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燕梳樓:河北程式設計師翻牆被罰事件,震動了國內外的IT圈

作者:

河北程式設計師翻牆被罰事件,已經震動了國內外的IT圈。

連老胡都看不下去,罕見地為程式設計師挺身發聲,罕見地對相關部門明確表態反對。然而,沒過多久,老胡的微博發言就離奇消失,重回和諧。

作為官媒出身的國內輿論領軍人物,老胡素來嗅覺敏銳擅於騎牆,同樣一件事,胡錫進也是他,胡錫退也是他,話怎麼說都能圓回來,還誰都不得罪。

能讓他忍不住旗幟鮮明地批判「相關部門」,只能說,這事兒真的是離了個大譜。

事情經過是這樣的,2019年9月至2022年11月期間,河北承德一名程式設計師,在家中為海外軟件公司工作,具體工作內容為:

在github上領取公司任務進行代碼編寫,在support上回答用戶問題,另外還用Zoom進行遠程辦公。

眾所周知,國內網友要訪問國際互聯網,需要「翻牆」,但這是中國法律所不允許的。

因此,公安局對該程式設計師開出行政處罰決定書,決定對其罰款200元,並沒收「違法所得」1058000元。

程式設計師不服,把此事發在網上尋求律師幫助,並表示即將提起行政複議。

該事件立刻引起了網友(尤其是IT圈)網友的熱烈討論,絕大部分人力挺程式設計師。

老胡也被驚動,發文直斥:在這個時代,需要接入國際互聯網的情況太多太多了。如果都抓起來,對外開放這個基本國策,還算不算數了?

綜合來看,承德警方的處理之所以引發這麼多質疑,主要原因有二。

第一,既無情理,亦無法理。

先從情理上來說。

如果該程式設計師是編寫非法網站,或者幹什麼違法犯罪的事情,被罰了只能自認倒霉,輿論也不會同情。

但他是正常工作,僅僅因為用了非官方的網絡通道就被罰沒,那就太冤枉了。

就好像什麼呢?你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既合意又不違法的工作,可是上班的唯一一條公交線,你沒資格上,只能打黑車,結果被查出來,不僅罰款,還把上班的工資全都沒收了。

完全沒道理啊。

再從法理上來說,警方認為翻牆屬於使用非法定信道進行國際聯網,但根據《信息網絡國際聯網管理暫行規定實施辦法》第三條可知,

法律中定義的「信道」,指的是「物理信道」。

什麼是物理信道?即看得見摸得着的信道,比如網線。

該程式設計師並沒有自己拉一根非法網線去連接外網,而是使用的虛擬信道,換句話說,他不是非法信道的創建者,他使用的虛擬信道也是國家公用電信網提供的國際出入口信道。

那麼這裏就有法律適用錯誤的問題。

有人猜測,罰得重是因為他沒報稅。

但要知道,即便是大明星們大網紅們偷稅漏稅,也只是按漏繳的稅款額度進行倍數罰款,沒有說直接抄家的。

而且,罰他的是公安局,不是稅務局。

勞動所得是勞動所得,違規罰款是違規罰款,二者不能混為一談。

第二,牽涉太廣,不貼合實際。

新聞聯播曾經喜氣洋洋地報道,我國開元軟件開發者數量已突破800萬。

而新聞畫面里,出鏡程式設計師的電腦界面,清清楚楚地顯示了「git clone」「github」「7890」等字眼。

懂得人一眼就能看出,這些字眼,就意味着「翻牆」。

這就是事實——百分之九十九的開源軟件開發者,都要連上國際信道,都要使用github。

為什麼說是百分之九十九呢,因為要預留百分之一的討論空間,以備遇到槓精。

那麼,這800萬程式設計師,是不是都有罪?都要罰沒工作所得?

如果是,這800萬技術勞動者究竟該何去何從;如果不是,河北的程式設計師為什麼要首當其衝被選擇性執法?

而說到登外網,只盯着程式設計師這一個群體,同樣也是不公平。

那些炒匯的、炒美股的、做期貨的、做跨境電商的,哪個離得開外網?

騰訊,華為,字節,阿里這些大廠,難道就禁得起查?

甚至有些學者寫論文也用谷歌和Github,這又該怎麼算呢?

還有,國內的自媒體團隊、主播之類的,很多都會去油管等海外媒體平台上開賬號,最具代表性的,莫過於李子柒

雖然李子柒已經沉寂了蠻久,但一直到現在,她的視頻每個月在油管也能有高達70W的廣告收入。這算不算非法收入?

像李子柒一樣,在國內上傳視頻到Tik Toker、YouTuber的網紅們,是不是都要被罰?

這個事情實在太沒有邏輯了,目前國外已經傳瘋,都誤以為國內的IT工作者從業風險大,可能隨時面臨被抄家罰沒的困境。

此案一旦成立,那麼就等於在幾百萬甚至幾千萬國內相關從業者身上,開了一道任意執法的口子,除非一刀切式全部清盤,這碗水,根本就端不平。

過去,為了抵抗西方意識形態的入侵,我國關閉了國內網友連接國際互聯網的渠道,美名其曰「捍衛本國互聯網的獨立自主」。

而今,隨着時代的快速發展,隨着IT行業的持續繁榮,需要藉助國際互聯網展開正常工作的人群越來越多,這條完全封閉的法規便顯得不合時宜起來。

河北程式設計師的案例,把兩個亟待解決的問題擺在了桌面上:

一是合理改判,糾正眼前錯誤;

二是正視不足,承認法律相對於時代來說具有滯後性,重新修訂相關規定,以規避以後再出現類似爭議事件。

老胡的相關微博消失了,但互聯網已留下了痕跡。

「有關管理部門有必要對國內連接國際互聯網的相關需求開展研究,多開闢一些合法渠道,推動有序的開放。」

世界很大,外面很「亂」,但並不是非要捂住嘴巴,捂住眼睛,才能保證自己的「純潔性」。

允許老百姓有更多的機會,看不一樣的風景,聽不一樣的聲音,並相信他們會有自己的判斷力。

這,才是真正的民族自信。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知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011/1964489.html