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顏純鈎:蒼生在念,有志難伸,李克強訣別群魔亂舞的末世

—顏純鈎

李克強突然去世,六十八歲在中共官場,也不能算長壽。一百零七歲的宋平,還能出席二十大,目睹習近平當眾架走胡錦濤的經典場面,李克強之死,未免令人為他惋惜。

一般來說,除非長期疏忽或有隱疾,否則心臟病不會突然發作,李克強不可能未經最高級別的身體檢查,也不可能得不到全天候的照看,他的死始終有一些疑點,不過,這也只能交給歷史了。

中共最高領導層中,李克強給人的印象還不算太差,至少他看上去比較正常。首先,他的家族沒有貪腐的傳聞,他太太在大學教書,女兒曾在美國讀書,不知是仍在外國生活,還是回到大陸,但至少沒有像一般官二代紅二代那樣,在官場商場撈得風生水起。

其次,李克強為人低調,也不熱衷歌功頌德,很少講一些令人肉麻的大話,恬不知恥地生造一些口號獻媚取寵,在官場多年,也少見有下屬官員刻意奉承他。上有好者,下必甚焉,從這一點看,他似乎為人還算正直。

再次,作為總理,他心裏還有百姓。當習近平努力為自己的「偉大」喬妝打扮時,他反而時不時潑一點冷水。六億人每月收入一千元,在任職總理的記者招待會上向全世界公開,顯見得他對百姓真實的生活狀況很「上心」。新冠肺炎肆虐時百姓生活困苦,他又力主地攤經濟為民間解憂。

再次,他雖然沒有雄才偉略,但卻是做實事的人。大局逐日崩壞,那是中共體制決定的,他無法挽狂瀾於既倒,只能在有限的範圍內,儘量扶危補漏,維持政府的運轉。一個官員是為個人利益,還是為人民福祉,老百姓還是看得出來的。

最後,李克強的離世,宣告中共官場內團派的正式寂沒,自此團派將不可能再作為一個政治派別存在,剩下胡春華夾起尾巴做人,只等平安落地,退休養老而已。中共官場只剩一個習派,那對中共絕不是好事,反而是政權崩壞的先兆。

團派都是學生幹部中培養出來的,他們一般都比較正派,因為從年輕時就要「爭取表現」,不敢行差踏錯,都很聽話,很努力做事。他們學歷都不錯,千挑萬選之下,也都有一定工作能力,因此在稍微正常一點的官場內,團派都比較有升遷機會。但當碰上習近平這樣志大才疏的個人野心家,團派的「斯文」便在殘酷的政治鬥爭中落了下風。

自習近平上調中央,李克強即表現出處處忍讓,低調行事,大局為重,循規蹈紀,少說話多做事,其原因便是避其鋒芒,不與習近平爭一日之長短。習近平缺乏政治智慧與人生智慧,但搞權爭與排斥異己卻有獨門秘笈。以李克強在最高層多年經營的基礎,要爭也不是沒有爭的機會,只是他生性較懦弱,個人野心沒有那麼大,所以不斷收縮自己的地盤,到最後,便將整個官場都讓給習近平。

二十大之前,曾有評論認為李克強可能再坐一會,去當人大委員長,以七上八下之規矩,他在可否之間,但李克強還是退了,中共官宣對黨內高層領導的「高風亮節」曾給予好評。李克強與汪洋自動退出,胡春華退居邊緣等退休,這都是團派高舉降旗的姿態,也是團派對中共未來預期悲觀,集體甩攤子的表現。

群魔亂舞的未世,沒有正派人的立足之地,與其戀棧而自討沒趣,與其抱着一塊朽木在怒海中沉浮,不如遠離官場,享受退休待遇,冷眼袖手,旁觀世變更實惠。

李克強去世後,已有民眾自發到他故居獻花,民間對他的懷念,也體現中國百姓對當道的褒貶。當習近平不顧民間疾苦,還在做他「中國解決方案」的大夢,還在夙夜匪懈地搞鬥爭,而那個以「人在做天在看」為初衷的總理,卻撒手人間了。

中國人借領導人離世來發泄對現實的不滿已有傳統。周恩來去世,搞出第一個天安門事件胡耀邦去世,搞出另一個驚世的天安門事件,李克強與周恩來胡耀邦不可同日而語,但今日之中國與當年之中國,也不可同日而語。事態將如何發展,還有待觀察。

歷史發展有其必然性,也有其偶然性,必然性往往通過偶然性起作用,中國人對中共統治的惡感,正在等待一個精神出口。一個蒼生在念的高官,面對崩壞的末世有志難伸,相當程度上體現了中國人共同的命運,李克強之死便像一種無言的昭示,事態發展可大可小。

