押貸款,只要PPT做得好還能拿到當地巨額激勵、補貼,當地自然也樂意看到這些業績。

但市場訂單是有限的,根本沒那麼多的需求,要建再多的產業園也只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大概率只是為了「搞錢」罷了。

搞到錢幹嘛去了?要麼是借新還舊,要麼是投向賺快錢的,建產業園或許摻了假,但連帶着搞一部分房地產是真的,不會搞不要緊,有錢就能參與。

這個邏輯,大概也是為什麼一向神秘低調的王文銀會跟許家印成為「好基友」的根本原因吧。

比許家印還坑

能把許老闆吹的這麼神乎其技的,王文銀絕對是第一人。

但許老闆都因債務爆雷進去了,被質疑摻了水的「世界銅王」加上「產業園圈地」雷聲不斷、訴訟纏身,這個坑只怕也很嚇人。

或許是為了讓「間產業園圈地搞錢」繼續玩下去,在雷聲不斷的情況下,今年7月還傳出正威集團子公司要在婁底投資110億建新材料產業園。

有些個事,不等到一發不可收拾,或許誰都沒法判定它一定會砸到地上。

去年有自媒體發視頻表示,正威集團擁有的3000萬噸銅資源無法查證、不知真假,同時根據正威集團早年發債披露的報表,質疑其納稅等情況;

並認為正威系產業園遍佈全國,但並不重視開工情況,而是憑藉產業園拿補助及商業用地後擴大投資規模,抵押獲取更多資金,以製造業項目名目套取各地政府資源,迂迴放大了地產泡沫,是在不斷挖更大的新坑去填自己的舊坑。

視頻一發,就差點把「世界銅王是假的」、「我懷疑你數據造假」砸在對方臉上。

有些投資者因此「找上」其實控的上市公司正威新材去提問。

當時正威新材的董秘曹亞偉表示銅寫了三千餘字的回應,其中就有那句名言——「偏偏生為騾馬的總愛關心在羅馬的事情」。

現在大老闆王文銀卸任正威集團董事長,正威新材董秘曹亞偉突發離職,事情越發耐人尋味。

懶得多說了,還是讓子彈繼續飛一會兒。不過,還得是九十年代港片《創世紀》,霍景良指着外面大樓對初入行業的年輕人講:

「我敢說,外面那麼多棟大樓,十棟有九棟是騙回來的,不是很難的...」

初聽不知其中意,再聽已是意中的「騾馬」。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燕財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103/19733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