顏純鈎:蒼生在念,有志難伸,李克強訣別群魔亂舞的末世

(作者臉書)

李克強突然去世,六十八歲在中共官場,也不能算長壽。一百零七歲的宋平,還能出席二十大,目睹習近平當眾架走胡錦濤的經典場面,李克強之死,未免令人為他惋惜。

一般來說,除非長期疏忽或有隱疾,否則心臟病不會突然發作,李克強不可能未經最高級別的身體檢查,也不可能得不到全天候的照看,他的死始終有一些疑點,不過,這也只能交給歷史了。

中共最高領導層中,李克強給人的印象還不算太差,至少他看上去比較正常。首先,他的家族沒有貪腐的傳聞,他太太在大學教書,女兒曾在美國讀書,不知是仍在外國生活,還是回到大陸,但至少沒有像一般官二代紅二代那樣,在官場商場撈得風生水起。

其次,李克強為人低調,也不熱衷歌功頌德,很少講一些令人肉麻的大話,恬不知恥地生造一些口號獻媚取寵,在官場多年,也少見有下屬官員刻意奉承他。上有好者,下必甚焉,從這一點看,他似乎為人還算正直。

再次,作為總理,他心裏還有百姓。當習近平努力為自己的「偉大」喬妝打扮時,他反而時不時潑一點冷水。六億人每月收入一千元,在任職總理的記者招待會上向全世界公開,顯見得他對百姓真實的生活狀況很「上心」。新冠肺炎肆虐時百姓生活困苦,他又力主地攤經濟為民間解憂。

再次,他雖然沒有雄才偉略,但卻是做實事的人。大局逐日崩壞,那是中共體制決定的,他無法挽狂瀾於既倒,只能在有限的範圍內,儘量扶危補漏,維持政府的運轉。一個官員是為個人利益,還是為人民福祉,老百姓還是看得出來的。

最後,李克強的離世,宣告中共官場內團派的正式寂沒,自此團派將不可能再作為一個政治派別存在,剩下胡春華夾起尾巴做人,只等平安落地,退休養老而已。中共官場只剩一個習派,那對中共絕不是好事,反而是政權崩壞的先兆。

團派都是學生幹部中培養出來的,他們一般都比較正派,因為從年輕時就要「爭取表現」,不敢行差踏錯,都很聽話,很努力做事。他們學歷都不錯,千挑萬選之下,也都有一定工作能力,因此在稍微正常一點的官場內,團派都比較有升遷機會。但當碰上習近平這樣志大才疏的個人野心家,團派的「斯文」便在殘酷的政治鬥爭中落了下風。

自習近平上調中央,李克強即表現出處處忍讓,低調行事,大局為重,循規蹈紀,少說話多做事,其原因便是避其鋒芒,不與習近平爭一日之長短。習近平缺乏政治智慧與人生智慧,但搞權爭與排斥異己卻有獨門秘笈。以李克強在最高層多年經營的基礎,要爭也不是沒有爭的機會,只是他生性較懦弱,個人野心沒有那麼大,所以不斷收縮自己的地盤,到最後,便將整個官場都讓給習近平。

二十大之前,曾有評論認為李克強可能再坐一會,去當人大委員長,以七上八下之規矩,他在可否之間,但李克強還是退了,中共官宣對黨內高層領導的「高風亮節」曾給予好評。李克強與汪洋自動退出,胡春華退居邊緣等退休,這都是團派高舉降旗的姿態,也是團派對中共未來預期悲觀,集體甩攤子的表現。

群魔亂舞的未世,沒有正派人的立足之地,與其戀棧而自討沒趣,與其抱着一塊朽木在怒海中沉浮,不如遠離官場,享受退休待遇,冷眼袖手,旁觀世變更實惠。

李克強去世後,已有民眾自發到他故居獻花,民間對他的懷念,也體現中國百姓對當道的褒貶。當習近平不顧民間疾苦,還在做他「中國解決方案」的大夢,還在夙夜匪懈地搞鬥爭,而那個以「人在做天在看」為初衷的總理,卻撒手人間了。

中國人借領導人離世來發泄對現實的不滿已有傳統。周恩來去世,搞出第一個天安門事件,胡耀邦去世,搞出另一個驚世的天安門事件,李克強與周恩來胡耀邦不可同日而語,但今日之中國與當年之中國,也不可同日而語。事態將如何發展,還有待觀察。

歷史發展有其必然性,也有其偶然性,必然性往往通過偶然性起作用,中國人對中共統治的惡感,正在等待一個精神出口。一個蒼生在念的高官,面對崩壞的末世有志難伸,相當程度上體現了中國人共同的命運,李克強之死便像一種無言的昭示,事態發展可大可小。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作者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029/19714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